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第二章,7、水灾重建

                                             7、水灾重建

    1965年夏天,连降暴雨,坡造街上游5公里处的龙马水库土坝出现险情,我父亲及其他民工日夜奋战仍然挡不住老天爷的淫威,工地上领导、技术员决定:为了保住大坝、保住“大跃进”的胜利果实,丢卒保车,人工部分决堤,即用炸药炸开一个缺口,让洪水尽快排泄,这就要淹掉坡造街和部分村庄。领导在下令炸堤前下令民工放假,回家搬东西。父亲飞奔回家,人们已在忙碌着搬东西,父亲到处找不到我,着急万分,而我却跟许多懵懵懂懂的人在石桥上看人家钓鱼,钓鱼的人多,围观的人也多,因为河水猛涨,水里吃食多,鱼儿特别活跃,大家竟不知大祸已临头。

    父亲终于在桥上找到我,来不及多说拉着我就跑,带我到安全地后,又去搬东西,只搬了几趟,大水就到了,混黄色的河水随着主河道滚滚而下,迅速向两岸蔓延。人们都撤退到后山上,在水利渠道边呆着,但大部分财物却来不及搬,人们亲眼看着自己的房子一间又一间轰然倒下,那情景前所未见,自己的身家、房产就这样一瞬间便淹没于洪水之中,开始还在惊讶、震撼之中,首先是妇女们嚎啕大哭,呼天抢地,接着男女老幼哭声一片,但是,老天无情,房子照样倒塌不误。

    世界末日的来临也许就如此情景吧?  

    可见当时的领导是多么的无能,要炸堤坝前为什么不充分考虑群众的财产安全?为什么不提前通知人们搬迁、搬东西?难道真的不能再等等,等人们把财产搬完,人员全部撤离之后再炸堤坝泄洪吗?虽然那时人们的财产微不足道,但却是群众多年的身家呀!现在想来真应该法办他几个。但当时和事后谁也没有去追究他们的责任。  

    无家可归的人们在山坡上,水利堤坝上搭盖简易的棚户临时居住,全部是自力更生,政府没有一点帮助,我们家先是到“谈拉”村梁耀精家住了短暂时间,接着也在大水退去之后的街中心的圩亭里用木板隔了小块地方落脚,一住就是近一年,一直到巴马新街的房子建好才搬走。

    外婆的房子被谁冲垮倒塌了,我们家租住的房子也倒塌了,虽然这是我们租借来的一条船,但还是经不起这不算太大的风浪的袭击,船翻了,我们掉进了水里,但没有被淹死我们爬上岸,抖掉身上的水,去寻找另外的安身立命的船。

    事实上这场大水使我们家因祸得福,我们被淹掉的仅部分财物而已,却使我们在巴马新街建起了一间新房子。

    水灾过后,政府选择在龙马街的前边,名叫“巴马”的土坡上建立新街,该地紧靠公路,交通便利,该土地属居民农场所有,上级决定除了区政府、供销社、银行税务之外,以居民农场为主的农户搬迁盖房建新街。其他被水淹、房子倒塌的居民则仍然在原地重建房子,所有房子倒塌的居民都得到少量的救灾补助,房子没有倒塌的则分文不补。

    我外婆等几户军烈属则由政府出资在巴马新街建一间新房子作为补偿。

    我们家没有房子,也就分文未得补助,但抽签得了一处出于街中心的宅基地,地基有了,但需要砖瓦木料等材料来建呀,这些东西可不是到山上花力气就能够扛来的,得花钱买,钱上哪儿弄去呢?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箭在弦上了呀!那时的房子是要联排一起建设的,一排有十几二十多间的房子,只有最全面的是公墙,其余的只要出一面墙就可以搭建成为一间房子,如此类推下去,一排房子就建成了,大家对那幅公墙要凑份子共同出钱,这就要求所有房子必须在同时建,尤其在中间位置的,你不建下面的就无法。

    我父亲把当干部时买的一块瑞士手表托县城的熟人卖掉,得了120块钱,那可是大价钱哦,我母亲的一块手表价钱略少,从外盘倒塌的房子里拨拉出一些能用的材料,大舅支援了一点,这样勉强凑够最主要的房子部件,其实就是5根砖柱子,和房梁及部分瓦片,好了,只要房子立起来就OK 了,终于建起了一间自己的房子,虽然简陋得寒酸,但总是自己的家啊!

    我们家负责的一边隔墙是没有火砖来围了,就自己筑土墙,父亲是最主要的劳动力,母亲、11岁的我和9岁的弟弟也是得力助手。

    筑土墙是很累人的活,就筑到一楼处,二楼围墙就用苇竿来围,一条街上多数如此,因此毫无隔音效果,一家人说话,几家人能听见;我家的木板楼仅在临街的骑楼铺了10个平方米,够放一铺床,活动的地方很少,我和弟弟就睡在上边,因为家里不够地方住,妹妹只好一直住在外婆家,直到离开坡造,妹妹都没有在自己家住过,这点主要还有需要晚上照看老人家的原因。

    再也无钱买瓦片了,房顶上竟然有一半覆盖着茅草,茅草是可自己上山割来的,这可是在街上啊!而且这样的情况竟然维持达数年之久,有了一点积蓄之后,才换上瓦片。房子上覆盖茅草的,整个街上大约不到十户,一看就知道这家的经济情况属于什么层次,因此我一直为此感到羞愧,汗颜。

