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北航周天行问题



    听说韩爱晶要解放周天行,我十分高兴,因为我一直是支持北航红旗内“6。19” 观点的,而“6。19” 是保周天行的。

    1967年底,北航红旗内部出现了一个“6。19” 观点派,有头头,也有群众。他们很象清华大学的“4 。14”,认为北航红旗韩爱晶等主要头头们极左,主张应当立即解放原党委副书记周天行等一批老干部,同韩爱晶、井岗山、王恒等主要头头产生了严重分歧。其代表人物是革委会副主任仇北秦、常委田 东和一些革委会委员,号称北航红旗的“6。19”派,又叫“鸽派”。我个人尽管是北航红旗的“鹰”派人物,但听“刘天章连”(专案组)的人说,周天行没有查出什么叛徒、特务问题。因此我也倾向“6。19” 观点,主张尽快解放周天行。当时围绕周天行问题,全院展开了大争论。“6。19” 派对韩爱晶等主要头头严重不满,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反对派势力,并得到了北航院内反对北航红旗的干部群众的支持,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 的局面。不过由于“北航红旗”这块牌子太宝贵,大家都很珍惜,加上仇北秦、田东都是“北航红旗”的元老,同韩爱晶、井岗山等人没有其它分歧和矛盾,对外观点一致,所以北航红旗内部的“6。19” 派没有象清华“4 .14” 那样形成对立派组织,韩爱晶始终控制着北航局势。这里面,由于我个人文革初期的特除身份,同韩爱晶、井岗山和仇北秦、田东等头头们私交都很好,加上我基本上控制着北航的宣传、组织、专政大权,所以北航红旗始终铁板一快,没有分裂,这是历史的事实。

    于是,我将了韩爱晶一军:“我们应当马上解放周天行,并把孔令华也请进革委会,当第一副主任?”

    “我早有这个打算。若孔令华肯出山,我把革委会主任让给他。只怕孔令华不愿干,另外,江青那里恐怕通不过。” 韩爱晶说的是实话,后来的事实果然如此。

    韩没有食言,他很快召开了常委会,决定解放周天行。

    周天行是北航党委第一副书记兼政治部主任,是北航的实力派干部,政治部上上下下都是周天行的人。有人说周天行是北航邓小平式的人物,这话有道理。当时原党委一把手王恒已被结合为革委会副主任,但不知为什么,威信一直不高。周天行文革初被工作组打倒后一直未解放,这次看来韩爱晶是下决心要解放他了。

    韩爱晶又让我调阅了周天行的档案,周的档案里没有问题。韩又找专管干部专案的“刘天章连”审阅了周天行的所有专案材料,排除了周天行的叛徒、特务问题。于是,韩爱晶让人把周天行从“牛棚”领到了我的办公室。因我的办公室有内外间,没人干扰。韩爱晶和周天行进行了面对面的谈话,在场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当时十分高兴,因为若周天行被解放,我也有一份功劳。

    然而遗憾的是,这次谈话以失败告终,周天行最后没有得到解放。

    原因有二,一是常委中某些人(包括已解放的某些老干部)坚决不同意解放周天行。他们认为周天行是北航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态度不好,暂不能解放。说起北航革委会中的某些老干部,真是令人不敢恭维,他们有人专给韩爱晶帮倒忙;二是周天行当时抵触情绪较大,拒不认错和检查,对文化革命怨气十足,对自己被打倒耿耿于怀,态度连邓小平都不如。据韩爱晶说,周天行不给他台阶,他骑虎难下,左右为难,最后决定暂缓解放周天行。这一缓,又是一年多,周天行又受了许多迫害。直到韩爱晶下台,工、军宣队掌权后很久,才解放了周天行。

    韩爱晶们没有及时解放周天行,后来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周天行同志被解放以后,虽然暂时没有管复原职,但一批一直保他又对北航红旗恨之入骨的干部受到了重用。北航清查“5.16”运动时,这些干部们使出浑身解数,对北航红旗展开了疯狂地报复和围剿。由于北航的学生们除少数高干子弟外绝大多数都是北航红旗的成员,大批学生们倒了霉。北航党委某些人把许多真真假假的所谓“5.16”罪行材料向全国各地大量推销,致使分配到全国各地的大批北航学生一个个被打成”5.16”分子和“ 三种人” 。有的被关了很久,整得神经失常;有的被整得家破人亡;有的一辈子不得翻身,付出了终生的代价。包括我这个所谓右倾、主张解放周天行的人也没有幸免,许多被审查多年证明没有任何问题的学生也被耽误了前程。作为母校的领导和老师们,这样大规模地、毫不手软地整自己的学生,古今中外,实属罕见,伤透了大批北航学子们的心。据我所知,在抓“5.16”运动中,北航是北京高校中整自己的学生最厉害的。如果说北航红旗对周天行等老干部的隔离审查是打击迫害,那周天行等人上台后对大批北航学生无中生有地栽赃陷害、关押审查也不是什么革命行动。本来,文革中北航红旗韩爱晶们是欠了周天行等老干部们债的,这样一搞,你打过我一拳,我就踢断你的腿。若从等价交换的原则来说,究竟谁欠谁的帐?就很难说了。

    笔者饶舌。事过多年之后的中共十六大时,北京许多主要大学都有毕业生(大部是文革中的老五届)进入了中央政治局甚至常委之列,而赫赫有名的北航却名落孙山。唯有笔者的同班同学张玉台(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二炮司令员杨国良、辽宁省省长张国光等三人当了中央委员。(注:张国光后调湖北省省长。2004年,因受贿约50万元被“双规”,后被开除党籍并判刑11年。)个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北航当年某些领导人不愿意自己的学生将来有“出息”不能不说是原因之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北航周天行问题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