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关于“老红卫兵”


    正当大学里青年学生因为反工作组受到打击、压制的时候,北京的一些中学里诞生了“红卫兵”组织。(注:最早的红卫兵组织诞生于清华大学附中。)1966年8月18日,伟大领袖毛主席登上了天安门城楼,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天安门广场上人山人海。在天安门城搂上,毛主席接见了红卫兵代表,并戴上了红卫兵袖标。

    但是,毛主席第一次接见的这些红卫兵大都是高干子女,以中学生为主,后来被称为“老红卫兵” 。他们以“唯成份论”为宗旨,高喊着“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和“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口号,到处造反、“破四旧” 、搞“打砸抢”;老红卫兵们把“唯成分论”发展到了令人发指和可笑的程度。对于出身不好的人,不管是他们的老师、老干部还是老百姓,一律打成“ 黑帮” 、“黑五类”、“牛鬼蛇神”,进行抄家、批斗、毒打、戴高帽子游街示众。当时,有许多出身不好的所谓“黑五类”惨死在老红卫兵的皮带和棍棒下。

    对于出身好的人,老红卫兵们还是非常客气的。原北京市委有一个丁国钰,是红小鬼出身,参加过长征,曾是朝鲜战争时板门店谈判中方代表,后任驻巴基斯坦首任大使。有一次,北京的中学红卫兵们批斗他,一个红卫兵头头用皮带抽了他一顿之后,问丁国钰是什么出身?丁说自己是放牛娃出身,从小参加了红军。这个红卫兵头头立即向丁国钰赔礼道歉,并把他放了。

    老红卫兵们的所谓“破四旧”,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文物、寺院、和尚、修女都是他们打、砸、枪的对象。当时,这些中学红卫兵们站在马路上,看到某个女同志的服装稍微时髦一点,上来二话不说,立即用剪刀把女同志的衣服剪破;看到某个男子头发稍微长一点,立即按倒在地,剃成光头或阴阳头,若稍有反抗,一顿皮带抽之,再不老实,打死活该,任何人敢怒不敢言。这些中学生”老红卫兵”把许多老师们都打成”黑帮”,整天挂上大牌子游街示众。北京某中学的一位老师因出身不好,被许多学生们批斗后又“态度不好”,学生们便抓着他的两只脚,从五层楼上扔了下去……这就是中国文革初期的第一批老红卫兵。当时,这些中学老红卫兵们其实比我们小不了几岁。他们的造反不客气地说就是真正的打、砸、抢、抄、斗。不知为什么,他们一开始就对毛主席发动的这场文化大革命十分拥护和狂热,并把这场革命理解成了对出身不好的人的大规模专政。他们胆子忒大,初生牛犊不怕虎,加上以“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口号作为精神支持,可说是有恃无恐。北到“苏修”,南到香港、缅甸,他们都去造过反,有的甚至越过了边境去当了异国的游击队员。应当说,是他们把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的烈火和”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行动推向了全中国,他们才是文化革命中真正的“打、砸、抢、抄、斗”的始作俑者。我这样评论当年的老红卫兵,丝毫没有要把他们打成“三种人”的意思,我也没有这个权力。相反,我认为他们都是可以原谅的。他们当时年幼无知,心底无私,他们也是为了响应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伟大号召,才起来造“旧世界”的反,但是却干出了许多令人发指的野蛮行为。

    后来,因为他们许多人的父母皆受到冲击和迫害,有的人洗手不干了,当起了逍遥派,全国到处串联;有的人怀着报复心理,成立了东城、西城”纠察队”和”联合行动委员会”(联动)。他们和大学里的高干子弟联合起来,专门反对中央文革(尤其是江青)和打击造反派。有人甚至公开写出“炮轰……”的大字报,“攻击”毛泽东。为此,他们许多人被谢富治的公安部抓了起来,受到了打击、迫害。后来毛泽东说不该抓他们,让周恩来、江青、谢富治把他们放了。文革之后许多文革题材的文艺作品中,那些穿着军装,扎着皮带专门用鞭子打人的红卫兵形象,大都出自这些“老红卫兵”。

    我本人当时对这些“老红卫兵”的态度十分复杂,对于他们一夜之间从高干子弟变成了“黑帮子女”,我十分同情,但认为他们应当正确对待,同“老子”划清界限,听毛主席的话,继续革命,而不应当反对中央文革和毛主席。我当时对毛主席的继续革命理论深信不疑。假如当时我老子活着也查出了所谓“叛徒、特务、走资派”问题成了“黑帮”的话,我会同老子划清界限,造他的反。如果最后没有问题的话,老子还是老子。这点,我实话实说。事实上,文革中这种情况很多,许多高干子弟迫于形势,都批判、揭发过自己的老子,包括刘少奇和邓小平的子女。

    关于老红卫兵们发明的那个唯出身论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我刚开始尽管认为不无偏激,但从感情上是持赞同观点的,我当时的思想水平就是如此。作为共产党人、革命先烈的后代,从感情上讲,由于老子们打下了江山,自来红的思想较重,总认为自己这种人最革命,关键时刻为党为革命能挺身而出,而出身不好的人很难做到这一点。

