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写血书


    书归正传。北航“6。27”大辩论后,我和许多学生被工作组定为“反动学生” 、“牛鬼蛇神”,强迫接受批判,被责令检查交代问题。之后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百万人“抗美援越”大会,全院师生都参加了,我和“牛鬼蛇神”们被工作组派人看管了起来,剥夺了政治权力和人身自由。




    一天晚上,我站在北航六系楼顶上,遥望中南海,心里百感交集。我一个贫农的儿子,烈士的后代,全家被敌人杀害的孤儿,怎么一夜之间成了反革命了呢?不就是给工作组提了几个意见吗?提点意见就打成反革命,这是哪家的逻辑?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我们要关心国家大事。为了红色江山不变颜色,为了中国不出修下主义,我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给工作组提点意见,有什么错?不知毛主席他老人家知道这些情况不?我要让毛主席党中央知道我们的情况,我要自己救自已。于是,我割破了手指,写了一份血书:“誓死忠于党,誓死忠于毛主席,永远不变心!”并连夜写了万言书大字报,公布了我的家史,呼吁工作组和全院师生不要把矛头对准我。




    第二天一早,我推开了工作组长赵如璋同志的办公室门,把血书交给了他,并让他转交党中央和毛主席。赵如璋眉头一皱,似乎有所感动,收下了我的血书,安慰了我几句,把血书交给了身边一位仪态大方的女军代表。真是无巧不成书,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位女军人正是毛泽东主席的大女儿、孔令华的爱人李敏,她当时是工作组的成员。




    我的万言书大字报和写血书的消息又一次轰动了全院。许多干部、教师、同学纷纷到宿舍来看望我,并写大字报对我表示支持和声援。一些已有分歧的高干子弟也来看望我,甚至有许多不认识的女同学也多次来找我,对我表示同情和支持。




    当时,支持我的同班同学中,尹聚平是最坚决的一个。在我挨整的日子里,她始终同情我,支持我,为此,她也被工作组列入黑名单中,被点名批判,可她似乎并不很在乎。她不善言辞,一遇批判就用沉默寡言来抵挡。




    说实在话,尹聚平当时完全应该当“保守派”。作为干部子女,她的父母当时也被打成叛徒、特务、走资派,但作为烈士的后代,她象我一样积极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为了红色江山不变颜色积极投入了运动。我当时认为,象我们这种人,不可能也不甘心当逍遥派。我们的命运始终同共产党和国家的命运连在一起,若资本主义“复了辟”,反革命上了台,我们绝对没有好日子过,甚至会人头落地(后来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我们不象有些人,蒋介石、日本鬼子和美国大兵来了照样有饭吃。因此,对于某些所谓“胆小怕事”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的“老实人” 和“逍遥派”我很有看法和意见。




    当时,尹聚平因同情、支持我而加入了造反队伍,后来成了“北航红旗”一名能干的女将,并身不由已地介入了某些重大事件,受了很大地牵连和磨难,差点丢了小命。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我连累了她,害了她。她是我生活中遇到的第二个女性,她后来水到渠成地或者说阴错阳差地成了我的患难妻子。但当时,我俩毫无特殊之处,仍是普通同学关系,因为我当时在老家有自己的女友李青君。




    据尹聚平后来说,她当时之所以同情、支持我,完全是因为烈士后代,同病相怜而已,她根本没同我谈过恋爱,更没想到后来会嫁给我。就算如此吧!她当时刚20岁,天真无邪,可能什么也没有考虑,她当时也根本不知道有一个李青君在等着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写血书相关的评论

    国子115
    哈哈,很厉害啊,有lina!会继续关注!
    2014-05-27
    共 1 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