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谭厚兰砸“孔家店”的故事




    说起谭厚兰,许多人对她知之不多。谭厚兰是湖南省望城县人,生于1940年,她中学毕业后先当过教师和小学校长,1965年作为调干生进入北京师范大学学习。文革开始时,她已26岁,比蒯大富、韩爱晶等人都大。

    谭厚兰同《红旗杂志》社林杰等人较熟,小道消息灵。文革之初,谭厚兰也因反工作组“起家”,成立了以她为首的北师大“井冈山兵团”,但影响和名声不大,没有什么“伟大壮举”。聂元梓有“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板”;蒯大富有“绝食、卧轨”反工作组、反刘少奇、王光美和周总理亲自为其平反等名气;韩爱晶有“28天 28夜”静坐示威揪工作组”壮举”;王大宾有“四进地质部”揪工作队“战功”。惟独谭厚兰,造反业绩欠佳,名声不大,于是她想干点出名的大事,向其他学生领袖们看齐。

    在“小道消息”的支持下,谭厚兰在全国首先发动了对“二月逆流”的反击和声讨,她最早提出了“打倒谭震林”的口号。

    谭厚兰干的另一件大事就是造死人的反。1966年10月,在戚本禹等人指使下,谭厚兰决定到山东去砸“孔家店”,造“孔老二”的反。

    笔者认为,孔子的儒家学说统治了中国几千年。它既是中华民族的国粹,又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儒家学说为历代统治者们尊崇,成为“安定团结”的既定方针,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国泰民安立了大功,也为炎黄子孙的做人之道、处世哲学立下了规范。总的说来,儒家学说的功劳大大的,不仅过去和现在,就是将来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儒家学说也将以顽强的生命力永存于世并继续发挥巨大的影响力。

    但是,儒家学说严重地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它的中庸之道、以“和”为贵、随遇而安、不求改革更不准革命造反的正统思想束缚了中国人几千年。中国如今的落后,尤其是人们思想的保守落后与儒家学说不无关系。中国人太容易满足:“差不多就行了,算了吧,忍了吧!”

    历代统治者之所以尊孔,主要就是怕人民造反,怕人民要求社会的变革。

    历史上“砸孔家店”的人也不少,但都是“文砸”。“五四”运动以来,以鲁迅等人为首的文化先驱和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也是主张“反孔”的。

    笔者认为,不论反孔也好,尊孔也好,都应讲道理,都应以理服人。对于“孔家店”的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中国的重点文物,是国宝,是中国人共有的财富,理应受到很好的保护。

    当过教师又是文化人的谭厚兰可能仅记住了孔老二那句“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反动言论”,在戚本禹等人的授意下,决心要砸烂“孔家店”,为“女子和小人”报仇。1966年10月7日,谭厚兰放着工作组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批,放着北师大的“黑帮”们不斗,带领一些人在天安门广场集会,誓师捣毁“孔家店”。11月9日,谭厚兰率领二百名学生杀往曲阜,不顾山东省委、曲阜县委和孔庙管理处的阻拦,串联了当地一批学生红卫兵成立了“彻底捣毁孔家店革命造反联络站”,召开了“彻底砸烂孔家店誓师大会”,然后开始了疯狂的造反行动。国务院于1961年立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被捣毁,孔子的墓碑被砸碎,孔像被捣烂,孔坟被刨平,第76代“衍圣公”孔令贴的棺材被打开,暴尸于众。数千册古书,数百轴字画付之一炬。整个孔庙、孔林被洗劫得满目疮痍,一片狼籍。

    好一个“巾帼英雄”谭厚兰,真了不起!

    谭厚兰带人砸孔庙的事,我和韩爱晶后来才听说。作为山东人,齐鲁子孙,我非常气愤。不是事后诸葛亮,若我当时是山东或曲阜的共产党官员或造反派头头,我不会让谭厚兰胡作非为的,因为我特孝敬祖宗,喜欢文物。山东老乡当时连祖宗的遗产都未保住,十分可悲。“谭厚兰这算什么本事?这是无知的中学生和小学生们干的事。”韩爱晶也对谭厚兰嗤之以鼻。

    谭厚兰自持有后台,不把蒯大富、韩爱晶等人放在眼里。在中央文革某些人的挑动下,她竟然支持蒯大富和韩爱晶的反对派,这使她差点遭受灭顶之灾。

    蒯大富和韩爱晶时刻想着找机会教训一下谭厚兰。欲知谭厚兰后事如何,且听本书后面交代。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谭厚兰砸“孔家店”的故事相关的评论

    国子115
    欣赏朋友对文革时期发生的事情真实再现!
    2014-06-18
    共 1 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