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服老

    服老

    (此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新鲜早世界》栏目播放,由马黎老师播音。点击网址收听播音:

    http://www.live178.com/N-WVK
    年轻的时候,经常听老人们说:“人啦,到了60岁以后,身体就会衰,什么病都会出来的,尤其是女人。”我那时年轻好胜,毫不在意,根本没把这话放心上。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随着时间的流逝、年轮的变幻,不知不觉地我就由少女变成少妇,又有少妇变成中年人,现在已经是一个年近七旬与年轻时面目全非的老太太了。真的是“岁月催人老,风韵不再有”了啊!

    年少时,我有超强的记忆和天赋,读书时只要在课堂上听过老师的授课,我都会全部记下,凡看过的书,我都会过目不忘;成年后,年轻好胜、我更不示弱,无论任何事(包括:工作上的和生活上的),只要我用心去学,没有学不会的,结果我做到了:女人会做的事我都会做,女人不会的(男人做的重事),我也会做(没有办法,又做爹来又做娘,因从不愿去求别人,所以,样样事情都是自己做)。尽管如此,可古言说得对:“人能能不过命”,命运一直作弄我,让我一生坎坷,其结果是违心地、碌碌无为地度过一生…



    步入老年后,一贯记忆力很好的我,却经常丢三落四,如:钱包被抢、被偷五次;照相机在背包里何时被偷,竟然不知道;冬天出门,我喜欢戴围巾、戴手套,可每年的围巾、手套都会丢几次(我家里有好多单只手套放在那里);下雨出门,雨伞也是经常有去无回;去菜市场买菜,经常是付了钱就走人,到家后,等到要做饭时,才发现买的菜没拿回来,可我们家离大菜场坐公交车有五站路、走路要半小时,去找吧,不划算,不找吧,也不甘心(买了值钱的菜,我也去找过,但没有一次找回来的)。没办法,只得重买。在家里也是这样,到楼上去拿东西,跑到楼上后不知道要拿什么,又得跑到楼下来,站在原地想想后又上去拿。像这样的重复劳动,是我经常做的。一贯要强、不服老的我,也经常问自己:这记性为什么会这么差呢?难道说是真的老了吗?

    说来也怪,这么差的记性,但竟然也有记性好的一面,那就是我会认人、会记人的姓名。

    我离开学校已经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来,无论年少的或年老的都会有很大的变化的,但只要我在街上碰到我原来的学生或学生家长,我都能认出他们,并能叫出他们的姓名;还有一次,去年十月份,我们在烈士陵园唱歌,许多人围在旁边听,我竟然在人群中认出来我的一个发小,当场叫出她的名字——银娣。我讲给大家听,我和她从小住在一起的,后来她父亲去世了,母亲改嫁将她带走了,从此就没见过她了,今天竟然在这里碰到了,50多年没见过面,我却一眼将她认出来了,使在场的人都感到惊讶!

    我既自信也悲观。自然规律无法抗拒,人不能不服老。人体如同一部持续运转的机器,人进入老年期,身体尽管看上去健康,但各种生理机能已经衰退,身体的各个“部件”很容易因磨损而出故障。老人精神上可以不服老,但身体上则不能不服老。

    我现在就深有体会,身体一贯都很硬朗的我,这次骨折住院后,膝盖关节痛了、眼睛害了、最近又感冒咳嗽了,疾病一个个接踵而至,我儿子开玩笑地对我说:“妈,老了,身上的零部件都坏了”!真的,老年犹如一出大戏已接近尾声,硬撑着,过高估计自己身体的“实力”,只能自讨苦吃。

    生命的自然规律无法抗拒,人不能不服老。然而,现实生活中不难见到有些上了年纪的人,偏偏喜听“老骥伏枥”的调子,爱戴“宝刀不老”的帽子。“今年20,明年18”,那只不过是广告语,人哪有越活越年轻的。有的老年人自恃身体硬朗,锻炼时爱做过度运动;有的不顾年逾古稀,喜欢到无安全设施的自然水域搏击风浪;有的人打麻将、甩扑克,无休止地玩乐……结果,经常发生一些老人由于体力过度透支、情绪波动过大导致疾病复发或出现意外情况。

    人到老年,遇事不要硬逞强,该示弱时就示弱,该服老时就服老。服老,是尝遍酸甜苦辣之后的一种淡定,是历尽悲欢离合之后的一种从容,是彻悟成败荣辱之后的一种豁达,是洞明是非真伪之后的一种平和。服老,与宁静和谐为伴,与洒脱自在为友,是一种成熟,更是一种潇洒。

    写于2012年2月24日

    此文曾发表在广东省《伯元》杂志第12月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过年的回忆

    下一页:感受都市田园----我阳台上的菜地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服老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