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武光问题真相



    北航红旗对老院长武光的保与批,需要让历史说话。这里面有复杂的原因和经过。北航一些同志武断地说北航红旗迫害过武光,有失公允。

    北航许多人应该知道我是第一个保武光的。本书前面已有诗为证,对武光没有感情写不出那首诗。北航红旗一开始也是保武光的,没有人反武光。武光后来在新疆被打倒后,被人“揪”到了北京。开始住在北大,我和头头们派人去把武光接来,藏在北航保护了起来。

    听韩爱晶说,康生说武光是好同志,我们党象武光这样的老同志不多了,应当好好保护。我们本来保武光,听了康生的话,很高兴,对武光照顾得很好。由于北航红旗的保护,新疆方面不敢抢人,武光同志免受了许多苦难,这是历史的事实。

    后来,还是这个康生,在飞机场送外宾时对韩爱晶说:“武光是大叛徒、大特务,你们怎么还保他?”韩回来一说,我们都气坏了,大骂康生出尔反尔,不是东西。由于康生是地派的后台,北航红旗一直对他有看法,只不过不敢公开反他而已。

    我们对康生的话半信半疑,阳奉阴违,决定继续保武光,走一步算一步。

    不久,卫戍区来人找韩爱晶要武光。韩爱晶说不了解情况,让找我。我一口咬定武光不在北航,早就被新疆的人抢走了。当时北航上上下下的人都保武光,不愿武光被卫戍区拉走。卫戍区来了两次人,都被我顶回去了。我当时幼稚地认为,说不定康生又出尔反尔,说记错了,武光不是叛徒、特务,这不就行了吗?

    卫戍区的同志从北航某些人口中知道武光就在北航,便上报了谢富治,不知北航是谁告的密?于是谢富治给韩爱晶打电话阴阳怪气地说:“我派人去要武光你们不给,你们北航红旗眼里没有我,难道还要我这个北京军区第一政委亲自出面才给吗?”

    没有办法,我只好把武光交给了北京卫戍区。我知道北京卫戍区对“黑帮”的“监护和监管”是怎么回事,贺龙、彭德怀不就是被监护死的吗?

    后来,迫于康生的淫威,为了洗却保“大叛徒、大特务”武光的罪名,北航主要头头们在没有召开革委会全体会议研究讨论的情况下,在院内提出了“打倒武、周、程、王、张”的错误口号,并把武光拉回学校批斗了几次。尽管“北航红旗”对武光恨不起来,批判纯粹是例行公事,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完全错误的,是对武光和其他北航老干部的迫害行为。

    需要指出的是,1968年春天那次在体育馆批斗武光,我得到消息后,又一次出面保护武光。本来“斗、批、改”方面的事情(如专案组和批斗会之类)不归我管,但出于良心和不放心,我怕武光在会上吃苦头,便利用职权跑到会场对有关人员说:“不准武斗,否则后果自负。”并在众目睽睽下跑上台去对武光小声说:“例行公事,你不要怕,没人敢打你”。

    以上情况,绝对是历史的事实,说表功也可以,因为那是客观存在。

    武光同志后来被关押审查了整十年,受了不少苦难,1978年返回北京,平反后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北京市人大副主任,现已离休。前几年他写的文革回忆录《不是梦》,详细叙述了他在文革十年中遭受的迫害,内容十分客观和感人。近年每逢北航校庆会时,武光老院长都出来与北航校友们合影留念。如今,他年事已高,笔者衷心祝他老人家健康长寿。

    最后提及,近几年,作为老共产党员和老革命家,象许多有理想有良心的老干部一样,已是耄耄老人的武光同志仍在时时、处处关心着党、国家和人民的命运。对于某些人抛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大稿资本主义复辟的罪恶行经和中国残酷的社会现实,他老人家痛心疾首,慷慨陈词,强烈反对,并公开表示自己的立场和观点,这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看看某些整天大骂文革大骂毛泽东的所谓共产党员和老干部(包括北航)的随波逐流、贪污腐败、数典忘祖、为了个人既得利益不惜出卖良心和灵魂的丑恶嘴脸,谁是雄鹰谁是鸡,谁是战士谁是叛徒,不是一清二楚了吗?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武光问题真相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