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围困“苏修”大使馆

       

    1967年1月25日晚,北航红旗办公室接到了派驻《人民日报》的红旗战士吴某某的电话,说刚收到我驻苏使馆急电,我一批即将回国的留学生在莫斯科红场瞻仰列宁墓时被苏联警察打伤,发生了流血事件,消息刚刚通知外交部和中央。

    韩爱晶等人一听,立即召集主要头头们开会。大家一致认为,这是“苏修”对我们的严重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作为中国人和毛主席的红卫兵,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迎头痛击“苏修”的挑衅,捍卫我中华民族的尊严。会议决定立即组织大规模游行示威,声讨“苏修”的暴行,并发电给中国驻苏大使馆,对我受伤的留学生表示慰问和声援。

    1月26日早上天还未亮,北航红旗广播站奉命以最大音量向全院广播了莫斯科红场发生的流血事件,要求红旗战士们立即起床参加游行示威,并欢迎广大革命师生积极参加。

    文化大革命中,各种形式的游行示威如家常便饭,不需要向任何人请示,也不需要任何人批准。这次是抗议“苏修”暴行的爱国行动,更没人反对。于是,全院师生数千人很快集合好了队伍,由屠海鹰和我带队,举着北行红旗的大旗,浩浩荡荡地出了校门,直奔东直门内的苏联大使馆。这时天刚刚放亮,其它大专院校和单位也陆续从北航得到了消息,立即响应。很快,一支支游行队伍跟在北航的队伍后面,向城里进军。

    一路上,红旗飘扬,歌声嘹亮,群情激奋,斗志高昂,抗议“苏修”法西斯暴行的口号声震天响。红旗战士们唱起了李劫夫创作的《我们走在大路上》。

    我们走在大路上,

    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毛主席领导革命的队伍,

    披荆斩棘奔向前方。

    我们走在大路上,

    革命道路多么宽广。

    共产党指引我们的航程,

    无限幸福无尚荣光。

    向前进!向前进!

    革命洪流不可阻挡。

    向前进!向前进!

    向着胜利的方向。”

    李劫夫是沈阳音乐学院院长,著名作曲家。《我们走在大路上》这首歌,是李劫夫的代表作,写于1965年,在文革前及文革中风靡一时。每逢重大节日,重大活动,同学们必唱这首歌。这首革命歌曲无论政治内容和艺术水平皆无懈可击:朗朗上口,节奏明快、欢畅,进行曲风格,时代感极强,唱起来立即给人一种奋勇向前,无往而不胜的毫迈之情。文革中李劫夫为毛主席的许多诗词和语录谱写了曲子,有些成了脍炙人口的歌曲,有些语录歌也风靡一时,全国人民天天唱,尽管有点不伦不类。实事求是地说,象《蝶恋花——答李淑一》和《沁园春——雪》等歌曲还是不错的,很有水平,后来无人能超过他。

    李劫夫文革初被打成“黑帮”,北航红旗派人把他“抢”来保护了起来,他对北航红旗革命小将十分感谢和赞赏。为表达感激之情,他为北航红旗战士写的《红旗战歌》谱了曲。

    (笔者注:关于李劫夫,关心的人很多,本书略作交代。李劫夫离开北航后即被“解放”,但可惜的是,由于1943年在晋察冀时和黄永胜有点部属关系,糊涂的李劫夫后来上了林彪集团的“贼船”,并曾为林彪上台写过半首“紧跟林主席向前进”的歌曲(未写完)。1971年10月20日,李劫夫被隔离审查。5年后的1976年10月17日,李劫夫因心脏病猝逝于“学习班”中,终年63岁。1979年11月20日,辽宁省委“纪委”作出决定:李劫夫积极投靠林彪反革命阴谋集团,问题性质是严重的,但考虑其全部历史和全部工作,定为严重政治错误。因其已死,对其处分不再提起。

    李劫夫的所有歌曲作品被封杀、停唱10年。直到1981年在有关人士的质疑和呼吁下,李的作品才被解禁。1997年庆祝香港回归的音乐大会上,党和国家领导人同首都数万群众齐声高唱“我们走在大陆上”。1999年国庆阅兵式,雄壮高昂的“我们走在大陆上”响彻云霄。)书归正传。我红旗战士们高举红旗,一遍一遍地高唱着“我们走在大路上”和“红旗战歌”,一遍一遍地高呼着“打倒苏修!”“向苏修 讨还血债!”的口号,昂首阔步地向苏联大使馆进军。

    半路上,早八点时,各单位的高音嗽叭开始播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联播。广播中报导了莫斯科红场发生的流血事件,我国政府向苏联政府提出了强烈抗议。广播中还说苏修的暴行激起了全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和极大愤慨。现在,北京的大街上已人山人海,游行示威的队伍正向苏联大使馆挺进……经过几个小时的行军,我们北航游行队伍最先到达了苏联大使馆门口,立即把使馆大门围得水泄不通。使馆大门向南通东直门内大街的路文革初已改名为“反修路”。倾刻间,“反修路”和东内大街上,游行示威的队伍已人山人海。“打倒苏修!”的口号声震天动地,响彻北京上空。

    苏联大使馆大铁栅门紧闭,门内有几个苏方人员向外探头探脑地张望。我武警战士和警察已把使馆保护了起来。我和同学们举着拳头,对着使馆大门不停地高呼:“打倒苏修!”“向苏修讨还血债!”“坚决抗议苏修的法西斯暴行!”“坚决反对现代修正主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万岁!”……惊天动地的口号声几乎要把苏联大使馆震塌。

    这时有学生请示我,可否冲进去抓出几个“苏修”分子批斗一下?

