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中央武装北航红旗




    1967年8月5日,我从山东老家赶回北航后,中央已经武装了北航红旗。

    “7.20”事件后,陈再道的枪杆子可能把毛泽东、林彪、周恩来等人吓了一跳。毛泽东指示:要武装左派!周恩来奉命执行。其实,早在7月18 日,毛泽东在武汉就当着周恩来、谢富治、王力、陈再道、钟汉华等人的面说过:“为什么不能把工人学生武装起来,我看要把他们武装起来。”周恩来、谢富治、王力等人贪污了这个“最高指示”,没有向任何方面传达。而陈再道等人早已经领会了毛泽东的最高指示,“百万雄师”的武器大部分来自武汉军区。

    鉴于“北航红旗”在中国文革中的特殊地位,中央决定,首先武装“北航红旗”。经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北京卫戍区奉命把数千支枪发给了北航。(注:谢天谢地,幸亏中央文革的秀才们无权给北航发枪。)1967年7月27日,北京卫戍区在北京航空学院主楼前举行了隆重的授枪仪式,北京军区第一政委、公安部长、副总理谢富治,代理总参谋长杨成武、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等军界领导人出席了授枪仪式。卫戍区副司令员李钟奇同志奉党中央、周恩来总理指示,代表北京卫戍区把二千五百多支苏式冲锋枪、新式半自动步枪和20支“五四”式手枪授于了“北航革委会”。随后,北京卫戍区有关人员如数把武器运到了北航。

    这事立即轰动了北京市和全国。据我所知,文革中由中央直接发枪的,全国仅北航一家。外地群众组织的枪,有些是部队偷着给的,有些是抢的。

    关于子弹问题,历史的事实是,当时谢富治、杨成武等人说,“你们还没有经过正式训练,发了有危险,过几天派解放军来军训时再发。”

    关于给北航发枪一事,据韩爱晶说,他很早就向总理请示过,目的主要是想民兵训练打靶用。当时红卫兵们崇尚毛泽东诗词的一句时髦话—— “不爱红装爱武装”。另外韩本人文革前是北航射击队的队员,爱好射击,有了枪可以组织民兵打靶——既刺激又好玩,这也是北航所有头头和群众的想法。除此之外,决没有任何其它背景,甚至同派性和武斗也联系不上,更不可能像北航某些人后来说的“是为了反党乱军、威胁首都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安全”。至于周总理在武汉“7.20”事件后为什么亲自批准给北航发枪——其中的奥妙笔者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很清楚,如此大事当然是毛泽东、林彪和中央、中央军委同意批准的。

    现在看来,给群众组织发枪,绝对是神经病,但当时我们却受宠若惊。

    革委会常委决定,由我和革委会委员刘建华负责武器保管和组建“北航红旗武装部队”问题。于是,我们把保卫部进行了改组和扩大,从全院学生中挑选了三千多人组成了北航基干民兵队伍,对内称“红武连”,对外称“北航红旗武装部队”。我们制定和公布了有关制度和组织纪律,规定:北航红旗武装部队的宗旨和口号是“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注:当时有人提出加上“誓死保卫林副主席”和“誓死保卫中央文革”,我和韩爱晶等人认为有“誓死保卫党中央”就行了。)北航红旗武装部队只执行党中央、北京卫戍区和北航革委会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北航任何个人(包括韩爱晶和我本人)无权调动武装部队到学校以外执行任务。我们还建立了武器库,派可靠的红旗战士昼夜值班看守。我对管武器的学生下了死命令,没有我的批准,任何人(包括常委)不准动用一枪一弹,否则“军法从事”。万没想到,我这个近乎玩笑的命令,由于我和有关人员严格执行,后来管了大用,可说救了我和北航红旗一命。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中央武装北航红旗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