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北航“革委会”成立



    从大连回京后,韩爱晶、井岗山等人建议我再度出山。他们说:“北航红旗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江山不稳。”此话事出有因。



    当时在某些人看来,北航红旗主要头头们的家庭出身和老子们大都“不太高贵”。有的出身农民、小市民,有的老子虽是革命干部,但官都不很大(厅局级)。有人的父母在当地也已被打倒或受到冲击,有的历史问题未查清。北航红旗内外的一些唯成分论思想严重的人和反对派议论纷纷,有人甚至公开指责北航红旗是坏人掌权。韩爱晶等人为堵别人的嘴,建议我仍回红旗总勤务站。因为全院师生都知道,我是响当当的红五类,家里一大堆革命烈士,若讲出身,没人敢和我比。


    我考虑再三,最后作出了影响我一生命运的重大决定。我答应了韩爱晶等人的请求,又返回了北航红旗总勤务站,但未进常委班子。由于我出身好,笔杆子也可以,韩爱昌等人先让我负责北航红旗的宣传工作。我和同学们在北航体育馆先办了一个”毛主席革命路线胜利万岁”的展览,参观的人很多,连聂荣臻元帅等许多领导同志都来参观过,并表扬了我们。当时,《北航红旗》报和红旗广播站由常委们亲自抓,我没有介入。不久,常委们又让我负责组织保卫工作。

    自从“一月夺权”后,反对“北航红旗”的“红卫兵”和“赤卫队”等保守组织土崩瓦解,北航事实上已经成了“红旗”的一统天下。经过几个月的筹备,1967年5月20日,北航革命委员会正式成立,从此合法地掌握了北航的一切权利。

    北航革委会由45人(实43人)组成,常委9人(后增至13人)。后来陆续参加革委会的三结合干部有程九柯(原党委副书记)、张有瑛(原党委成员)、王恒(原党委书记,后任革委会副主任)、王敬明(原副院长)、刁震川(原副院长)、王秀波(老干部)、肖汉祥(原武装部副部长)、梁兴德、陈翠蒂等。当时的革委会分工如下:革委会主任:韩爱晶革委会副主任:井岗山、王恒、仇北秦革委会常委:韩爱晶、井岗山、仇北秦、田 东、张有瑛(干部)、程九柯(干部)、屠海鹰、侯玉山、王洪发(教师)、李乐(工人)、杨瑞云(女)、刘德威、崔光极(后补)。(13人)革委会委员(实43人):刘德威、韩友民、邵重威、屠海鹰、匡正芳、刘春田、赵伦忠、刘崇勤、贾焕民、惠凤荣、田 东、丰成伟、韩爱晶、王发动、侯玉山、康文彬、李明启、李 乐、郝 瑞、戴维堤、石兴国、罗钰源、李忠孝、宋光庆、仇北秦、莫世禹、张树泉、徐佛书、王文懋、杨瑞云、刘建华、井岗山、张聚恩、崔光极、黄铭钧、王惠民、黄文敏、张维彬、何鳞书、王洪发、张有瑛、程九柯、陈翠娣。

    革委会主要部门分工如下:

    斗批改:由常委直接管理。

    作战部长:刘德威。下辖:红一连、钢一连、全国动态组等(由常委直接管理)  后勤部长:莫世愚宣传、组织、保卫部长:刘建华、李中孝、戴维堤科研、生产、”红航一号”负责人:屠海鹰、李明启、何鳞书等斗批改专案组(刘天章连)负责人:刘祥清队七人领导小组:井岗山、王恒、仇北秦?侯玉山、梁兴德、郝震武、戴维堤红一连、钢铁纵队、全国动态组主要工作人员有:王以理、陆澄平、王守信、祝春生、段孔莹、柴孟贤、许志新、王端、万建中、朱之惠、杨玲玲、侯玉兰、尹聚平、王碧娟、王竹贤、卢向阳、左方成等清队办公室和组织保卫部主要工作人员(学生):段孔莹、吕香孝、朱芒大、罗茂详、安英敏、陈霞、方学正、董志明、郭文炳等《北航红旗报》负责人:孔令和、惠凤荣、秦志强北航红旗原造反大队主要成员:刘向东(刘汉儒)、薛廷仁、宋毅、赵群增、戴经伦、苗洪仁、宫昌来、王振州、秦建新等。(注:革委会成立后解散、改组。)北航红旗广播站负责人:胡惠绢、郑德庆  一系革委会主任:吕绍贤  二系革委会主任:匡正芳

    三系革委会主任:王发动

    四系革委会主任:康文彬

    五系革委会主任:石兴国

    六系革委会主任:宋光庆

    七系革委会主任:王恩茂、

    九系革委会主任:张聚恩

    (注:北航无八系。)

    其他革委会委员无明确分工的,代表革委会协助和负责所在单位的工作。

    需要说明的是,一直到毕业,我始终是43名革委会委员之一。虽然后来权力不小,甚至比某些常委还大,但始终不是常委。多年后某些人给我“定案”时坚持说我是常委,受宠若惊,谢谢!

