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第三章 3、枝柳铁路(1)

    3、枝柳铁路(1)

    枝柳铁路,即北起湖南的枝城,南达广西柳州的一段铁路。中国八十年代以前修建铁路,或其他大型工程,主要靠人工,靠人海战术,而且基本上是免费劳动力。工地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不象现在,不动声色、不声不响地,一个大型工程便建好了。九十年代初修建南昆铁路,我常往返百色、南宁之间,该条铁路基本是沿公路平行修建的,我和其他人一样,总等着什么时候看看热闹的工地场面,以回顾当年我们战斗过的情景,然而我失望了,那些场景没有出现,铁路却已经修好。

     2273f1f9c7b9337f-fd9280a68a057ff8-e876b6658fd7a0e361a11fe6a0ef32e3[1]

    我们1971年9月参加修枝柳铁路是第二批,第一批已经干了约一年,回来后轮到我们去,参加者每人每月得6元补助,不用自带米,家里工分记满勤,比在家的水利工地收入又高了一截,作为个人,我们已心满意足,至少可以趁机走出山门见见世面,虽然都知道肯定又苦又累,但只要能参加就感到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那心情好像能去当兵差不多。那是大队鬼使神差给本人最荣耀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然而,在后来的岁月里,除了与熟悉我过去的亲朋好友提起之外,我从来不跟别人提起曾经参加过修建枝柳铁路的经历,因为跟我的实际年龄存在差距,按后来身份证的年龄我不可能参加那次工程。

     

    1980年冬天,我在广西财经学校读书,和男女同学在融安、融水县实习,就在那段铁路上散步,旧地重游,我暗自感慨唏嘘,却不敢跟同学述说,因为按我的履历、我的年龄,我是不可能有这一段经历的,因为我回来在报名读财校时比实际年龄报小了3年。

     

    参加枝柳铁路的民兵按部队的建制编排,每个大队出一个班10个人,一个公社是一个连,一个县是一个团。团长、政委、连长、指导员、司务员等由国家干部担任。平果县团长由县武装部长担任,我们坡造连的连长是坡造公社税务所的干部李献肖,指导员是粮所的干部潘。。,两人都是专业或者复退军人,有部队生活经验。

     

    90年代认识的好朋友何承文,是广西大学文革前毕业的中文系毕业生,分配在县文化馆工作,与我同一批去,主要是负责写新闻报道,但直到2006年才在我俩观看,讨论这篇回忆录时偶然知晓,两人竟然是战友而不知,于是唏嘘不已!

     

    坡龙大队这个班11个人是:3队的老马(副排长)、15队的老二(小名 班长)、11队的黄录全(副班长)、14队的黄晓东、张克平、17队的陆福坚、22队的黄义光,南宁市被下放的城市居民、25队的我(另三人暂留空)。

     

    除了各公社一个连外,全县还抽调了一个女兵连,女兵连单独住宿,单独施工,不跟男民兵混在一起。整装待发的队伍集合在巴马街的篮球场上,就象将要出征的军队,每人不是身穿草绿色的假军装就是蓝色的国防装,腰间扎着皮带,身后背着自己的铺盖行李,胸前还戴着大红花,俨然一支准备出征的队伍,围观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我的外婆走到队伍里嘱咐我离家的注意事项,那场景简直就象电影里送部队上战场一样。

     

    在县城住了两天,由干部们给我们上课,讲注意事项,当过兵的复员军人教我们打背包,我学会了打军人般标准的背包。由于我的腰带不是很正规,便抽空到百货大楼买了一条五块钱的人造革腰带,亮光闪闪,宽宽的扣子上有一个五角星,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像极了解放军的正宗货,我还花两块钱买了一双尼龙袜,总共花了七块钱,那时可不是一个小数。那双袜子好象穿了十年之久,说明其质量之好。

     

