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康生整人目击记

     
         文革中,康生是“地派” 的后台,北航红旗对他有看法,但又不敢反他,只能对他敬而远之。

    作为中共中央的“克格勃”头子和文革顾问,康生整人很多。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他整人不需要证据,经常偏听偏信,信口开河,一句话就致人于死地。这点,笔者本人深有体会。北航老院长武光同志被他说成是大叛徒、国民党特务,受关押迫害十年多。原山东省老省长、文革前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省政协副主席赵健民同志被康生迫害一事令人发指。


    赵健民,1912年生于山东临清,1932年临清师范毕业,同年11月加入共产党,1934年任中共济南市委书记。1936年9月因叛徒出卖被捕,在监狱中坚贞不屈,差点被军阀韩复渠杀害。国共合作后赵健民被释放出狱,任鲁西特委书记。抗日战争时期任鲁西北军区司令员,率部英勇杀敌,被誉为“赵子龙”。解放战争时任冀、鲁、豫区党委副书记,军区副政委兼司令员,率部参加了鲁西南战役和淮海战役。1949年任2野5兵团17军军长兼政委,进军大西南。1953年任铁道部副部长(部长吕正操),1955年任山东省委第三书记、省长。1958年因” 右倾” 被贬到济南钢铁厂任副厂长。1962年平反后调任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省政协副主席。文革开始后,受到冲击。

    1968年1月月21日晚,我们北航红旗一些人奉命去京西宾馆参加中央首长接见云南领导人和两派群众组织代表会议。文革中,由于北航红旗的特殊地位,中央文革办事组经常通知北航红旗派人参加中央首长接见外省市两派群众组织头头和代表会议,目的是让我们稳定会场秩序,保卫主席台安全。

    在这天晚上的会议上,康生突然对参加会议的“山东老乡”赵健民发难。

    “赵健民来了没有?” 康生明明看到赵健民坐在下面。

    “康老,我在这里。” 赵健民站了起来。

    “赵健民,你支持‘炮派’,出了许多坏点子是不是?”

    赵健民摇头否认。这时主席台上的谢富治说:“赵健民,你为什么不回答?你要回答康老提出的问题嘛!”

    “我没有支持‘炮派’的错误行动。现在云南形势很乱,我们正要向中央汇报呢!现在到处停课、停产,武斗成风,这样下去……”

    不等赵健民说完,康生打断了他的话” 你放毒!你欺骗了我们。刘少奇才骗我们,叛徒、特务才骗我们。我问你,你是哪一年被捕的?”

    “我是1936年9月被捕的。” 赵健民说。

    “你在国民党监狱里是怎么自首的?”

    “我根本没有自首过。”

    “你还在欺骗我们,你是叛徒!”

    “我是被叛徒出卖才被捕的。康老,请问,说我是叛徒有什么依据?”

    “我再说一遍,你就是叛徒。凭我革命40多年的经验,我有这个敏感,一眼就看出你是个叛徒。”

    “康老,你可要实事求是啊!凭敏感?哪有这个标准?”

    康生站了起来,大声吼道:“赵健民,你疯狂得很!你这个叛徒混到我们党里来了。你想乘文化大革命之机把边疆搞乱。我看到了国民党云南特务组织搞的一个计划。你们的行动,就是执行他们的计划。你要知道,我审过干,搞过情报,同特务作过斗争。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不是善类,你对我们有着刻骨的仇恨。”

    赵健民一听,如五雷轰顶,立即申辩道:“说我是叛徒,还有什么搞乱边疆的行动计划,绝没有这回事,这不是事实。搞乱边疆的人的确大有人在,但不是我。我相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将来历史会证明的。我保留意见,请求中央审查。”

    康生拍着桌子说:“不用你请求,一定要审查。我接触过那么多叛徒、特务、走资派,象你这样疯狂的还是不多的。你这是向无产阶级司令部进攻。你保留意见可以,但你必须立即写出要求审查的字据来。”

    赵健民接过有人递过来的纸笔,写下了下列字据:我在被捕期间,用生命保卫了党的利益,特向党保证自己没有问题,请中央审查。 赵健民1968年1月21夜康生看了一眼赵健民的字据,突然喊道:“现在决定,对赵健民实行监护审查。”

    这时,会场里有人喊起了口号“打倒赵健民!” 只见谢富治向身后招了一下手,两个解放军立即走到赵健民面前,架起他的双臂拖了出去。赵健民不停地大喊:“康老,我冤枉啊!我冤枉啊!”

    从此,赵健民在秦城监狱里关押审查了八年多,九死一生才熬到了“四人帮” 垮台。

    关于康生是一个“迫害狂”一事,多年后有一次我去看望王力时,同王力展开了讨论。王力认为,康生晚年的确有很严重的错误和罪行,民愤很大,他拥护中央对康生的处理决定。他甚至怀疑康生晚年患有某些精神疾病,但是,他反对某些人和文章对康生的问题夸大其词,无限上纲,全盘否定,说什么康生本来就是坏人,投机革命,混入党内,一辈子没干过什么好事。这样说法不对。康生入党后一直是共产党的“克格勃”头子,早年在上海同周恩来一道为共产党立下了汗马功劳,尤其是果断处理顾顺章叛变一事,一口气杀了顾顺章全家十一口,尽管残酷了点,但可说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共产党。关于1942年的整风运动,出现了扩大化,错整了一些人。(注:共产党搞运动什么时候没有扩大化?)对此,康生负有很大责任,但这件事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也是有责任的,似乎不能全部推倒康生一个人身上。

    王力说,康生和江青的关系,也应当历史地实事求是地评价。主席和江青结合是主席自己的主意,要说介绍人的话,应当是总理而不是康生,康生仅负责审查,没有欺骗主席。事实上现在也没有证据说江青历史上是叛徒嘛!当然,康生是欢迎主席和江青结合的,老乡嘛!主席当时那么高的地位和权威,这是可以理解的。康生的错误和罪行主要是文革中迫害、陷害干部群众。如果从历史上全盘否定康生,我们党的历史就没法写。你共产党内原来是那么黑暗和肮脏!笔者问为什么康生临死之前突然要揭发江青和张春桥是叛徒呢?怎么解释?王力说,这个问题真正是历史之谜了。当时“ 四人帮” 还在台上,文革中康生一直和江青、张春桥等人打得火热,为什么突然揭发他们是叛徒,我也不明白。这其中康生同主席、总理有什么没有公开的谈话,不得而知。但当时的中央内部斗争十分复杂和严重,康生可能听了主席对“四人帮” 的批评后想同他们划清界限,或者是江青、张春桥他们对康生有什么冒犯,他要报复他们,都有可能,因为康生这个人心胸并不宽宏。另外他当时已经病入膏肓,垂死之际,人老了犯糊涂,什么反常的想法和幻觉都可能产生。划清界限也好,戴罪立功也好,落井投石也好,胡言乱语也好,都有可能。我是被康生、江青直接陷害的,我恨死了他们。但我不全部否定他们的一生。他们一生中还是干过许多对党对国家有利的事情的。

    笔者感言,康生一生专管审查人、整人,时间长了,就患了职业病,总认为坏人越多越好。到了老年,变本加厉,成了“刽子手”和“迫害狂”,草荐人命,滥杀无辜,最后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可惜现实生活中,象康生之流的人物仍大有人在,不过他们已经换了一副嘴脸而已。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康生整人目击记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