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中国自传网! 

中国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南来北往游园201020

    书号:1023 | 字数:0 | 阅读:13 | 更新日期:2018-06-10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红衣白裤云游园20107(七古) 大桥架湖三岸通,树人桥影在水中。 小杏来回走桥上,为桥脸面做美容。 迷彩上衣灰兰裤,白旅游鞋脚步灵。 绿色马夹皮手套,口罩捂面黄发蓬。 大树高高遮日空,众人聚下乘凉风。 大杏与伴石台坐,边看边聊微笑声。 白色口罩白凉帽,绿色马夹掩背胸。 胳臂紫花衬衣袖,兰牛仔裤显身形。 同伴装束皆相似,性爽身壮岁年轻。 马夹兰裤显肥大,两人合作唯命听。 贴近拍下几张像,离远观察动心情。 趁着日头遮云里,提早返回自家中。 2010、5、28 星期五 兰衣白裤游园20108(七古) 站在罗锅桥上观,小杏正扫高树园。 蓬发马夹白口罩,彩衣灰裤白鞋穿。 余进园内闲迈步,伊拿扫帚上马路。 徘徊一会直向南,与伴同坐靠大树。 菜市门外萧条景,不见大杏身姿影。 北望杠台闪绿白,走近对视双机警。 凉帽露发白口罩,紫花绿衣马夹套。 兰色裤子臀绣花,综鞋白袜分外俏。 伊与游人临双杠,余练铁栏两相向。 拐到树后按快门,拍下侧后几张像。 相机没电算罢休,回练杠臂目光流。 伊边交谈边翘腿,欢声笑语惹人愁。 如此默默相对站,青枝绿草满目看。 伊举手表未到时,余欲辞别心思乱。 飞机响过余离开,倒退走步观杠台。 伊蹲下身拿塑袋,后往南去再回来。 2010、5、29 星期六 白衫白裤游园20109(七古) 远照小杏余过桥,杏近身边再弯腰。 拎袋送到湖边去,返回取帚把余超。 高高黑发头顶盘,小小口罩露面颜。 迷彩上衣灰布裤,白鞋手套马夹衫。 近在咫尺看的清,头发脖胫大眼睛。 真想开口说句话,又怕茉莉心受惊。 离近不敢按快门,手握相机兜里伸。 稍远方照后侧影,美好风采久留存。 伊拿扫帚远去扫,可爱可怜身灵巧。 停在路边不愿离,凝目遥看西北角。 花所出来向东望,白绿色闪石台上。 菜市门外人乘凉,余绕杏后照几像。 白帽口罩露黑发,迷彩衣外马夹褂。 兰裤红鞋坐台边,双杏扮装样不差。 先从右后拍几张,与老八路聊家常。 杏挂口罩鼻嘴显,相对面视眼迷茫。 转向正后再近拍,母子捎带亦进来。 不好意思向左转,远照几张未走开。 母子离去台上空,近拍几影相机中。 两杏外形一个样,惟有裤腿分紧松。 2010、5、30 星期日 白衫白裤游园201010(七古) 柳絮飞扬如雪纷,路面湖面漂碎银。 天热人往树荫走,过了小桥余寻人。 小杏影在南岸边,坐在石凳面向南。 身旁男士站与坐,似有事情在交谈。 还是黑发头上卷,口罩马夹白绿闪。 白丝纱巾脖上围,下身穿戴石凳掩。 慢向西走绕背面,中距对身仔细看。 打开相机拍两张,了却今日余心愿。 可能累了在休息,近处打扰似不宜。 看伊很好余心放,脚步向南暂别离。 花所出来余向东,远望石台两杏容。 临前黄怡身站起,放下扫帚向东行。 余后跟踪到楼栏,怡过栅门出公园。 余看是否入街道,四处无影待回还。 菜市结束扫灰尘,余躲外院等怡人。 顺便拍摄花几朵,杠台练身不安心。 远望怡身离石台,拖帚向北树荫来。 