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二十八天二十八夜



    “北航红旗”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工作组回院作检查。1966年8月25日,我和几个头头们带领几百名“红旗战士”举着“北航红旗”的大旗,来到了国防科委大门口静坐示威,要求赵如璋回学院作检查,从此开始了北航红旗艰苦卓绝的“28天28夜”揪工作组行动。

    话说这国防科委大门口,非一般去处,它其实是国防部的西大门。因此,北航红旗的“静坐、示威”、揪工作组行为一开始就“冒天下之大不韪”。院内的反对派和社会上的“联动”分子天天来围攻、漫骂,甚至动手打人。各种吓人的大帽子铺天盖地而来。北航红旗的战士们顶着巨大的压力,坚信自己的行动是正确的、正义的,“揪工作组”的行动决心越来越大,支持和参与的同学们也越来越多。

    北航红旗揪工作组的行动,得到了社会各单位、各阶层许多人的支持。这些人都是在本单位受工作组压制和打击的干部、工人和学生。他们纷纷成立自己的群众组织,要求工作组做检查,为受打击迫害的干部群众平反。其中北京地质学院的“东方红公社”也派人围困了地质部,要求工作队长、地质部副部长皱家尤回地院做检查。这些反工作组的群众组织,后来成为北京市的造反派骨干力量,并演化成“天、地”两大派。

    需要说明的历史事实是,在“28天28夜”的揪工作组行动中,“北航红旗”组织大批人马轮番在国防科委门口静坐示威,但始终没有任何过激行动,更没有一个人冲击和闯进这个戒备森严的国防部大门里面(后来撤倒附近的一个体育馆里)。这点,当时我和头头们有严格的纪律,我们知道应当掌握什么分寸。当时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工作组长赵如璋回北航作检查,为我们平反。这件事对错与否,主要责任应由我来负。我个人当时认为,同学们主要是为了支持我才这样作的,所以当陷入僵局,上上下下压力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我曾打过退堂鼓,决定撤军,回校闹革命。某些已参加了“联动”的高干子弟朋友也劝我“浪子回头”,加入他们的行列。我当然不同意,婉言谢绝了他们的好意,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但是,这时的“红旗战士”们觉悟已大大提高,他们认为揪工作组大方向是正确的,不能撤退,劝我坚持下去,并用那句“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最高指示来激励我。

    “你是北航红旗的旗帜,你不能撤,也不能倒,你牌子最硬、名声最大,我们都拥护你。”许多红旗战士都这样说。

    我决定继续坚持下去。学院文革筹委会不给送饭吃,同学们就啃一口冷馒头,喝一口凉水。许多学生席地而坐已经很多日子了,有的人病了,可是大家的情绪始终很高昂。晚上,同学们席地而坐,眼含热泪,一遍一遍地唱着:抬头望见北斗星,低头思念毛泽东……我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往返于学院和科委门口之间,安排轮换人员,向掌权的文革筹委会主任孔令华交涉吃饭问题,向反对派们解释我们的行动,做某些人的工作。同时,发展壮大北航红旗组织,起草有关的宣言、声明等,忙得不亦乐乎。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国防科委始终不让工作组长赵如璋出来见我们。尽管北航红旗的学生们除了静坐以外没有任何过火的言论和行动(这点历史已经证明),但国防科委的一些干部和社会上的保工作组势力依然把我们的行动视为反革命行为,某些”联动”分子甚至大打出手,扬言要”砸烂北航红旗”。由于我们的忍让和同情支持者人多势重,才始终没有酿成武斗和流血事件。

    面对重重压力,北航红旗战士们巍然不动。我们坚信自己的行动是正义的,也是合法的。党中央、毛主席一定会支持我们的。你工作组把那么多干部群众打成“反革命”,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究竟凭什么?如今明明错了,你为什么不能出来见一见群众,为受打击、迫害的干部、群众平个反、道个歉?群众的气消了,也就完了,难道群众还能把你吃了不成?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的干部相当年面对敌人的屠刀都不怕,为什么这样害怕群众?