                    S6302000_副本坡造老房子

    这是2010年10月拍的照片,皮卡后边没有翻修的低矮房子中间那间就是我过去的老房子。

                   S6302001_副本

                   中间的即是我的老房子,好在2010年的时候后来的主人还没有翻修,

                   否则就看不到我的老房子了。

    我们兄弟俩慢慢长大,有力气了,自力更生完善房子的事就容易得多,后来经过十多年的不断修整,茅草换成瓦、楼板铺完整个一层,居住面积就扩大了一倍。比如那大约40平米的一层楼板,是父亲和我们兄弟还有我的5、6个朋友自己去伐松木,自己锯成木板,然后用肩膀扛回来的。有一年,龙盘大队的山林被火烧了,被烧过的松木可以低价砍伐,经常来我们家煮午饭吃的父亲的老朋友告知了这一消息,我们兄弟已经是20岁左右的小伙子,便组织了这次行动,用了3、4天时间搞定,如果花钱买,当时的价钱大约400元,相当于我们4年的劳动分红,自力更生解决了问题。

    后面的厨房、猪拦,也都是这样一样一样建好的,成了一间象样的房子。

    此房子宽4米左右,连厨房算进深达20多米,后边还有20多米的菜地,菜地尽头是一口鱼塘。我们在鱼塘边种上桃树、枇杷、黄皮果等,塘边野生长有一棵番桃树,第二年就能吃到果子了,桃子、枇杷也在几年后陆续结果;菜地则使我们家自给有余,不过种菜、淋水也就占用了我们傍晚大块的时间。

     S6302003_副本二层的木板楼,已经老旧。

     

    S6302004_副本老房子内部

        中堂的内室已经拆去,作为临街铺面

    S6302007_副本老房子,木楼梯

    上下楼就是这个木楼梯,还是我们兄弟自己上山锯木制作的呢。

    S6302006_副本老房子中间天井

                                 房子中间的天井

    S6302005_副本老房子中间

                      第二进中门,后边是厨房

     

       S6302008_副本老房子茅房,过去养猪圈

                       最后面的厕所,也在这里养猪

    从1966至1979年我们一家离开坡造,把它以1800元的低价卖给了供销社,供销社又用它与我的好朋友罗光景家互换,罗光景一家在我的老房子里又住了10多年,才举家搬往县城,把它又转卖给了别人。我在这间房子住了13年,几乎整个少年和青年时代,留下我太多的心血和汗水,留下我太多的梦想和回忆,无怪呼多年之后我还常常梦回那间房子,回到那曾经非常熟悉的家,常常梦见在那里跟朋友家人告别说要去南宁学校读书、或者要回百色单位上班,有时也梦见从那里要启程来南宁,而且还想到要去找我的汽车,而汽车忘了放在哪里,找了半天才找到,神奇吗?


    DSC00529_副本13

     70年代某天下午,我坐在家里后院的菜地上照了一张相片,身后就是我的家。 


    说坡造是个鱼米之乡一点不为过,在被水淹的旧街边上,有从龙马水库流下来一条河,壮话叫“达星”,达,就是河;在巴马新街我房子后边,半里路的地方,还有一条河,名叫“达景”,这条河从约10公里处的敬村发源,泉水从石洞里冒出来,清澈泠冽,我们在下游钓鱼尚能清楚地看到鱼儿,两条河在坡造街下游2公里处的都阳村汇合,而在坡造小盆地,人们引河水灌溉农田,沟渠纵横交错形成水网,这就给我们抓鱼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抓鱼的方式可谓五花八门多种多样:除了通常的钓,我们还用几十根鱼竿在头天晚上放在河边,第二天早上去收竿,鱼饵用小青蛙、小鱼的可得花鱼、鲶鱼;用蚯蚓的,则得塘角鱼、鳝鱼、油锥鱼等,我们兄弟俩不够专业,经常所得只一两条,有时还光头。而有的高手,每天都得好几条,他们把鱼卖了,充作家用,我们家则用来改善伙食。

    春天,一场春雨过后,沟渠之中鱼儿多得抓不过来,晚上抓鱼,买不起手电筒,就用苇竿扎成火把来照明,用鱼叉、鱼罩就可以得鱼。不但抓鱼,还抓青蛙,有时候,是几个小伙伴一起抓,然后到某人家里煮了吃宵夜,通常会以黄豆煮青蛙,现在饭店里也是经典名菜也,香喷喷的青蛙肉,吃得伙伴们喜笑颜开,那是最最快乐的时刻了。

    夏秋之际,水少了,我们就把某段沟渠用泥土拦起来,用脸盆把水舀干,大鱼小鱼小虾,一个也不能少,通通捞干净后几个小伙伴平均分配。大人们却经常干大单的,他们把整整一段河流拦截,几十个人用专业的斛水工具斛水,那是一种两个人很默契地配合才能做好的劳动,通常是从河里或者水沟里斛水到水田里作灌溉只用,这时却用来排开水面,然后捉鱼,几十号人的劳动自然收获也是极其丰厚,每人所分得的鱼可以按几十斤计,但我从来没有份参与过,也是到了我年纪稍大的时候好像就没有了这种场面。

    由于穷困,又由于抓鱼方便,我们兄弟便抓鱼不断,家里也就荤腥不断,靠自力更生改善一家人的生活。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第二章,6、小镇坡造

    下一页:第二章,8、小镇文革(1)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第二章,7、水灾重建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