    北航革委会成立大会非常隆重,邀请的首长和宾客很多。聂荣臻、肖华、杨成武等军界首长以及谢富治、吴法宪(代表空军)、戚本禹(未上主席台)和美国在华专家代表、左派人士李敦白等人都出席并发言表示祝贺。聂老帅和将军们对北航红旗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在北京高校系统首先实现大联合,成立革命委员会十分赞赏。这时的北航红旗,早已把国防科委当成了真正的上级,对聂老帅和科委的领导们非常尊重。聂老帅和肖华、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等军界首长对“北航红旗”和北航革委会的工作十分支持,但严格要求,对北航红旗的错误也曾严厉批评。万没想到,后来肖华、杨、余、傅等军界首长被林彪、江青等人污蔑为“北航红旗”的黑后台和“5.16反革命集团”的黑后台。

    北航革委会成立时,发生了一件戏剧性的插曲。三结合干部之一的原院党委副书记程九柯已坐在主席台上,红旗办公室突然收到了一封紧急公函,头头们打开一看,是揭发程九柯在新疆监狱自首的所谓证明材料,并有单位公章。由于新疆监狱问题牵扯到陈潭秋、毛泽民(毛泽东胞弟)等许多著名共产党人的被害问题,事关重大,头头们不知所措。韩爱晶决定严格保密,会议照常进行。程九柯同志作为首批”解放”并被结合进革委会领导班子的老干部,坐在主席台上,十分高兴,但不久,便被隔离审查。需要指出的是,一直到1968年底“工人、解放军宣传队”进驻后,程九柯同志一直被关在“牛棚”里,直到去世后才平了反。

    作为革委会委员,我先当了几天宣传部长,后来负责人事、组织、保卫工作。当时党组织已经瘫痪,所谓组织工作主要是“北航红旗”成员的管理。历史的事实是,我把北航原政治部的工作人员几乎全部保留,让他们继续负责自己的日常工作,我很少过问,只有重大问题和报告才请我签个字。实事求是地说,当时他们大都是反对北航红旗观点的,但我对他们毫无派性,更没有整过他们任何一个人。没想到数年之后抓“5.16”运动中,北航原政治部的某些老师“恩将仇报”,几乎把北航红旗打成了“反革命组织”,并整了我许多黑材料。对此,我万分遗憾。

    当时各系和基层革委会的头头们,由选举产生,谁上谁下我无权干涉。学院的主要工作“斗、批、改”和被打倒对象的专案审查和批判,由“刘天章”连和常委们亲自抓,我无权介入。对外作战由常委和”作战部”(下属“红一连”、“钢一连”等)管。唯有保卫部,我进行了改组,把原来名声不好的“ 红旗造反大队”解散,抽调了一批得力的学生,成立了“红武连”,后来扩大成“北航红旗武装部队”,掌管着中央发给的数千枝枪,我和革命委员会委员刘建华、李忠孝共同负责。后来常委们以刘、李二人即将毕业和工作不力为借口,免了他们两个的工作,组织保卫工作便由我一人负责。这样,从生孩子报户口、两口子闹离婚、人事调动、调整住房、财务报销、处理自杀事件、站岗、巡逻、护校,一直到调动“红旗武装部队”都由我管。韩爱晶等主要头头们对这些日常琐事不屑一顾,也十分放心。

    文革中,北航在我的保卫下,没丢过一把椅子,没打破过一块玻璃,这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我必须为自己说一句公道话。

    虽然没打破一块玻璃,但像当时所有单位的造反派一样,北航红旗掌权后尤其是“清队”中也打击、误伤了一些干部群众,并批斗过彭德怀等人,打死了学生李明清、吴仙虎,犯了许多错误,详情后述。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北航“革委会”成立相关的评论

    国子115
    作者记忆非常好,时隔多年还能说清这么多人名,所说一定是事实!欣赏了!
    2014-06-13
    共 1 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