    在那艰难的日子里,北航红旗战士们经常眼含热泪,白天面对中南海,夜晚遥望北斗星,心中默默地唱着“想念毛主席”的歌。不久,经过几个红旗战士的酝酿,很快,一首红旗战士自己的战歌诞生了:  撼山易,撼“红旗”难,  红旗战士钢铁汉。

    跟着领袖毛泽东,

    高举红旗去造反。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坚决打倒帝、修、反。

    撼山易,撼“红旗”难,

    红旗战士钢铁汉。

    誓死保卫毛主席,

    赴汤蹈火也心甘。

    彻底砸烂旧世界,

    共产主义定实现!”

    北航红旗28天28夜揪工作组的革命行动,轰动了北京市乃至全国,最后终于感动了“上帝”,惊动了中南海。1966年9月21日傍晚,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和王力等人来到了我们的驻地。陈伯达说他是代表中央文革小组(没有说代表毛主席党中央)来看看我们。他说:“你们是少数,少数是优秀的,真理有时往往在少数人手里。我们来就表示一种态度,你们懂吗?”

    据后来才知道,以“北航红旗”、“地院东方红”为首的群众组织揪工作组的行动早已惊动了中南海。围绕工作组的问题,中央斗争十分激烈。毛泽东大发雷霆,对中央有关领导同志进行了严厉地批评。针对北航工作组的问题,“林副主席”下了命令:“赵如璋不出去,派一排人把他押出去!”陈伯达还立了军令状:“以普通劳动者的态度,同北航学生们聚谈或同住几天,科委的干部(包括罗舜初、赵如璋)如果被学生杀死或杀伤,陈伯达情愿抵偿。”

    “北航红旗”终于胜利了。

    当时,解放军报社一位记者写诗赞曰:  北航旗如血,  风雨满京城。

    二十八昼夜,

    惊天泣鬼神!

    关于北航红旗28天28夜揪工作组的“伟大壮举”,当时从我个人来说也好,从北航红旗其他头头来说也好,目的很清楚也很简单,就是要工作组回院给我们平个反,做个检查,绝没有其它的野心和雄心壮志。因为当时我等根本不知道中央内部的斗争情况,更不清楚中央内部有两个司令部和两条路线的斗争。我们的矛头说穿了就是对着赵如璋为首的国防科委工作组的。我们知道,以聂老总为首的国防科委是北航的上级,又是全国全军最高级最机密最尖端的军事机关,不可能有什么问题,只要国防科委让赵如璋出来做个检查,给我们平个反,道个歉,就完了。我们当时想的就是这么简单。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的确也是这样做的。聂老帅后来不但没怪罪我们,而且对北航红旗十分关心,有什么消息主动通知北航红旗(当然不是机密)。而北航红旗上上下下对聂老总始终十分尊重,更没有人反过聂老总,这是历史的事实。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中国人都应记得,文革中,副总理和老帅们大都被下属单位的群众整过,或被打倒,或被批斗,甚至被迫害致死。外交口的陈毅,农村口的谭震林,工交口的薄一波,宣传口的陆定一,经济口的李先念、余秋里、谷牧及军委系统的贺龙、叶剑英、徐向前等老革命家都无一例外被下属单位的红卫兵和造反派冲击、批斗过,贺龙、彭德怀等人被迫害致死(他们的死应当说与群众组织无关,连彭德怀同志也是在卫戍区关押了7年之后患了癌症去世的),独有国防科委的聂老帅基本是稳坐钓鱼台。(注:后来江青曾借当年国民党飞机轰炸延安一事向聂老总发难,但很快就被毛泽东和周恩来制止了。)这里面,北航红旗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北航红旗在保聂荣臻的同时,对聂帅的老部下肖华、杨成武、余立余、傅崇碧等人和国防科委的领导也爱屋及乌,十分尊重,没有任何不礼貌,这些都是历史事实。

