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我的2011年

    26103989340318235333378262670482579310我的2011年 文/方汉生  冬去春来,每年都进行着时节的更替, 2011年已经过去2个多月,崭新的2012年已在向前迈进。无论在旧年是开心也好悲伤也罢,总之,它已过去了,让我们一起来面对这崭新的一年吧! 2011年已将成为历史,在国家的大记事中还是有很多值得人们怀念和回顾的。但2011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简直是个“灾年”,是我家近几十年来家运最不顺的一年。 3月份12日儿子从无锡出差回家,车子已经开到离公司大门只有100米处的十字路口与对方开过来电瓶三轮车相撞,造成对方一死一伤的重大事故。儿子是老驾驶员,开车几十年了,技术一贯很好,这是大家都公认的,可竟然也发生了这人命关天的事,怎么了得啊!这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事,但也确确实实是发生了的真实事件。 此事发生后,我们一家人曾一度都陷于痛心、焦急、恐慌、不安之中,那几天我们全家人都难过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沉浸在悲痛欲绝之中。通过公司和我们大家的多方努力,在法制较为健全的社会里,公安经过了长达8个月的时间侦查、取证处理,直到11月份此案才终结,总算有了个较为公正的判决。因此,在这漫长的8个月里,我们一家人都揪着心过日子,心身拖得疲惫不堪! 7月份初,同事杨晓荣约我和她一起去广西南宁旅游(她女儿在南宁做边贸生意),南宁是个美丽的城市,而且周边都是著名的旅游圣地(如:越南友谊关、北海、巴马长寿村、桂林、阳朔等),玩得真不想回来了。后来同事女儿就对我们说:“要不,你和我妈就不走了,就在这里替我们帮帮忙,我妈帮我做做家务,你帮我们几个人做做账,没事了就和我妈去旅游,多好哇!”。我当时斟酌了一下,认为此事可行,认为自己身体还可以,在这里既玩了,还能挣到钱,何乐而不为呢?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我和她妈妈就答应留下来了。留下做了一个月后,外孙考取大学的通知下来了,家里要摆酒,打电话要我回来赴宴,8月18号就回家来了。 本来外孙上学去后就立即去南宁的(因答应了别人的事,必须要有承诺,那边他们催我好几次了)。但是,因祖母绿10月份要在芜湖聚会,为了能和兄弟姐妹们一年一度的见面相聚,我一拖再拖、迟迟没去(因为去一趟南宁来回路费要1000多元,我不想跑来跑去,浪费精力和财力),就索性等到芜湖聚会后再去了。芜湖聚会是30号上午结束的,我事先就买好了30号晚上的火车票,直接从芜湖去了南宁。我想得很美,现在才11月,离春节还有两个多月,我可以工作两个多月,挣点钱回家过春节呢! 1号早晨到了南宁,同事女儿他们去火车站接到我,回到住处就说:“坐了30个小时的车,太累了,别忙着做事,好好休息几天再说吧!”休息了两天后,准备投入工作了。7号那天南宁的一个朋友请我们去吃晚饭,我们是几个人一起去的,由于住处临街门口的台阶参差不齐、高低不平,我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没感觉到那么严重,起来后还能走路,认为只是肌肉拉伤,当晚就在药店买了三七片和膏药回来贴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腰有些痛了,我要他们陪我去医院拍片检查一下,其结果说骨头没伤。医院拍片说骨头没伤,我更相信只是肌肉拉伤上了,所以就没好好休息,每天在家还扭扭腰、翘翘腿、加强锻炼,想早点恢复,没想到这样做了几天后,腰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痛了,这才感到不是那么乐观的事了。由于在外地,他们有生意要做,不可能天天在家陪着我,再说临近年关,做生意的人都想趁机抓点钱,他们没时间送我回家,要我在那里等他们春节一起回家,我坚决不同意,一定坚持要自己回家。 