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重逢的喜悦

    32974793522653655372013年5月4日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不是这一天有什么特殊,而是因为这一天,我和22年没见过面的老朋友重逢了。

    下午一点时分,我刚从医院打完点滴回家,就听到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个陌生的手机号,但我还是接了,那边传来的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喂,是方阿姨吗?”我说:“是,你是哪位?”她说:“我是武莲、王武莲,方阿姨,我们找了好多人啊,终于和你联系上了”。哦,当我听到是王武莲时(我有些惊讶,因为我知道王武莲在郎溪),我马上就问:“你在哪里呀?”她说:“我在宁国,我爸爸、妈妈来看你吔!”啊哟!我的天嘞!你们怎么来了呀?还没吃午饭吧?接着,一个男孩子和我讲话了:“方阿姨,我是三子(王武莲的丈夫陈学昌、小名三子),今天王武莲侄子结婚,我们到宁国来吃喜酒,爸爸、妈妈也来了,你住在哪里?我们马上到你家来看你”。哎呀!我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了,马上就告诉了我的住址,他们自驾车,一会就到了,见到他们一家,我真的是喜出望外,高兴得几乎跳起来了呢!

    这突如其来的事实,真让我点不知所措呢,见到他们一家人,好像做梦一样,我说不出的高兴,同时也感到非常激动,为什么我会有如此的心情呢?不免让我追溯到22年前的1991年夏天……

    那时我的儿子在机械公司开车,经常送三轮车到东北去,在一次返回的路上,在郎溪境内出了车祸,被羁押在郎溪看守所……事发后,我们心急如焚,因为郎溪人生地不熟,一个人也不认识,怎么办呢?我的侄女婿(姐姐的女婿)就带我去郎溪找到当时在交通局任局长陈瑛同志,在他的帮助下,经过大家一系列的努力,那起交通事故总算有了个比较公正、满意的结案。

    出事那年,正逢汛期,办案的工作人员都参加防汛、抢险工作了,所以那次儿子的事故拖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结案。为儿子的事,我去过郎溪很多次,就这样认识了陈局长、而且还有她的爱人薛文珍大姐及他们在交警队开车的小儿子(陈学昌),他们一家人对我的遭遇非常同情,我每次去他们都是很热情地接待我,要我在他们家吃、在他们家住,他们从不厌烦,并且劝我不要着急,很乐意地给予我一切帮助,尤其是薛文珍大姐,经常是深夜陪着我去找人,事故结案后,我们去接儿子回来的那天,陈局长和薛大姐还设家宴招待了我们一行人。

    俗话说:“难中好救人、难中好识人”,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受难人能遇到这样善良、真诚待人的好人,真的是三生有幸,就是在他们一家人的帮助和安慰下,让我度过了那最痛苦的阶段,让我这颗几乎破碎的心得到莫大的慰藉!

    由于他们一家人的善举,深深地感动了我,在这期间,我知道了陈局长的小儿子(陈学昌)还没谈女朋友,我就热心地将在郎溪公路站工作的宁国姑娘王武莲介绍给陈学昌认识,人们常说“千里姻缘一线牵”,也许他们是前世有缘,在我的介绍下,他们就相知、相爱了,1992年5月4日这对年轻人喜结良缘了。

    他们结婚那天,我这个红娘理所应当要去参加他们的婚礼的,可不巧的是,我的女儿正好也是那天结婚,所以无法前去参加这一喜庆的日子了。俗话说:“天上无雷不下雨、地下无媒不成亲”,结婚那天没有媒人怎么行呢?在这种情况下,陈局长夫妇他们就请了当时在郎溪公路站工作的宁国人朱站长夫妇作为媒人前去迎亲、赴宴。婚礼后,陈局长和薛大姐还专程来宁国给我谢媒的。

    光阴似箭,一晃22年过去了,宁国离郎溪虽说不算很远,但各人有各人的事,再加上96年洪水把家里一楼全部淹没,所有的信件及电话号码都没了,我退休后又去了深圳多年,就这样我和陈局长一家失去了联系。

    直到2010年夏天(我想把我的自传扩写,想弄清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去郎溪姚村走访了我父亲原来的同事。回来时在高速路口等车(那天因没有回宁国的车,我就决定去广德姐姐家了),工作人员帮我拦下一辆去广德方向的小车,上车后,我就和司机攀谈起来,你说巧不巧?这司机尽然是陈局长的大儿子(原来我在陈局长家也见过他的,时隔22年了,我们互相都不认识了)。他告诉我他爸爸的电话,我立即就给陈局长、薛大姐通了电话,我们这失去多年的朋友就这样又联系上了,我们互相问好,我说有时间我一定去郎溪看他们,同时也邀请他们来宁国玩玩。这两年由于得了类风湿,一直都在治病,所以去郎溪看望他们的事一直未能如愿。

    这次,他儿媳王武莲的侄子结婚(听说这对新人就是宁国综合网里幸福的猪和此人纠结中,婚礼还是迈斯站长主持的),他们一家人前来宁国赴宴,(由此也能看出王武莲在陈家的地位),酒席后来看我,还给我带来了郎溪的特产姚村闷酱和侯村的蜜枣呢!

    日月如梭,一晃22年过去了。陈局长、薛大姐他们一家子非常幸福,他们的孙女都20岁了,长得青春靓丽、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在江西南昌上财经学院,这次表哥结婚她也请假回来的,由于假期已到,孙女从我这里走后就直接去宣城坐火车到学校去了。看得出陈局长、薛大姐非常疼爱这个孙女,对媳妇王武莲也非常地满意,不住地对我讲:武莲不错!武莲不错!这也说明我这个红娘当得非常地成功啊!

    就这样我们不知不觉聊到快4点钟了,他们说还要去看朱站长夫妇和他们的干儿子,我挽留他们吃了晚饭再走,可他们说不了,下次再来。最后搞得我不但没有尽到地主之谊,反而被他们接到他干儿子(洪老板)的酒店(绩溪菜馆)里去吃的呢!

    陈局长的这个干儿子(洪老板)当年在郎溪打工,在他大儿子开的酒店里做大师傅的(后来到宁国来做了),由于他们一家人好,这洪老板就拜祭给他们做干儿子了,这次他干爸干妈来,他亲自下厨做的(老鳖汤、红烧牛排、石鸡、臭鲑鱼等等)都是店里的招牌菜、美味佳肴,隆重设宴招待他们,连我和朱站长夫妇都跟着沾光了。宴会上,我们共同举杯祝福:身体健康、合家欢乐、明天得生活更美好!

    晚宴后,又去了朱站长家小坐了一会,我们一再挽留叫他们不走,可他们说:明天他们的孙媳妇(也是刚结婚的)要回门,所以,必须要回去。

    鉴于这种情况,尽管我们依依不舍,但还是握手告别了,我们大家一再表示:现在党的政策这么好,我们每个人都要快乐过好每一天,都要多活几年,享受享受晚年的幸福生活,趁我们现在都还健在的时候,互相多走动、多来往,让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写于2013年5月16日星期四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 毓芬的第二故乡情

    下一页: 有情人终成眷属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重逢的喜悦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