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遭遇劫匪




    进738厂后的1969年元旦,我和尹聚平便遭遇了一场真正的劫难。

    那天晚上下大雪,我和尹聚平骑自行车去北京站送亲友后往回返,到达东直门外牛王庙时,遇上了7个劫匪。

    两个家伙持刀拦住了尹聚平,五个家伙各拿一把匕首围住了我。为首的一个家伙拿着刀子在我的脸前挥舞着,差点碰到了我的鼻子。

    “你们想干什么?”我大声喊。

    “老子们是去山西插队的,回来过年,没有钱花,帮帮忙吧!”为首的说。

    原来他们是上山下乡的“知青”。这时,我突然想起了1968年春节在山西的火车上碰到的几个“知青”。虽然他们不是同一帮人,但我当时的谈话可能得罪了“知青”,今天得到了报应。

    “我也没有钱,口袋里有盒烟,拿去吧!” 我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好话好说。

    口袋被翻遍了,没找到钱,对方大怒。

    “他妈的穷光蛋,把大衣脱下来!”

    “这么冷的天,脱下来我穿什么?这件破大衣值几个钱?棉花的,还破了一个洞。我说哥们儿客气点好不好,我很同情你们的遭遇,上山下乡确实太苦了,本人若有钱,一定赞助你们。要不留下地址,我以后寄点给你们。” 我想拖延时间等待前后过路行人,可当时是深夜,又下大雪,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少他妈废话!”两个家伙用刀子顶着我的前胸,两个家伙顶着我的后背,我动弹不得。为首的家伙抢走了我戴的单军帽——那是我的三叔给我的,又拉断了表链抢走了我的“上海”牌手表。

    不知为什么他们不要自行车。

    这时,前面围着尹聚平的两个家伙也抢走了她的手表,并扎伤了她的手。

    正在这时,远处来了两个骑自行车的人,可能是下夜班的工人。一个家伙吹了声口哨,7个人一下子跑进了马路旁边的松林里。最后一个家伙照我屁股上捅了一刀,当时可能心情紧张,一点也没觉得疼。

    我拦住了两个过路的工人,说明了情况。他们一听对方是7个人,吓得立即骑车走了,我赶紧和尹聚平骑上车往厂里赶。

    骑了一会,感到右腿发麻,用手一摸,啊!全是血,透过毛裤流出来了。我咬着牙,骑车赶到了酒仙桥医院包扎了伤口。伤口不深,没有伤到骨头。随后,我们又到派出所报了案,结果还被警察们笑着调侃挖苦了一顿,说我为什么不会武功。

    不久,案子就破了,我去市朝阳分局领回了手表。据公安局的同志说,这些家伙是东直门中学的山西插队生,在北京疯狂作案。第二天,他们窜到红庙,大白天抢了一个中学生的军大衣,并把中学生扎死了,现已全被抓住了。

    我想见见这几个可恨又可怜的家伙,公安局的人不同意。这是我一生遇到的又一次劫难,谢天谢地,没有捅死我,后来想起来,确实有点害怕。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遭遇劫匪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