    民工队伍1971年9月17日在县城群众热烈的欢送中出发,从平果到南宁坐船沿右江东下,下午五点左右开船,次日上午十点左右到南宁,我们坐的只能是统仓,可恶的是排长老马扛着步枪坐在仓门口,非常认真的执行上级领导的指示,谁也不准到甲板上去,这对绝大多数头一次坐船的农民工来说简直太过分了,江边那么美好的风景我们只能从仓底遥望,真想把那家伙推下江去。从港口走到南宁火车站后边的兵站,沿途也是群众列队欢迎。第二天还安排了文艺表演节目,专业歌舞团演出,印象很深的一个节目是《洗衣歌》,那悠扬欢快的歌曲、年青舞蹈演员飒爽的风姿,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

     

    从南宁到柳州坐的闷罐货车,不会有客车给我们坐,我是坐过火车的,但大多数人是第一次,门口虽然开着,以让风透进来,但又是一个排长端着枪守在门口,好像我们是一群犯人,风景从有限的门口一闪闪的过去,无法解眼馋,只好睡觉。

     

    到柳州住了一晚,次日就开始徒步走到融安县,大家背着背包,跟着红旗前进。一路上都有欢迎的群众,准备着开水。好在饭是可管饱的,大家都是青年小伙子,能吃。当过兵的大哥教我:第一盅(每人随身带的口盅)要半,第二盅要实。就是说,第一盅不能太满,满了吃不完,没等你吃完一盅,人家已经去抢第二盅,饭桶里就没有料了;吃完半盅,去盛第二盅时就可盛满并压实,就不怕吃不饱了,有了这个经验,果然餐餐吃饱肚子,它让我在那个年代不至挨饿,这是在群体生活抢吃有限的食物而发明的经验,可是从那以后离开集体生活,就再也用不上这个经验,因为生活也逐渐好起来。

     

    我们团在融安县浮石公社段,距县城20公里,一开始是挖、填土方,每人发了一副垫肩、一个斗笠,用肩挑仅短暂的日子便改用胶轮板车推,开始三人推一辆板车,后来减到两人,再后来干脆一人一辆车,来回都是跑步,这是我们六连,坡造连创造出来的,由此,劳动效率自然大大提高,工地上的大喇叭经常播放我连的战报,我们连成为全工地的先进、模范,许多记录是我们连创造的。在后来打道渣的工作中,我连都阳大队一个民工,创造了一人一天打得六立方道渣的记录,那是整个枝柳铁路工程的最高记录,而我们大多数人只打得两方左右。

     枝柳铁路2

     

    经过一年多劳动的锻炼,我强壮了一些,但毕竟才17岁,伏琴大队、灵塘大队有一两个个子与我差不多的,一问,得知他们年纪比我还略大些,可以说,我是整个“92022”(即枝柳铁路)工程年纪最小的民兵。黄晓东、张克平也仅比我大半年左右。幼小稚嫩的身体却承载了只适合于强劳动力的重担,怎么不感到特别的苦累?17岁,还是高中阶段呢!同龄的人正在温暖的教师里听老师讲课,学习文化知识,我们却要承受非常沉重的体力劳动,为国家的铁路建设出力、流汗,甚至流血,是的,有的战友就长眠于那片滚烫的土地。

    96671273776392972[1]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半夜两点左右,睡得正香,突然接到命令,去运摸板,迷迷糊糊步行了约10公里,每人肩上扛一块刚刚锯出的松木板,带有很大水分沉重的木板长约3米,重约100斤,棱角分明地压在我们的肉肩上。黑灯瞎火,我艰难地跟着队伍走,要命的是,前、后人跟得太紧,无法换肩,我的肩膀太痛了,实在顶不住了,我一定得换肩才行,我的脚步一慢下来,后边的木板马上“咣”,撞到我的木板上,我理不了那么多,低下头,让木板从头上翻过肩膀,终于换完肩,但过一会肩膀痛了,又要再一次艰难换肩。我当时很想倒下去再也不起来算了,但我没倒,我坚持了下来。真是堪比特种兵的魔鬼训练啊!

