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回忆从前的夏天乘凉

    20125231529451199方汉生2012.7.22

    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住居条件都越来越好,现在几乎家家都住上了楼房,家用电器齐全,炎热、酷暑的夏天,避暑可以足不出户,呆在家里开着空调或吹着电扇,看电视或者上网,好不惬意!

    也许是我年岁大了,特别怀旧的缘故吧,尽管现在过得是这样舒适的都市生活,纳凉的工具随手可得,可我仍然还是怀念从前的夏天——乘凉。

    回忆童年时代(50年代)的夏天乘凉的事,尽管时隔5、60年了,但我仍然记忆犹新。那时我们住在老家(广德杨滩)乡下,暑假期间父亲、姐姐都放假回来了,家里有侄儿侄女们,特别热闹;三叔家、幺叔家都住在隔壁,因地制宜(四方围了三方)的老房子,让我们几家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四合院似的住处。

    傍晚了,太阳落山后,我们就开始忙活了,我和妹妹到大河里抬水,把场子泼湿、让热气散去,再把竹床、靠椅搬出来了,姐姐给侄儿侄女们洗澡、洗完以后在脖子和背上扑上痱子粉。扑完以后,孩子胸前脑后都粉嫩可爱的样子。然后,就让他们睡在竹床上不下来了。做好饭,我们几家都会把桌子搬到外面来吃,边吃、边乘凉,都是自家人,谁家有好吃的、合胃口的菜,随便可以去吃;吃饭后,我和妹妹会把碗、筷,用篮子拎到大河里去洗。

    整个夏天,每天吃罢晚饭后,我家门口更是热闹了;由于我们家位于村子当中,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喜欢到我们这里来乘凉、拉呱,(我们家板凳、椅子有限,他们有的都是自己摇着扇子、带凳子来坐的),每到这时,这里简直就像俱乐部一样。

    由于我父亲、母亲都十分好客,(主要是父亲平时不在家,只有放假才回来家里),母亲每天会泡一大壶茶,放在那里晾着给大家喝;有时还会炒很多瓜子(自家种的葵瓜子)堆放在桌上让大家吃;我都记得,每天晚上,我父亲都得要用好几包香烟招待那些叔叔、伯伯们的(因为人多,每次烟发完了,父亲都得叫我去屋里拿),村子里上下的人都夸我父亲大方、说我母亲贤惠;那些叔叔、伯伯们手里摇着大蒲扇,边吃、边喝、边拉呱,我有时也凑去听听,大多数是听我父亲给他们讲外面的故事,他们一直要玩到很晚、凉快后才肯离去,这时妈妈、姐姐陪着我们就已经在竹床上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村上的人来我们家门口乘凉,已经是几代人的习俗了,我那时很小,说不上讨厌,但我最希望的还是他们不要来玩;吃罢饭后,就我们自家里人几个人坐在那里乘凉,我和妹妹坐在竹床上,父亲用大芭蕉叶的扇子给我们搧风,教我们背唐诗、讲故事,还教我们唱歌,父亲在乘凉时教我们唱的《莲花落》,至今我还会唱;父亲指着天上的月亮,给我们讲月亮里面的神话故事:嫦娥奔月、吴刚伐桂、还有月下老人牵着红头绳等等;指着天上的星星,教我们认星座,告诉我们正南方那一片有个很像一个道人跪在地上形状的星座,叫"南斗星"、又叫"道人星";正北方那颗最亮的星星叫"北极星",顺着北极星往右看,那里有七颗很亮的星星,形状很像"勺子",那就是北斗星;还给我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指我们看哪是银河,哪是牛郎星、哪是织女星等等,我们和父亲在一起乘凉的快乐日子,是我童年时代最幸福的日子……

    66年我结婚到宁国后,街上的乘凉又是一番情趣了。我们家住在河力溪城关三小对面的巷内,那一片叫"石匠场"(据说因有老朱石匠的祖居在那里,后来就以此得的地名)。我们住的那条巷子很窄,两边都是人家,中间只有一条板车能通行的路,但还是从街上到蔬菜队后面去的主干道。但到了夏天,乘凉的时候,这条路可就要禁止通行了。

    60年代初,城里也还没有电扇,一到傍晚,我们都去水井里挑水来把地下泼湿,让它散出热气,我们也是将竹床、靠椅搬出来放在路上,孩子们洗好澡后,就放在竹床上不让他们下来了。做好饭,就把小桌子搬到外面来吃,我们那条巷子,两对门的邻居关系特别的好,吃饭一般都是差不多的时间,谁家吃什么菜?走上前一看清清楚楚,有喜欢吃的,大家互相品尝、毫不拘束,边吃边聊当天单位发生的事情或街头巷尾的新闻之类。吃罢饭,也是把碗拎到大河里去洗,顺便带上一个小板凳,到河里去纳一会凉。这时河滩上、大桥上已经有很多人,拿着灯草席子去铺上乘凉了。

    我们将事情安顿好后,就安心地乘凉了。对面老章家的三个女儿最喜欢听我老公讲故事,只要他不出差,每天晚上几个小姑娘都会要他给她们讲故事的。他风趣、幽默,他讲故事时,听众都凝神屏息,心情为之紧张而紧张,为之松弛而长舒一口气,为之愤怒而咬牙切齿,为之高兴而欢呼雀跃,讲完了,大家还觉意犹未尽,期待着下一次。有时他会拉起二胡或吹口琴,我俩为大家唱一曲、热闹一番,这时前后周围的大人小孩都会来听,会唱的也会跟着唱起来。

    每晚到了八点多,乘凉又会掀起一个小小的高潮了,吃东西的时间到了。我们每家都会把自家买的西瓜、煮的绿豆汤等等,早就用打来的井水冰在盆里了,这时候会拿出来给大家降温。

    乘凉的助兴节目还有是走街串巷背着箱子卖冰棒的,虽然不是天天有,但总能在孩子们中间掀起一阵高潮,特别是那些加了色素的棒冰,绿色的是苹果味,确实有苹果香,橙色的是橘子味,有点酸,还有加了赤豆、绿豆的棒冰,那只小小的木头箱子简直可以说是琳琅满目。

    整个夏天就这样乘凉,直到深夜凉快后,人们才收起竹床、靠椅,将熟睡了的孩子抱起,回到房间里开始睡觉。外面只剩下一些怕热的小伙子,索性将钢丝床搬出来睡在露天里,不到天色发白是绝不回去的。

    怀念从前夏天乘凉,已成为我今生最美好、甜蜜的回忆了,作为一种风俗习惯,它依然存在,我想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写于2012-7-20

    此文曾发表在广东省《伯元》杂志2015年1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我的一畦菜地

    下一页:幼稚无知的童年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回忆从前的夏天乘凉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