只要伊好余情爽,独自回家畅心怀。 2010、5、31 星期一 儿童节游园201011(七古) 窗下学校庆六一,昨搭彩台飘彩旗。 红黄兰绿坐方队,演出节目共欢娱。 今天公园多儿童,未见小杏旧身踪。 随意树下摄几影,爱乌及屋余留情。 花所出后向东看,白白绿绿几多现。 一影向南余追寻,再去石台那一片。 忽见大杏在道边,身旁推车有两男。 说几句话举条帚,去东南角小屋前。 高发凉帽口罩遮,白衣灰裤红皮鞋。 绿色马夹添春景,浑身都是诗与歌。 余疑又要过门去,原是弯腰来扫地。 扫了屋前扫栅栏,如同馨子在演戏。 扫了周围一大片,提着帚袋路旁站。 返回再收树叶堆,塑袋装入车里面。 石台四周身走动,今日观花三生幸。 一线一条印余心,一声一色融余命。 艺术馆外余乘凉,远距对准拍一张。 这是返回必经路,可以近拍树荫藏。 手表快到十一点,双杏过来余躲闪。 隔树乘空摄一张,余心狂跳腿发软。 本想伊们眼前过,未料姐俩身边坐。 叶公好龙又怕龙,树后风凉心头热。 余身闪出欲转弯,面面相窥在眼前。 只好拔脚向西去,留有余地在后边。 2010、6、1 星期二 雨过天晴游园201012(七古) 八角亭外见小杏,伊与伙伴坐石凳。 余行慢步过身前,伊口说话身扭动。 还是黑发头顶盘,还是迷彩马夹衫。 还是白鞋长灰裤,还是口罩衬红颜。 余走过后回头望,伊正站立手臂晃。 转头正面朝向余,中距开机拍几像。 来到大杏工作园,远看正在扫路边。 照上两张中距影,擦肩过时仔细观。 白凉帽外黑发露,迷彩上衣灰色裤。 绿色马夹红皮鞋,疑惑裆肥粗脚步。 原来照的是三杏,伊们外观许多共。 区别只在身线条,以李代桃也高兴。 北望大杏在杠台,远摄一张入心怀。 伊正与人在说话,余选空杠练起来。 黑发外露白沿帽,红颜外显白口罩。 灰裤马夹白衣衫,红色皮鞋白手套。 时而身靠双杠边,时而腿架双杠沿。 时而仰身欢声笑,时而低头轻语谈。 余练完后上路边,扫把扔在黑袋前。 男工正在忙扫地,有的劳作有的闲。 余去北园坐树下,远望大杏在说话。 十一点后出东门,相机图片余牵挂。 2010、6、2 星期三 天晴风凉游园201013(七古) 路遇田兄学院门,闻听北朝地铁深。 议论国际和平事,半个钟头寻开心。 小杏园里正扫地,发黑罩白马夹绿。 上衣迷彩裤灰兰,旅游鞋白走来去。 余自闲步临湖岸,时时转头相互看。 地湿无灰空气好,没有柳絮飘脸面。 余上马路退后行,伊扔扫帚把活停。 迈步沿路向余走,越来越近心扑腾。 余后退至小树林,伊向东边呼唤人。 同事过来两北走,背影望断余安心。 东走远见石台处,似有绿白影走步。 近看果是大杏身,挥动扫帚扫马路。 露发没有戴凉帽,露面没有戴口罩。 白衣灰裤绿马夹,红色皮鞋白手套。 余沿环路向东走,到达对面向伊瞅。 树荫下面掩自身,一行一止望很久。 照了几张没了电,只能用眼仔细看。 扫了东头扫西边,收起装袋伸腰站。 伊干完活坐台上,余坐树下远眺望。 心知肚明两相情,半是欢心与愁怅。 伊站起身去菜市,余猜不出办何事。 等了一会无影回,余离木凳四下视。 大杏迈步向北行,扫帚条帚握手中。 另一只手提塑袋,似是食品比较轻。 眼看伊到余身前,不敢出面发一言。 因为这里只余俩,自馁心虚手脚寒。 伊将工具放远凳,再提食袋坐近凳。 身子已到余身边,余自向西慢挪动。 西边来了绿衣伴,为余解围平心乱。 伊俩说话坐一起,余再几番回头看。 2010、6、3 星期四 大影三杏选集201014(七古) 上午购买飞机票,十天之后外甥到。 