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北航周国怀“叛逃”事件




    1967年11月的一个晚上,北航南操场演电影。几个男女学生抓到了一个耍流氓的人,扭送到保卫部。我一看,是四系的主任周国怀。

    周是航空材料系主任,中国的航空材料专家,他了解国家的大量航空机密。周当时40多岁,风流潇洒,不知怎的,看电影时不老实,被女学生们当场捉住了。这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扶不起来的“天子”。据我回忆,他好象还是北航红旗的成员。

    周一见到我,羞得立即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我为他难为情,说:“唉呀老周,你怎么搞的?”

    我让周回去写检查,并通知四系革委会,让他们批评一下就算了,不要再声张了。

    我认为我的处理没有错误。

    谁知过了几天,周国怀的爱人,政治教研室的吴老师哭哭啼啼地来到我办公室,交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道:“亲爱的妻,我对不起你,我到天涯海角去了,不要找我……”

    这显然像一份遗书,我看后,半信半疑。据我所知,四系确实没有怎么难为周国怀。但这种事,传得很快,堂堂的系主任耍流氓,确实不好见人。我估计周国怀可能出去躲一段时间,等事情被人淡忘了,就回来了。周同爱人关系很好,但没有孩子。我安慰了吴老师一番,让她不要着急,等几天周国怀就回来了,有消息随时报告。

    我当时年轻,没有经验,因不是政治问题,此事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加上工作太忙,我没把这事放在心里。

    不料几天之后,北航革委会突然接到了厦门市公安局军管会的电话,说有一个叫周国怀的北航教师,在鼓浪屿海滩洗澡失踪,岸上留下衣物、手表及工作证等物品,请速来人处理。

    我大吃一惊,立即调阅了周国怀的档案,一看,把我吓坏了。

    周国怀生于台湾,厦门集美中学毕业,在学校时是游泳冠军……大事不好。我立即报告了常委,常委们决定让我亲自带人立即到厦门寻找周国怀,并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革委会写了紧急报告,上报了国防科委、北京市公安局、中央情报部等单位,希望提供敌情通报,尤其是台湾方面的有关反应和信息。

    我马上挑了两名得力助手,带了有关证明、证件、枪支等,乘火车直奔厦门。当时不知为什么没有乘飞机,后来才知,乘飞机也晚了。

    两天之后赶到厦门,顾不得休息立即赶到了厦门公安局,军管会的同志把周国怀的衣物和工作证等交给我们,经验证,确系周国怀的东西。

    公安局军管会的同志介绍,那天下午,太阳快要落山了,鼓浪屿山顶上有一位离休老干部发现海滩上有一个人脱了衣服下了海 。他认为是游泳者,因当时气温还能游泳。不料此人一直往深海里游去,一会儿就看不见了。对面就是敌占岛 大旦、二旦、三旦,水性好的人完全可以游过去,不过我方岸上有巡逻哨,海里也有我巡逻艇来回巡逻。

    我们去了现场,拍了有关照片。果然,站在海滩上,能看见对面的敌占岛 ,据说阴天又无雾时,肉眼能看见敌占岛上的蒋军跑步。

    看来周国怀很可能是叛逃了,只是不知道是否叛逃成功,若叛逃成功,我方损失就大了。

    我们想去水警区了解一下有关情况,但是,正赶上厦门两派武斗,枪声不断,为免意外,我们放弃了找部队的打算,去集美找周国怀的姐姐了解情况。

    出事才几天,当地群众组织己行动起来,周国怀姐姐家门口贴了许多大标语和大字报,内容都是周国怀投敌叛逃内容,并勒令周的姐姐和亲属老实交待问题。周国怀的姐姐向我们哭诉说,周前几天回来一次,说是学校派他到厦门出差,顺便来看看她,没有任何迹象要走绝路。谁料前几天,突然来了一些人,说我弟弟逃到台湾去了,让我交待问题,家也被抄了……由于事关重大,暂不能定论,在台湾方面没有准确消息的情况下,暂不宜定为叛逃。为了保护周国怀姐姐家的安全,我认为应当按政策办事。于是,我给周国怀姐姐留下了一份盖有北航革委会和北航红旗公章的证明:鉴于我院教师周国怀下落不明,我们正在调查之中。在问题未定论之前,不宜以叛逃台湾论处,其家属不应以反革命家属论处。希望当地革命群众组织按党的政策办事,否则引起的一切后果自负。

    北航革委会组织保卫部长北航红旗武装部队司令 戴维堤1967年11月8日由于厦门两大派武斗,到处枪声不断,我们的调查已经无法进行。于是,我们乘船绕道樟州,乘火车返回了北京。

    过了几天,收到了周国怀姐姐的来信,对我表示感谢,说我留下的东西真管用,当地群众组织看了后,便不再找她的麻烦了。

    后来,北航又二次派人赴厦门调查。从有关方面得悉,周国怀下海后的第二天,我方人员用望远镜发现敌占岛上蒋军从海里打捞上一具“尸体”,另外,台湾方面对此事始终没有任何反应。文革中,只要大陆有叛逃去台湾的人,台湾方面就会用高音喇叭大吹大擂,宣扬他们的胜利。根据以上情况判断,周国怀可能已淹死,但这不是唯一的结论。我代表革委会把上述情况报告了国防科委等上级单位,上级方面认为我们的处理和分析是正确的。我个人认为,当时只能做到这一步。

    现在回想起来,作为事后诸葛亮,我有许多失误。一是应当把周国怀关进牛棚,这样总比跑了好;二是应当马上查看他的档案,若知他是台湾出生,且会游泳,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出北航;三是应当乘飞机去厦门;四是应当想尽一些办法同驻军联系上,乘巡逻艇去敌占岛附近转一圈,实地考查一下,顺便开开眼界。

    其实周国怀给他老婆的遗书里写的“天涯海角” 可能就是指的台湾,只不过当时我太笨,没有看出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按现在的法律,我认为周国怀只能定为“失踪”,而不能定为“叛逃台湾”,因为证据不足。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北航周国怀“叛逃”事件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