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韩爱晶带枪进人大会堂



    韩爱晶这个人,实事求是地说,本质上不坏,正象我本质上很好一样。文革前,他政治上要求进步,是入党积极分子。他平时关心国家大事,博览群书,知识面丰富;他生活上艰苦朴素,不爱张扬,甚至不修边幅。特别是当了“北航红旗” 一把手后,他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以身作则,带病参加劳动;他不追求享受,不搞特殊;他的办公室就一张桌子、一张木床和一部电话机;他平常很少用学校的公车,他在小事上很注意影响,他专干大事。

    韩爱晶有时候很深沉,象个小老头儿;有时活蹦乱跳,象个孩子,什么洋相都出。文革前系里排演抗美援越活报剧,他演美国总肯尼迪,演得活龙活现,丑态百出,惹得大家哈哈大笑。他爱好射击,是北航射击队的队长。

    北航红旗的主要头头们大都是政治上的活跃分子和文体爱好者。文革前,井岗山是院田径队的,田 东是院排球队的,侯玉山和屠海鹰是院文工团军乐队的,我是长跑队和民乐队的。

    据我了解,文革中各单位的造反派头头大都不是“安分守己” 分子,不是等闲之辈。尽管有些造反派头头文革前是“落后” 分子、“官迷”甚至“鸡鸣狗盗”之徒,但大部分是热爱党和国家、关心政治和国家大事的人物。他们爱好广泛,博览群书,知识面较广,不是书呆子,不是唯唯诺诺、人云亦云、树叶掉下来怕打破头的“老好人”,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的“老实人” 。有的造反派头头甚至是难得的人才精英。

    作为20来岁的青年,韩爱晶爱开玩笑,有时甚至恶作剧。有一次,他在我保卫部的床上睡了一觉,醒来时坐在床上发呆。我嫌他身上有土,让他把床单抖一抖。那是条黄色条纹的床单,韩站起来抓起床单抖了几下,突然披在了身上大喊:“快看,象不象皇帝?” 逗得大家直乐。此事后来传了出去,有人说韩爱晶是野心家,想“黄袍加身”当皇帝,挨整时成了一大罪状。韩爱晶不以为然地说:“我文革前演肯尼迪时,为什么不说我想当美国总统?美国人人想当总统,中国人人想当皇帝,难道都是野心家?中国人就是虚伪,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文革开始时,几个头脑简单、素质较差的学生依仗自己是“老造反”,自发成立了“北航红旗造反大队”,干了一些打砸抢的坏事,名声很坏。后来诬陷我是批斗彭德怀总指挥的刘向东,就是原造反大队队长。北航革委会成立后,韩爱晶让我解散了“红旗造反大队”,改组了保卫部。

    北航主楼一个大教室里,堆满了抄家物资。这是文革初期北航“红卫兵”和“赤卫队”抄家的“战果”,里面全是金银财宝,贵重物品,光“金砖” 就有好几箱子。革委会成立后,保卫部接管了这些抄家物资。我因忙于大事,没有严格管理。刚开始时,学生们在屋里拿“金砖”摔着玩,摔得地上成了黄色。韩爱晶发现后骂了我一顿,我不服气,说:“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用了,将来送校办工厂当材料用吧!” 后来,我才让保卫部三个学生配三把锁,每人拿一个锁的钥匙,三个人同时才能进屋。当时实在是一心搞革命,视一切金钱如粪土。如果当时有私心想贪污的话,太容易了,后来早成了百万富翁了,查也也查不出来。有一次,我带人检查时,发现了几个罐头,可能早过期了,便让学生拿到了我的办公室。因晚上头头们常在我办公室里开会到很晚,饿了没东西吃。韩爱晶等人发现后,批评了我一顿,让我立即送到校医院给病号吃。这就是韩爱晶。

    当然,作为20岁出头的韩爱晶,由于外因和内因的双重作用,文革中确实干过不少错事和坏事。北航红旗文革中的许多错误,如批斗老干部、打彭德怀、揪军内一小撮、清队致死人命等,韩本人当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尤其是打过彭德怀一事将成为他终生的遗恨。但是,这些错误都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犯的,有许多事情是受中央文革甚至周恩来、毛泽东指示干的。文革中、江青、陈伯达、周恩来和毛泽东都很喜欢韩爱晶。对于韩爱晶犯的错误,毛泽东曾说,“你们不要再批评韩爱晶了,他才23岁嘛!”

