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工作组走了

     

    1966年8月初,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公报发表了。公报指出,工作组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犯了方向路线错误。当时人们还不知道,毛泽东8月5日写了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宣告了“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政治死刑。毛泽东的大字报是这样写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啊!请同志们重读这张大字报和这篇评论。可是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负责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威风,灭无产阶级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的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


    该大字报全文于一年之后的1967年8月5日由《人民日报》正式发表,但有关内容早就传播了开来。不久,便传来了工作组犯了错误并要撤走的消息。被工作组整过和对工作组有意见的学生和教职工们欣喜若狂,学院里又一次掀起了反工作组的高潮。许多大字报要求赵如璋为首的工作组向全院师生做检查,为被打成“反革命” 、“反动学生” 、“一小撮”的师生们平反。这时,工作组指定了以孔令华为首的北航文革筹委会,领导全院的文化大革命,而工作组随时准备“溜之大吉”。


    一天,石兴国、我和其他几个被工作组整得较厉害的学生(所谓北航十大“牛鬼蛇神”)被接替工作组的文革筹委会集中到北航六系搂开会。那天,北航戒备森严,不一会儿,几辆高级军队轿车开进了北航。


    国防科委的钟赤兵中将、罗舜初中将、刘化清中将、陆杨少将等领导来到了会议室,“召见”被国防科委工作组打成“反动学生” 、“牛鬼蛇神”的我们。会场戒备森严,气氛紧张,如临大敌。钟赤兵等领导大发雷霆,他百般为赵如璋为首的工作组撑腰、辩护,一口咬定我们反工作组就是反党,就是反革命。他让我们好好检讨,不准抓着工作组不放。他说,聂老总是毛主席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国防科委也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国防科委没有任何问题,更没有什么“黑线”,谁要胆敢反对国防科委,我就枪毙了他,真是杀气腾腾。


    钟赤兵将军是老革命,他在长征中娄山关战役时被敌人打断了一条腿,因没条件,锯掉了。他是我军有名的独腿将军,打仗时用担架抬着指挥战斗,这些当时我们都知道,但他同样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他对文化大革命当然也很不理解。


    工作组要撤走了,把许多干部学生打成“黑帮”、“反革命”的工作组没有一句交待就要走了,把烂摊子留给了以孔令华为首的文革筹委会。我们认为:工作组不能走,筹委会是工作组指定的,我们不承认,它也解决不了北航的问题。于是反对工作组的学生、教师亮起了真正的红灯。许多人制作了各式各样的红灯笼,挂了出来。从学院大门一直到院内,到处是红灯笼;而拥护工作组的人们——大部分是老工人、炊事员、司机、某些教师和高干子女们也不甘示弱,纷纷挂起了绿灯笼,为工作组放行。 “红灯”派和“绿灯”派互相冲突了起来,这就是当时北航有名的“红绿灯大战”。保工作组的人挂出了醒目的大标语“热烈欢送工作组!”,“老革命遇到新问题,真不简单!”。有的人甚至高喊“工作组万岁!”以赵如璋同志为首的国防科委工作组就这样离开了北航。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工作组走了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