     20110222163923-%CF%E5%D3%E5%CC%FA%C2%B7015[1]

    92411269562756062[1]

     

    另一次艰苦的任务是半夜加班建涵洞,因为混凝土必须一次性浇注完成,因此需要夜晚加班,我的活是搅拌混凝土,没有搅拌机,是人工用铁铲干的,我一边干活一边打瞌睡,活路干完天就亮了。好在我们年轻,睡一觉,休息一天,又精力充沛。

     

    跟“贤坡水利”一样也是十天休息一天,工休的日子显得轻松而幸福,有一天,我、晓东、克平去融安县城玩一趟。我们三个曾经讨论说,古代有桃园三结义,那是刘、关、张,而今我们只换一个姓,黄,我们也算是三结义吧,以后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哦!

     

    早上吃罢早餐,我们就出发,跟着连里其他人走。几个钟头后到县城,到处逛了一圈,中午吃饭,进一家饭店,点了满满一桌菜,要了两瓶啤酒,几个部队的军人看见我们点那么多菜,禁不住惊讶:“呵!你们几个小鬼,要这么多菜呀!吃得完吗?”。我们更得意洋洋,一桌子酒菜总共六块钱,每人两块钱,当然当时的六块钱多值钱啊。这个故事我们讲了很久。

     

    既然是基干民兵,就要会开枪,领导们让我们过了一次打枪瘾。忙里偷闲安排我们练习瞄准,准备实弹射击打靶,我们在那些复退军人、老民兵的指导下练习用枪、瞄准。卧姿、站姿、跪姿,三点成一线、屏息扣击等要领,一丝不苟。卧姿是基本动作,自己瞄准认为行了,把枪定住,叫“教官”验收。后来每人打了5发子弹,我的成绩中等。

     

    本人后来打枪挺准,就是因为接受了正规训练,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百色地区财政局工作,检察院、法院打靶邀请我去,命中率令那些刚从部队回来的人都惊呆了;1994年春节,与冯廷皆、杜建军等十几个男女朋友到阳圩茶场玩,主人热心地拿来几支步枪、冲锋枪让我们打靶,100米,10发子弹,我全部打中8环以上,其中两枪10环;1995年,我家租住在南宁麻村,位于南湖边,其时南湖桥尚未修好,湖边杂草、灌木丛生,鸟类颇多,星期天的下午,我扛一枝气枪在岸边,每次都有十几只鸟跌在我的枪口下。但我也很心疼,鸟是人类的朋友,后来搬家时气枪被偷去,我就再也没有打鸟。

    u=817783569,1748812701&fm=23&gp=0[1]

    u=2812299669,449348880&fm=21&gp=0[1] u=1131702561,3700943927&fm=23&gp=0[1]

    1971年大事:

    [2月5日]  - 美国阿波罗14号宇航员登月球

     [2月24日] - 周恩来揭露陈伯达的罪行

    [2月28日] - 中共中央兴办“五·七”干校

     [3月22日] - 林彪指使林立果等制定“571工程纪要”

     [3月24日] - 南越入侵老挝的企图宣告失败

     

     [4月9日]  - 林彪死党策划实施《“五七一工程”纪要》

     [4月10日] - 美国乒乓球队访问中国,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

    [6月20日] -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工业学大庆》

    [6月21日] - 日本数千学生示威要求归还冲绳

    [6月30日] - 苏联三名宇航员在返回地球途中死亡

     

    [7月9日] -  基辛格秘密访华

     [7月31日] - 人类首次月球车行驶

     [9月5日] -  林彪叶群决定谋杀毛泽东,发动武装政变

    [9月11日] - 苏共中央书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逝世

    [9月13日] -  林彪外逃在蒙古温都尔汗坠机身亡

     

    [10月1日] -  美国迪斯尼乐园开放

     [10月25日] - 中国在第26届联合国大会中重返联合国。

     [11月15日] - 乔冠华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正式出席联合国大会。

     [12月3日] -  印度对巴基斯坦发动全面进攻

     [12月6日] -  印度承认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同印度断交。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第三章,2、水利民工

    下一页:第三章 4、枝柳铁路(2)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第三章 3、枝柳铁路(1)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