    1967年中央武装的北航红旗,发了数千枝枪,包括20多枝“五四”式手枪。我给每个常委配发了一枝。韩爱晶嫌太大,没有要。后来,湖北某造反派头头托人送给他一枝小手枪,韩很喜欢,让我教会他用后,整天带在身上。因当时晚上常出去办事,怕遇上坏人。我怕他出事,建议他不要带枪。我说:“在北京市,谁敢找你的麻烦?连小偷流氓也敬你三分。谁惹了你,北航红旗还不把他踏平了?你万一丢了枪就不好办了。” 韩不听。

    韩爱晶进城常骑一辆破自行车,很少用公家的汽车。也是该当出事,1967年秋季的一天,他正在城里办事,接到通知去人民大会堂开会,便骑自行车赶到了人大会堂东门外,匆忙存了自行车,便大摇大摆地进了人民大会堂,把身上带着装有子弹的手抢一事忘得一干二净。

    人民大会堂是什么地方?韩爱晶刚到门口,忽然警铃大作。警卫知道来人是谁,很客气地说:“韩爱晶同志,请你把武器交出来!进门是不准带武器的。”

    韩恍然大悟,立即把枪交给了警卫人员,然后大摇大摆地进了大会堂会议厅。

    不一会儿,周总理,陈伯达、康生、江青、谢富治等人来了,开始开会。这时,韩爱晶发现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同谢富治咬耳朵。随后,谢富治、傅崇碧站起来,把韩爱晶叫到一间屋里,问他是不是带枪进来了,韩爱晶老实承认了。

    “小韩呀,你真是骄傲自大!你闯了大祸了!” 谢富治严肃地说,“你怎么敢带枪进来呢?大会堂这个地方,连我这个公安部长也不敢随便带枪进来的。你怎么这么大胆!你问问傅司令员,他敢带枪进来吗?”

    “不敢!不敢!杀头之罪!杀头之罪!” 傅崇碧唏嘘不已。

    (注:几个月之后,傅崇碧带人去钓鱼台办事。因没有事先请示,后被林彪、江青诬为“私闯钓鱼台,并用装有手枪的公文包打了江青” ,因此下了大狱,差点丢了老命。)“这事换任何一个人,非抓起来不可!你们这些小将呀,真拿你们没办法!今天不准你参加会了,回去写检查!这事若让总理和江青同志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处理你呢?”

    韩爱晶灰溜溜地离开了人民大会堂。

    当时,谢富治、江青等人对韩爱晶很宠,周总理对韩爱晶也很喜欢,并派自己的保健医生给韩爱晶看过病。但这次,韩闯的祸实在太大,把总理和江青也气得够呛。江青后来见到韩爱晶时,破口大骂:“韩爱晶,你给我滚!你好大胆!你敢带枪进来,听说枪里还顶着火,你想杀我们吗?”

    后来,韩爱晶为此事在北京市革委会上作了检查,又给江青一连写了两次检查都没通过,有一次还是我代写的。

    随着文革中惊天动地的大事连接不断,韩爱晶带枪进大会堂这件“小事” 很快就被大人物们淡忘了,最后不了了之。

    有一句话,叫作“初生牛犊不怕虎”,用这句话形容22岁的韩爱晶带枪进大会堂一事,恰倒好处。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韩爱晶带枪进人大会堂 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