    后来,北航红旗把自己的斗争纳入中央两条路线的斗争,直接的原因是“中央文革小组”插了手。如果说蒯大富是造反的“独胆英雄”,那北航红旗则是战斗的集体。这个以工农子弟和普通干部子弟组成的战斗集体,具有巨大的战斗力和各方面的“人才精英”。由于北航红旗很快地一统了北航天下,很早成立了革命委员会,中央文革看中了这支力量,一步一步地控制了北航红旗,使北航红旗成了中央文革的“铁拳头”,成了全国有名的响当当的革命造反派。

    中央支持“北航红旗”后,按照林彪和陈伯达的命令,国防科委不得不让工作组长赵如璋来到了北航。那天,我和一个叫朱兵的学生去接赵如璋。国防科委派了一辆白色的“胜利”轿车出来。赵如璋见了我们,害怕得很,反复说明他有病,希望同学们不要打他。我说:“赵局长,你错了。我们没有你想象得那样坏,我们始终把你当成老革命看待,你同我叔叔差不多。(后来才知道,我三叔戴键在山西也当过文革工作队队长,受过造反派的冲击。)你放心,我们不是中学生红卫兵,不会打人,北航红旗没人敢动你一根毫毛,不过你得给我们平反,你作个检查就完了,我们不会难为你的。”赵如璋当时半信半疑。

    此后,国防科委罗舜初副主任也奉命来到了北航。他和赵如璋与我们同吃同住了一些日子。这期间,北航红旗在学院体育馆里“文斗”了一次赵如璋。赵如璋站在台上,绝对没有人让他低头弯腰坐“飞机”,但有一个姓张的学生跑上台去撕掉了赵如璋的领章。这个过激的行动,遭到了许多学生的一致反对。这也是赵如璋在北航受到的唯一“迫害”。之后,我们和罗舜初、赵如璋二人交换了意见,消除了误会,握手言欢,建立了友谊。在我和头头们的关照下,罗舜初、赵如璋在北航没有损失一根毫毛。革委会成立后,我们经常向罗副主任和赵局长请示汇报工作,对他们十分尊敬,这就叫不打不相识。如果有人说北航红旗文革中迫害过罗舜初和赵如璋同志,笔者愿与他对簿公堂。

    赵如璋同志后来有一次在大街上排队买菜,我遇到他时,他感慨地说,北航红旗的同学们真好。赵如璋同志现已去世,我从心里十分怀念他。

    罗舜初将军平易近人,十分和蔼可亲。他曾经用他的“大红旗”拉着我跑遍了北京市的大街小巷。我同他相处聊天时,他给我讲了许多战斗故事。他也是红小鬼出身,参加过长征,身经百战,解放后,授于中将军衔。他说他解放后不论在哪里,从未当过正职,全是副职,因此他开玩笑发过牢骚。中国人有“宁当鸡头不当凤尾”之说,自然是有道理的。后来他的牢骚被周总理知道了,有一天,周总理把他叫去说:“罗舜初呀罗舜初!听说你不想当副职,这不对嘛!今天叫你来,是想让你换换工作,但还是副职,你干不干?”罗问总理去哪里?总理说:“让你去国防科委当副主任,聂帅是主任,你去不去?”罗舜初高兴地说:“我去,我去。”罗舜初同志到国防科委后,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在中央和聂老帅的领导下,为我国的国防科技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后来,他调到沈阳军区工作,仍是副职。他去世时,广播里报导了他一生的感人事迹,我听后难过地掉下了眼泪。我想,如果老干部们都象罗舜初同志这样,该多好呀! 由此我更想到,假如邓小平、陈云、薄一波、王震等同志也象罗舜初同志那样与我们有接触和交流的机会,真正地了解我们学生红卫兵、造反派们的思想、为人和一切,后来很可能会对我们”手下留情”吧!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二十八天二十八夜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