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毓芬的第二故乡情

    147042527833788187325434078895580448831657606137850693093方汉生2011.4.2

    我和毓芬相识在七十年代年代初。她是上海72届学生,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伟大号召,下放来到安徽广德县解(读hai第四声)村落户;解村也是我曾经教过书的地方,不过,她来的时候,我已经到宁国来了;后来是通过解村学校的同事黄己琼的介绍,有一次,她到宁国来办事,到我家来,我们才认识的。



    俗话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我和毓芬俩也许是有缘分,自相识后,我们就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她1972年下放、1979年才回城,在解村呆了7年,那时候,农村的条件是非常艰苦的,交通又不方便,每年之中她都会到我家来住上一段时间,每次回上海都是从我们宁国走,我有个学生家长是驾驶员(孔师傅),并且和我们的关系很好,毓芬每次回上海,他都会配好到上海的货,把毓芬送回家,就这样来来去去,毓芬一家和孔师傅一家也成了好朋友,一直像亲戚一样来往着。




    毓芬一家人(父母、弟弟)心地都很善良,待人非常真诚,从我们相识后,她一家人就把我们当亲人待了,我的两个孩子每年寒暑假,毓芬都会带到上海去过,一直玩到开学,他爸爸去接他们回来。




    她1979年回城后,也一直不忘记我们,只要有假期她就会来看我们;尤其是我丈夫工伤死后,她对我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了;那时她已经结婚有孩子了,她丈夫为人也特别好,心地也特别善良,看到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好可怜,几次来宁国要把我的孩子带到上海去上学,可孩子们都不愿意离开我,没有办法,他们的心尽到了,我感激不尽。




    从认识到现在,快40年了,我们就像亲姐妹一样来往着,我只要到上海去,肯定会去她那里,她们全家只要有时间就会来我这里度假;他们夫妇就像亲人一样,在精神上给予我安慰、物资上给予我帮助,是我今生不会忘记的恩人。




    今年是知青上山下乡42周年,毓芬是个知恩报恩的人,她在乡下待过七年,对那里的山山水水和乡亲们还有一定的感情,她一直想去乡下看看那些原来对她比较好的乡亲们,永远魂牵梦绕那片热土!我每次去上海她都对我念叨他们,怎奈要上班、还有家务事,一直走不开;现在退休了,有时间了,她就决定去看看乡亲们。这次他和她弟弟、弟媳到我这里来了,她要带他弟弟、弟媳一起去看看她曾经待过7年的第二故乡和乡亲们。




    我联系了原来和我一起在解村教书的黄己琼,她在广德城里住,早已退休了,我们约好,她女儿的自驾车从广德出发,我儿子开车送我们从宁国出发,到月湾会合,再去解村,很快,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月湾,到解村还有3公里路,我们都是30多年未去过了,都记不得原来的地方了,这30多年正好是改革开放的年代,但是那里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连公路都还没修,还是原来的土路,小车勉强能走进去,问了几个在路边做事的人,才找到目的地,到了地方,问了原来的大队书记和民兵营长,村民回答:都死了,又问了另外几个人的名字,回答说:有的死了,有的外去打工了;这些年轻人根本不知道毓芬是当年下放在这里的上海知青;最后找到当年在大队当会计的付忠元家,一问:付忠元也不在家,在月湾街上开了个小酒店。




    后来来到付忠元弟弟付忠学家,他在村上开了个小店,还好,他们夫妇一眼就认出胡毓芬来了,总算找到了个熟人,听毓芬讲,当年他们家家境在村上算好的,尤其是他母亲对毓芬比较好的,毓芬经常念叨她,他们夫妇对毓芬突然地到来既惊奇又高兴,坐下后毓芬就问他们的母亲,忠学媳妇说:老奶奶今年89岁,几年前年摔了一跤,现在瘫痪了,他跟老大过,在那边屋里。毓芬听了,连茶都没顾得喝一口,就叫忠学媳妇带她去看当年的付妈,一进门就看见空荡荡的屋里坐着一个老人,屋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张床,床上棉被是破旧的,毓芬和我们都叫她,她听不见、也根本不认识我们,毓芬说:当年付妈很能干,还是这个村上的妇女队长,现在老了,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呢?我们问:谁给她做饭吃呢?忠学媳妇说:有时老大做,有时我们给她送。毓芬哭了、我们都哭了,看这种情况,老奶奶肯定是饱一餐、饿一顿的了;毓芬马上拿出1000元给付妈,叫她儿子、媳妇去给老人买些床上用品和吃的东西,儿子、媳妇一再不要,说有钱用,可付妈接着毓芬给她的钱,一下子就抱在怀里、死死不放(你们想象不出当时她拿到钱的样子),我想拍张照片她就不让拍,生怕别人抢走了似的,后来他儿子、媳妇过来一再对她讲:“不要你的,让方老师给你拍张照片”,讲了半天,她才肯让我拍下这张照




    看了付妈以后,忠学又带着毓芬和我们去村上转了转,毓芬又去看了几个乡亲,她从上海来时买了很多巧克力糖,原准备带到乡下给乡亲们的小孩吃的,不知咋回事一个小孩都没见到,后来她都分给乡亲们了。她又去原来她们住的知青屋看了看,原来的房子已拆,盖了别人的房子了。




    这样转转就快到中午了,乡亲们和忠学家也都很客气,都要留我们在那里吃午饭,但我们再没去之前,就已经决定好了的,不在乡下麻烦他们;我的同事黄己琼女儿、女婿早就安排好了,在广德枫桥一家最好的土菜馆吃午饭;告别乡亲,我们离开了解村去广德了。临别时,毓芬都给他们一一留下了电话,叫他们以后有事到上海找她。




    一路上,毓芬就在思索,她是1979年回城的,中国改革开放正好是这30多年,按道理来说,农村也应该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呀!可她万万没想到,时隔32年后,她回来看到的解村仍然还是这个样子,百思不得其解……


    此文曾发表于2013年12月《华夏知青时代》杂志特刊上

    2014年发表于广东省《伯元》杂志11月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我们欢聚在经理家

    下一页:重逢的喜悦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毓芬的第二故乡情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