    我尽管也处于极度愤怒和昂奋之下,但我是头头,不能胡来。我向大家宣布了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不要搞过火行动。因为我国在苏联也有大使馆,我们若砸了苏联大使馆或打了他的人,对方一定要搞报复,所以不能蛮干。这点常识和水平我们还是有的。

    这时,一位卫戌区的首长也找到我,要我们注意不要抓人、打人。他转达卫戌区领导同志的话说,只要学生们不冲进使馆,干什么都行。若万一“苏修”把我们的学生扣住,那就把人抢出来,“苏修”抗议就抗议,由外交部处理后事。

    正在这时,有人报告说,有一辆“苏修”大使馆的伏尔加车从外面开来,现被堵在反修路口。愤怒的学生们已向车上倒了许多墨汁、浆湖,贴满了标语。车里的人吓坏了,不敢出来。学生们请示我可否把送上门来的“苏修”分子揪出来批斗,把车揿翻,点火烧了算了。

    当时我也正在激奋状态下,我也是才20来岁的热血青年。我当时认为,把苏修分子揪出来批斗一下,把车烧了也算不了什么,谁让苏修打了我们的人呢?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是合情合理的。红卫兵嘛!出点格没关系。我几乎就要同意采取行动。凭我的身份,只要我一点头,学生们什么也敢干。但是,理智最后还是占了上风,我必须冷静,不能蛮干,这是国家大事,不能让中央为难。

    谢天谢地,我又避免了一次错误和灾难。当时若头脑发热,同意学生们蛮干,烧毁辆汽车倒没什么,后来也不会让我们赔,但车内的“苏修”分子很可能被愤怒失控的学生们打死。那将把事情闹大,造成严重的国际事件,甚至会导致中苏战争爆发,这是完全可能的。后来的珍宝岛事件就是如此。

    于是,我分开众人,赶到了伏尔加车前面。透过车窗,见车里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开车,是个胖子。我举着拳头挥舞着,对着车内的人用俄语大喊:“混蛋!法西斯!打倒苏修!”我是学俄语的,会几句苏联话。

    然后,我要大家让出一条路出来,用手势引导着伏尔加车向前开。这时有人大喊:“别让苏修轧死你!”我笑着说:“他敢!”这时,我看到车内的胖子向我作了一个揖,慢慢地发动了车,跟着我一步一步地向前蠕动,在两边学生们的口号声中,一直开到了使馆门口。使馆的大门开了,我让开道,伏尔加车鸣着喇叭开了进去,大门又立即关上了。

    我的行为受到了警察们和武警首长的赞扬。

    随后,我们在大使馆门口宣读了抗议书。学生们又喊了一阵口号。然后,我便带领游行队伍一边游行一边往学校返回。

    这次围困苏联大使馆,抗议“苏修”暴行的革命行动,十分顺利和成功,没有发生过激行为和意外事件,事后受到了有关方面的表扬。后来得知,“苏修”也搞了对等行动,派人到我驻苏使馆门口闹了一顿,但也未敢有出格行动。当时我们若行动过火的话,“苏修”一定会报复的。

    文化大革命中的许多次涉外事件后来都被说成是反革命事件和“5.16”罪行。最典型的事件是“火烧英代办”事件。当时,英国佬在香港反华,迫害我同胞。英国军警悍然开枪打死我同胞15人,并把我新华社记者判刑。愤怒的中国红卫兵和学生们忍无可忍,冲进了朝阳门外的英国代办处公寓,有人放了一把火,把英代办公寓楼烧了,但没有烧死人。这就是轰动全世界的“火烧英代办”事件。后来抓“5.16”运动中,许多人为此被整,被关,罪名是破坏中国外交政策的所谓‘5.16”罪行,并说王力是“火烧英代办”的黑后台。历史证明,这是胡说八道。对此,周恩来总理后来说,此事与王力无关,是外交部的最后通牒引起的。对这件事,我始终认为,火烧英国代办处事出有因。这是中国人民尤其是红卫兵的爱国行为,虽然行为过激,但绝对不是坏人闹事。对有关人员和学生进行批评教育就完了,可是后来竟然作为反革命事件整了许多干部学生,这是完全错误的,甚至可以说是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亲痛仇快的卖国行为——不管当时的决策者是谁!

    我带人围困苏联大使馆一事,由于当时确实没有什么出格的错误行为,后来一直没人说三道四,整我时也没提过此事,这就对了。

    事过多年之后的1999年5月7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好汉”们用三颗导弹准确地炸毁了我驻南联盟大使馆,炸死了许杏虎、朱颖、邵云环等三名英雄记者,欠下了中国人民的血债。不久,美国人又在我们的家门口撞下了我们的飞机,使我们的飞行员命丧大海。而此后美国的飞机迫降在我国的机场上,我们竟然象伺候祖宗一样乖乖地护送人家飞走了,没敢动人家一根毫毛……对这件事,笔者实在是骨鲠在喉,有感而发。美国佬的这次军事行动,绝对不是什么“失误”,而是百分之百的故意挑衅,绝对是赤裸裸的战争行为,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十二亿中国人民的极大侮辱和蔑视。此事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公愤,许多共产党员、干部和老百姓气得骂大街。这件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必将载入史册,为万世子孙蒙羞和耻笑。

    想不到两年之后,一个叫本.拉登的家伙替中国人出了这口气。但某些中国人不买账,尊称他为“恐怖分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围困“苏修”大使馆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