未去公园见友人,下午整理三杏照。 选择大影单列集,方便阅览增高效。 完成之后心喜欢,千姿百态十分妙。 2010、6、4 星期五 风和日丽游园201015(七古) 余过小桥见小杏,不远不近慢走动。 对准角度拍几张,湖光树色心高兴。 红黄高发头顶盘,带条白衣马夹衫。 灰裤白鞋白手套,小巧玲珑惹人怜。 余上马路要远去,伊走近余拿工具。 余走后退观看伊,伊跟扫路向余聚。 终于人多挡视线,十分惭愧与思恋。 见伊止步转回头,绿色迷蒙影望断。 来到大杏责任区,杠台绿衫不是伊。 西望有伊身影过,心欲追寻身未移。 一日一见余所愿,即到见时心思乱。 不知该做或该说,相见不如心思念。 2010、6、5 星期六 燕窝杏坐游园201016(七古) 昨收邮递员来电,厦门给余邮包件。 答应今日等在家,忘在脑后未兑现。 进入公园见小杏,正在清扫和走动。 余练身体站中心,目观其行情无限。 伊扫靠路那一边,忽远忽近心不安。 一举一行入眼底,一分一秒度时间。 头顶卷发白口罩,条纹白衣白手套。 灰牛仔裤旅游鞋,绿色马夹显身俏。 不想拍摄影响伊,就想如此心相依。 只要身子能见到,宁可保持远距离。 但是心难控制住,只因有了好角度。 拍了一张又一张,树下岸边和马路。 余身移动到湖沿,伊也随到余旁边。 绕余身前与身后,心潮激荡热浪掀。 就近又拍好几张,情满意足心发慌。 余挪脚步上大路,伊转过身到一旁。 余过马路回看伊,伊正站立望着余。 中间一人在拔草,两人假看解情迷。 余顺石径向东去,伊到北岸扫草地。 心想大杏怎近身,除非伊眠不在意。 远望东方杏在园,来到木凳艺楼前。 果然大杏伏膝睡,庆幸余梦今日圆。 卷身蹲坐园路旁,白衣白帽马夹装。 下身白地花纹裤,白袜露腿紫鞋帮。 地下垫着一条帚,两膝上托两臂肘。 不见口罩低着头,脸面垂下贴着手。 三杏挥帚正扫园,白帽黑发马夹衫。 迷彩外衣黑口罩,灰裤黑鞋裆似宽。 扫完来到伴身边,俯身慰问两手牵。 搀扶起身向北去,望断双影小楼前。 听伊谈过糖尿病,红花泡脚有无用。 但愿说的不是伊,祝伊开心与高兴。 余再返回往西走,远望小杏挥扫帚。 伊的身好工作勤,余过平桥观花久。 中午又接邮局电,方知余忘取邮件。 打个三轮去取回,燕窝莲子首次见。 2010、6、6 星期日 石台坐视游园201017(七古) 小杏园地无主人,余独散步自感亲。 寻找树下的身影,感受风中的温馨。 大杏就在石台坐,树下风凉可解热。 远远与伊接目光,余向右侧身后过。 高卷头发没戴帽,显露鼻嘴摘口罩。 白衬衣外绿马夹,兰牛仔裤拿手套。 走近身子拍一张,马上转身走一旁。 余站东边向西望,伊面朝东笑芬芳。 正面不可拍伊容,只能印在余眼中。 默默相持不走近,万语千言不出声。 条帚垫在石台坐,三杏扫叶在北侧。 余向西去退步行,与伊遥遥对目射。 渐渐熟悉伊花容,记下鼻嘴的特征。 一点一滴一光色,深深印在余心中。 东面来了运叶车,伊起身子把话说。 提起塑袋装车上,车走之后伊再歇。 余近石台又拍像,镜头角度太偏上。 今后注意向下低,回身返回西路逛。 面朝东方平地站,甩着双臂在锻练。 伊的目光朝向西,任凭凉风吹脸面。 伊把口罩戴耳上,继续向余这边望。 余亦凝目朝向东,满怀喜欢与愁怅。 伊站起身向北去,汇合三杏绿草地。 余向北走几望东,天下雨点乱秩序。 伊俩跑向艺术楼,雨没下来转回头。 余已满足向北返,小杏园地无人修。 2010、6、7 星期一 阅读女儿获月度人物词(七古) 投入教育最潜心,默默真诚勤耕耘。 