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我买了止痛片吃、强忍受着疼痛,请他们帮我买好30号回家的卧铺票,他们把我送上火车,我和儿子已经联系好了,他到杭州接我,就这样,我10月30号去南宁,11月30号又从南宁回家,整整一个月不但没去工作、没挣到钱,反而就这样在病痛中折腾了…… 12月1日到家了,2号就去骨科医院拍片检查,确诊为腰椎第一节骨折,必须立即住院治疗。2010年也是腰椎骨折曾在这家医院住过,所以这里的医生、护士都认识我,都来说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又一次骨折,多受罪啊! 由于在南宁的误诊,加之坐了30个小时的火车长途颠簸,本来就疼痛的腰,折腾得已经站不起来了,只能卧床打点滴、服中药治疗。这下把我的孩子们害苦了,他们要上班,要为我煲汤、做饭,还要抽空在医院照顾我(请护工要80元一天,我舍不得花那个钱,就让孩子们辛苦点,我自己能做的事尽量自己做)。有时孩子们有事出去了,在医院还得到同病房病友的无私照顾,因此非常感谢他们。就这样在医院艰难的住了半个月,逐渐有些好转了,同时也为了不让孩子们天天跑医院,我就要求出院,带上中药回家服用,在家卧床静养。 从骨科医院回家来半个月的时候,出鬼了,灾难接踵而至,病痛又一次降临在我身上,两个膝盖关节突然又红又肿,痛得不能伸屈,连床都下不了了(以往膝盖有时也疼痛过,痛时就买点膏药贴贴也就好了,从没去做过检查,没有发生过不能走路的现象)。没办法,儿子又将我送到安宁门诊部(专门治骨关节疼痛的专科医院),经抽血化验、医生检查结果是——类风湿关节炎。你看怎么办?得了类风湿关节炎,众所周知,这是个不死的癌症,在中国的医学上至今还攻破不了的难关,这真是祸不单行啊,又一次住院治疗。每天吃药、上午打点滴消炎止痛,下午做理疗,一周后逐渐好转了,能下地走动了,再者,临近年关了,孩子们单位忙,家里也有事,在医院住了十天,就要求医生让我出院回家了。 回家来仍然是卧床休息,过几天就要过年了,看到人家家里热热闹闹,都在忙着办年货,我在家不能动,孩子们都在上班,家里什么年货都没准备,窗帘、被子都没洗,卫生都没搞,看到事情没人做,急死我了。孩子们劝我说:你现在的重要任务是安心养病,家里什么你都别管了,东西没洗算了,糟就让它糟点,年货没买没关系,超市随时都能买到,等我们放假了,去超市一次买回来就行了。没办法,只能这样,我真正体会到:“没有什么比自己不能动更痛苦,没有什么比自己健康最重要!” 我每天只能躺在床上度日,心急如焚,儿子看我着急,就将我的手提电脑放在床头上,让我在上面搜电视看,打发每天的时间,也许是心急上火,再加上每天对着电脑看电视,从来没害过眼的我,居然右眼又红又肿了,电视也看不成了,你说这老天爷是不是故意来折磨我哟!没办法,媳妇去药店给我买来眼药水和消炎药片,服用后,大概一周以后眼疾才有所好转。 紧接着过年了,以往过年,年货样样都是我准备得好好的,孩子们都是回家来吃现成的。今年我不能动,孩子们都遭殃了,儿子、女儿他们都上班到28才放假,放假后才去购物,女儿从来就没洗过鸡和鱼的,今年不得不学着去洗、不得不学着去烧年饭。在这几十年里,今年是第一次由媳妇、女儿她们姑嫂俩合起来烧的一次年夜饭。俗话说:吊起来能挨打,我不能做,她们做的也很不错,烧的菜也都是色香味俱全,味道甚至比我烧的还要好呢! 春节想图个吉利,春节后我有三天没吃药,每天都坚持起床来,有时来客还陪客人坐。过了几天后,两个膝盖关节又有些痛了,坐下去就很难起来,初十那天又去安宁门诊部就诊,医生说我上次住院不该急着出院的,因为炎症还没有完全消掉,必须继续打点滴消炎。由于我们的医保看门诊不报销,没办法,我又第三次住院了,每天上午打点滴、下午做理疗,又住院十天,直到炎症全部消除,现在两条腿能活动自如了,腰椎也好些了,生活上基本能自理了。 2011年已经过去,旧的时光已经结束,我不再去想那些悲痛的事,昂首挺胸,把所有不开心的事都抛于脑后,重新开始。等完全康复后,仍要加强锻炼身体,做个健康的人,不能让自己成为废人,更不能让自己成为子女的累赘。曾经成功的,要再次努力,曾经失败的,不要灰心,再次付出,争取赢得胜利!写于2012年元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 我的2010年

    下一页: 我的2012年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我的2011年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