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北航“国际红卫军”事件

    1967年夏,北航红旗内部有几个学生成立了一个叫“国际红卫军” 的秘密组织,公开的宗旨和口号是“把无产阶级革命和红卫兵运动推向全世界,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实际上是反林彪的。主要人物叫白晓宏、曹伟康,二人皆是干部子弟,平时关心政治,博览群书,思想比较激进和活跃。他们认为,文革以来林彪的表现和言论十分出格和反常,令人怀疑。林彪对毛主席的评价不是实事求是地赞扬,而是别有用心地吹捧,令人肉麻。许多话是明显错误的,违背了事实和辩证法。林彪的心术不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要捣鬼;林彪军权在握,靠吹捧毛主席成了接班人,一旦毛主席有个三长两短,林彪当了中国一把手,许多人要人头落地,全国非大乱不可;林彪才是中国真正的赫鲁晓夫,是野心家、阴谋家;毛主席看错了人,树林彪当接班人是极大的失策,早晚要吃大亏;在中国,绝对不能让掌握枪杆子的人当一把手……白、曹二人秘密地向许多人特别是北航红旗的头头们散布他们的观点。他们还认为,北航红旗已经成了“保皇派” ,成了毛主席、林彪和中央文革怀里的“阿斗”,不再继续革命了;真正的革命造反派应当继续造反,造林彪的反,把中国真正的赫鲁晓夫、反革命两面派林彪揪出来示众。那样,北航红旗才是真正的革命造反派,才会受到全国、全世界的赞扬和佩服……据我所知,北航红旗有好几个头头对白、曹二人的观点表示了默认,起码没有公开表示反对和制止。其中革委会副主任田东竟然赞同和支持白、曹二人的观点,并秘密介入了他们的行动。例如,为了验证林彪某一天是否上过天安门,田东曾带领白、曹二人专程拜访了当时国务院秘书长周某某。

    由于我是北航红旗的“元老”和革委会组织保卫部长,白、曹二人也偷偷地向我散布过他们的观点,但因我当时的思想还没有达到他们那样先进的境界,对林彪的认识还同芸芸众生一样,所以我没有接受他们的观点,并劝他们不要胡思乱想、怀疑一切,不要到处散布这些观点,以免惹是生非。由于白、曹二人是北航红旗的“老造反”,同我很熟,出于派性,我不可能出卖他们。

    当时的中国,“公安六条” 有明文规定,反林彪绝对是反革命,要抓起来坐牢的。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白晓宏、曹伟康二人反林彪和北航红旗头头态度暧昧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来,有人开始发难,让头头们交待清楚。如此发展下去,北航红旗将有灭顶之灾。韩爱晶等头头们看事不好,立即召开了秘密会议,决定统一口径,并立即把白、曹二人的情况上报了北京卫戍区。很快,卫戍区就来人把白、曹二人抓走了。上车时,常委中有人还打了他们几个嘴巴。

    作为保卫部长,这事本来归我管,可能因为事情太严重,太突然,韩爱晶和主要头头们没有让我处理,我也乐得做好人,一身轻松,两袖清风。

    1968年春,白晓宏和曹伟康在卫戍区被关了半年之后放回了学校,按照上面指示,回来劳动改造。我安排他们在学院绿化队劳动了一段时间。按常规,二人应开除学籍或留校查看。同样是出于派性,我丝毫没有为难他们。后来我毕业了,白、曹二人的情况就不清楚了。估计在后来的抓“5.16”运动中,二人日子不会好过。但1971年林彪摔死之后,二人肯定已彻底平反。

    关于北航革委会副主任田 东,后来在革委会会议上作了检查,受了大家的一致批判,并写了检查交代材料。值得说明的是,我当时奉常委们之命,曾负责整理过田东的交待材料,并以北航革委会名义上报了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我做了一件对不起田东的事,尽管是奉命的。此事后来不了了之,北京市革委会没有下文,田 东也没有受什么处分,继续当他的常委。

    但是田东毕业后抓“5.16”时被整得很厉害,直到林彪摔死后才平了反。我借此书再一次向田东老同学和战友表示诚恳地道歉。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北航“国际红卫军”事件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