生命教育树理念,学生心灵植善仁。 守候一方纯净土,看护一班少年人。 无奢无求讲奉献,意蕴关怀具人文。 2010、6、7 星期一 小远大近201018(七古) 小杏园区正工作,余到中心来避热。 穿着白裤与兰衫,远近观看不拍摄。 平心静气甩动手,看杏劳动与行走。 一点一滴不放松,存在心中时长久。 红黑发丝头上盘,口罩不掩俏红颜。 衬衣兰条马夹绿,布鞋灰红长裤兰。 伊扫马路那一边,余在大树荫中间。 默默望着杏影动,不近身亦不发言。 余的脚步向外移,拍摄几张中距离。 近距已有好几张,去向马路辞小区。 花所之后走向东,远看大杏绿影踪。 来到艺楼南树下,坐在石台观花容。 三杏大杏很相像,黑发卷在白帽上。 白衣兰裤绿马夹,口罩花格不一样。 一会来了一小孩,两人站立说起来。 孩走伊又收落叶,前后左右几徘徊。 大杏自北来跟前,一站一蹲相交谈。 接听手机向余近,细语轻声熟悉言。 黑发中戴白凉帽,白衣绿夹白口罩。 黑白花裤红皮鞋,马夹口袋装手套。 余这木凳坐满人,伊俩草地坐林荫。 裤短露腿白丝袜,两相促膝对谈心。 十一点余站起来,恋恋不舍慢走开。 回首见伊向余望,喜优乐愁满心怀。 2010、6、8 星期二 无杏无机空游201019(七古) 上午去趟粮油店,领取端午糯米蛋。 先游公园绕道行,漫步小区观赏遍。 今日相机没带身,三杏倩影未出现。 一路赌景亦思人,但愿明天能相见。 2010、6、9 星期三 南来北往游园201020(七古) 小杏园区站三人,相互交谈闻娇音。 白条衬衣灰色裤,黄发口罩马夹身。 余进园中闲散步,立在靠湖岸边处。 地下干净已扫完,余慢移身上马路。 后退着走望北方,大杏自东来路旁。 白花上衣白花裤,凉帽口罩马夹裳。 余停脚步眼望前,两杏相遇有话谈。 都脱马夹卷在手,越过罗锅石桥栏。 伊们可能去上街,干的累了应当歇。 余到大杏责任处,不见三杏来干活。 看到扫帚靠树旁,手摸把柄沾点光。 来到两杏曾坐地,石阶草丛遗芬芳。 起身向西欲回返,前面绿白两影闪。 那是两杏马夹身,自北向南又左转。 穿过树林上环路,并肩向前跨大步。 余紧跟后急匆匆,望断菜市入口处。 余上高台近旁观,两影来到小卖摊。 看了两处没有买,就此分开走北南。 小杏出栏向北去,照了几张成连续。 大杏顺街向南走,余在土台久站立。 不见伊影心难了,下阶守在楼南角。 余猜伊是回自家,晨曾见伊从这跑。 等了好久不见来,见到绿衣坐石台。 背无宝泰医药字,是普通人在闲呆。 守株待兔在道口,伊影一直不曾有。 日杂地摊买蒲扇,回头转身四下瞅。 忽见大杏石台坐,赶紧走向铁栏过。 伊向余看站起身,白黑塑袋手里握。 立即拍摄后弯身,伊拿条帚出树荫。 余向东拐再拍照,伊过环路去北林。 伊右转身拿扫帚,拖地向北大步走。 余顺环路慢后行,伊在大树木凳守。 余再向西拍两张,伊面向东这边扬。 近则避而远则显,难分曲直与短长。 路旁野花大又红,相机离近拍摄成。 花红应摄只须摄,莫待花落枝叶空。 2010、6、10 星期四

    南来北往游园201020

    写作状态:连载中 授权级别:驻站作品 首发状态:本站首发

    作者公告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南来北往游园201020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