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纪登奎当了副总理




    类似的事情,本人也干过一次。

    1967年春夏,北航红旗把河南省一批受冲击的老干部接到北航,保护了起来,其中有刘建勋、纪登奎等人。

    刘建勋文革前是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在北航住了几天后就被中央接走了。他先当了几天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很快又调回河南任省革委会主任。

    纪登奎是毛泽东的“老朋友”,他和毛泽东主席有历史上的缘分和情节。作为史料,值得介绍一番。

    纪登奎原姓籍,参加革命后改姓纪,1923年生于山西武乡县丰州镇松庄村,1938年4月入党。曾任冀鲁豫第九地委抗联副主任兼中共滑县县委副书记,冀鲁豫第一地委民运部部长兼平阴县委副书记,鲁山县委书记,中共伏牛山第二剿匪指挥部工委副书记。1950年2月任中共许昌地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1952年4月,任中共许昌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1954年任洛阳矿山机器厂厂长,后兼任厂党委书记。1959年1月任中共洛阳地委第一书记。1963年3月,任中共河南省委常委、书记处候补书记兼秘书长,兼任商丘地委第一书记……1951年春,毛泽东乘专列南下视察,途经许昌时,停车听取许昌地区领导人的工作汇报。当时,纪登奎作为许昌地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见到了毛泽东。纪登奎向毛泽东介绍了许昌地区的有关情况。在汇报结束的时候,毛泽东突然问他:“你挨过整吗?”

    纪登奎回答:挨过两回整。

    毛泽东说:我挨过三次整,比你还多一次,挨点整有好处。人家整你,是整对了?还是整错了?

    纪登奎说:整错了。他向毛泽东简略地说了自己在冀鲁豫两次挨整的经过。

    毛泽东问:那么,你整过人么?

    纪登奎说:整过。

    毛泽东又问:整错过没有?

    纪登奎说:也整错过。

    毛泽东突然严肃地问道:你杀过人吗?

    经登奎稍一怔,答道:杀过人。剿匪,反霸,镇压反革命,杀了不少人。

    毛泽东盯着纪登奎,问:杀错过人吗?

    纪登奎答道:也有杀错的。那是在情况紧急时发生的,我工作没做好。

    事后,有人认为这番话是毛泽东在考试纪登奎,看他能不能说实话,敢不敢说实话。总的说来,纪登奎的汇报使毛泽东记住了纪登奎,并对他有了较好的印象。

    不久,纪登奎被任命为中共许昌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时年仅28岁。

    1953年春,毛泽东再次到河南视察,他对当时陪同的河南省委书记潘复生说,要听纪登奎的汇报。于是,纪登奎再次来到毛泽东的专列,向毛泽东汇报许昌地区的全面工作。毛泽东听了一会儿,提出要听听许昌地区农业合作化运动的情况。纪登奎就向毛泽东报告全地区成立了多少个互助组,多少个合作社,群众如何积极,领导怎样引导等等。毛泽东摆摆手,问纪登奎: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合作社的具体情况?

    在通常情况下,地委领导掌握的大多是全地区的综合情况和若干重要统计数字,很难掌握某个合作社的具体情况。然而凑巧的是纪登奎刚从鲁山县的一个合作社搞调查蹲点回来,对该合作社的具体情况了如指掌。当毛泽东提出这个问题时,纪登奎就把该合作社的情况向毛泽东作了全面、详细的汇报,并且圆满地回答了毛泽东的每一个提问。这次谈话进一步加深了毛泽东对纪登奎的好印象。

    纪登奎和尹聚平的父亲(我的岳父)蒋中岳较熟。蒋中岳1937年2月受党组织的委派去濮阳、滑县一带恢复了共产党组织。1938年后,纪登奎任过滑县县委副书记。后两人都在冀鲁豫解放区工作(还有万里、赵紫阳等人)。解放后,两人都在河南省工作。1962年纪登奎任洛阳地委第一书记,蒋中岳是省劳动厅长。1959年反右倾时蒋中岳、纪登奎等人因反对当时省委主要领导人的浮夸风、同情彭德怀被打成右倾分子和反党小集团成员,蒋中岳还被撤了劳动厅长的职,发配到新乡当了厂长,差点被开除党籍。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河南省成千上万的老百姓被活活饿死了,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吃死人的现象。而当时河南省委的主要负责人吴某某一面对中央封锁消息,一面继续大搞浮夸风。当时任洛阳地委第一书记的纪登奎等人冒着风险,如实向中央报告了河南的严重灾害情况。毛泽东看后,拍案惊奇,对纪登奎印象很好,并在报告上批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注:文革中这九个字加上“备战、备荒、为人民”成了家喻户晓的最高指示。)此后,毛泽东一直称纪登奎为“老朋友”,并多次接见纪登奎。