    但是不久,我就发现,这幅“唯出身论”的对联不能支持。某些高干子女鼓吹这幅对联是为了抵制毛主席的文化大革命,并不允许出身不好的人革命。

    不久,北京工业大学的一个高干子弟谭立夫站了出来,发表了文革中著名的“谭立夫讲话”。谭在讲话中把“老子革命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幅对联吹上了天。谭立夫的讲话很偏激且极具煽动性,当时许多人都为之叫好。“谭立夫讲话”事实上是反对文化大革命的宣言书,但当时,他的大方向错了,后来受到了造反派们的批判和中央文革的打击迫害。谭立夫很有才华官运,如今据说当了故宫博物院的领导。对自己当年的著名讲话,据说他至今没有全部认错。

    当时,某些老红卫兵和高干子弟曾多次拉我参加他们的行列。他们说,你家那么多烈士,我们是一伙的,不能造工作组的反,工作组的领导都是老革命碰上了点新问题,不要计较,更不能抓住他们不放。我们的老子都是革命者,都是共产党,我们怎么能造共产党的反呢?他们说的似乎有理,我也不想造共产党的反。但我总感到,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的老子九死一生都活着,身居高位,他们从小不知道什么叫苦,起码解放后他们没受过苦,更没有饿过肚子。而我,始终把自己看成农民的儿子,沂蒙山的子孙。我知道什么叫苦,也知道什么叫忘本。

    共产党的干部进城后,当了官不忘本、不忘老百姓的当然是大多数。我父辈的许多老战友大都如此。但是,某些干部进城当了“大官”后,忙于工作,忙于享受,把老百姓忘了的也不是没有人在。建国多年了,许多老解放区老根据地的老百姓仍穷的叮当响,有人吃不上饭,穿不上衣。湖北某县出了一百多位将军,但该县一直是贫困县,还有我的老家沂蒙山区……实事求是地说,我当时没有象彭德怀那样“为民请命”的博大胸怀。但作为一个小人物,一个沂蒙山下贫苦农民和共产党烈士的后代,我认为某些共产党的干部当了大官后确实忘了本,有的人开始贪图享受,开始脱化变质,把老百姓忘了。至于这些干部们走没走资本主义道路,我当时是没有考虑的。后来的历史事实证明,某些脱化变质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是很容易而且很愿意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因为他们一开始就不是真正的革命者。

    文革初期揭露出来的一些干部的腐败行为和官僚作风令人吃惊,而这些情况绝对不是无中生有。因此,我对毛泽东说的党内产生了走资派的话十分赞同,对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理论深信不移。这是我文革之初奋起造反的主要原因,尽管当时根本不知道中央有个“资产阶级司令部”。

    文革中,许多人,包括我的亲友们对我当造反派十分不理解。在他们看来,只有出身不好的人和对共产党不满的人才造反,象我这样的人不应该造反。他们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理解就是抓坏人,抓右派,对毛主席的许多指示很不理解。而我认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伟大领袖亲自发动的,造走资派的反是毛主席号召和支持的,不听毛主席的话听谁的?毛主席说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要继续革命,要搞阶级斗争,要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党内有走资派,有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不造他们的反就要亡党亡国。对伟大领袖的这些观点,我们是深信不疑的。因为象我这样的人,是最怕共产党亡党亡国的。这种说法可能有点自私,觉悟不高,但这的确是事实,因为当时本人的思想就是这种水平。为了自己出身的贫苦阶级的利益,为了无产阶级的红色江山不变颜色,我们必须听伟大领袖的话,造走资派的反,造旧世界的反。

    历史不能假设,事后诸葛亮人人都会。如今看来,如果本人文革中不造反,如果当逍遥派,甚至参加老红卫兵的“联动”,如今日子恐怕要好过的多,甚至能混个不大不小的官当当,如果心再黑一点,可能权、利双收。但是,文革中当造反派身不由已,没有办法。对于自己走过的路,不管是荆棘丛林,还是峡谷深渊,都应当无怨无悔。而从另一个角度说,文化大革命对我的锻炼和磨难,是我的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这是某些人——特别是贪官污吏没法比拟的。

    历史又往往离不开“事后诸葛亮”。文革中,假如没有林彪、“四人帮”等人的帮倒忙,假如文革的中、后期毛泽东主席能纠正自己的某些失误,以比较温和的方式罢免或削减中央内部走资派的职权,以正常的整风方式把党内的某些不正之风纠正纠正;把某些干部的缺点错误批评批评;把党内的修正主义思潮批判批判;对事不对人,不准侵犯人权,批判老干部时让人家坐在那里,可以冲上一壶“龙井”喝着,允许人家讲话和解释。这大概就叫文斗吧?我看这样搞搞也好,皆大欢喜。既不会出那么多“黑帮、走资派”,后来也不会出那么多“三种人”。不过,那种搞法恐怕行不通,因为“树欲静而风不止”,老百姓也不会答应。

    当年的老红卫兵朋友们有一句名言,叫作“20年后再见”。历史应验了他们的话。其实没用20年,10年之后,“四人帮”就被抓起来了,毛泽东的所谓错误受到了清算,“文革”被全面否定,毛泽东的支持者几乎全部下了“地狱”,许多红卫兵和造反派们成了“5.16”分子和“三种人”。而与此相反的是,当年的许多反对中央文革和毛泽东文革路线的人士在20年后大部分担任了党、政、军各方要职,挑起了革命的重担,真正应验了那句“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名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关于“老红卫兵”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