    以上这些情况,我当时是不知道的。

    文革开始后,纪登奎等人被河南一些群众组织打倒了,几乎天天被批斗,“坐喷气式飞机”。有时一天批斗几十次,但他都能”正确对待”,每次被批斗后都“ 哈哈一笑”。后来毛泽东路过河南时接见了他,并夸奖他能够正确对待群众运动。毛泽东还当着许多人的面学过被揪斗时“坐飞机”的样子,引得众人大笑。毛泽东离开河南后,仍有一些群众组织揪斗纪登奎。1967年夏,他和河南一批受冲击靠边站的干部来到了北京,被北航红旗保护了起来。

    韩爱晶等人让我找几个学生,负责河南这些干部的吃饭、安全问题。为了怕河南群众组织来抢人,我把这些干部安排在有解放军站岗的主楼里,每天派学生打饭给他们吃。学生食堂的伙食很一般,早上全是粗粮,纪登奎他们心情不好,吃不下饭,只是拼命地抽烟。我就让学生们拿他的钱去街上给他买很普通的香烟和点心之类。

    我见纪登奎整天拼命抽烟,心情不好,就劝他说:“老纪,毛主席不是很喜欢你吗?你为什么不给毛主席和周总理写封信,作个检查,我们给你送上去。”

    纪登奎一听很高兴,立即开始给毛主席和党中央写信。

    正巧,那天中国科学院成立革命委员会,给韩爱晶送来了一张请柬,韩有事让我去参加。

    中科院成立革委会,周总理一定会出席。我立即跑到纪登奎住的房间说:“老纪,我要去开会,很可能见到总理,你写信来不及了,赶快简单地写个条子,我替你交给总理。”纪登奎赶紧写了一张条子,大意是:主席,总理:我是纪登奎,我现在北航革命小将手里,我万分希望能见到主席和总理,我有千言万语要向主席、总理说。

    条子就这么简单,纪登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调车赶到中科院会场时,已经迟到了。我凭请柬进场后,见主席台上已经坐满了人,我坐到了主席台最后一排。不一会儿,掌声响起,周恩来总理和郭沫若等人来了,坐在了主席台第一排中央。我正想如何去见总理,真是无巧不成书,周总理的秘书正好坐在了我旁边,我把纪登奎的信交给了他,秘书记下了我的名字。

    第二天上午,周总理的“大红旗”来到了北航,总理秘书找到我,说是总理让他来接纪登奎。我立即跑到主楼大声地喊:“老纪,老纪,总理派车接你来了,快点走!”纪登奎当时激动得要命,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放。我和同学们把纪登奎送上了总理的汽车。

    很快,纪登奎就解放了。1967年8月任河南省革命委员会筹备组副组长,1968年1月任河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69年4月,当选为中共第九届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6月调中央工作。1971年3月兼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1973年8月,任中共第十届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兼任北京军区第一政委。1975年1月任国务院副总理。1977年,任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

    自从那次送走了纪登奎后,我后来再没有见过他,也从未去麻烦过他,包括挨整受冤枉的时候。倒是我一个分到北京空军的老同学(给纪登奎打过饭,买过烟)后来因工作调动的事托我找他帮忙。我给纪登奎写了一封信说明了情况,当时兼任北京军区第一政委的他,很痛快地给办了。

    纪登奎后来为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委写调动八大军区司令的命令时,闹过小小的笑话,只写了任命书,未免去原职务。毛主席去世后,纪登奎等人指挥唐山地区和全国抗震救灾工作,整天累得满头大汗。1983年后,邓小平上了台,所谓的毛派干部纪登奎、吴德、陈锡联、陈永贵、汪东兴、华国锋等人陆续被赶下了台。还好,每个人都保留了饭碗。原副总理纪登奎当了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潜心研究农业和农村工作,为农村的改革和发展提出了不少积极的建议。1988年7月,纪登奎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65岁。

    纪登奎等人下台的内幕,小老百姓就不必多说了,也说不清楚。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当时保纪登奎等人是无罪的。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纪登奎当了副总理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