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第五章,5、学术研究

     

    5、学术研究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依。在事财科副科长的位置上干得正欢,业绩正在显现出来时,局领导调换了我的岗位,让我回科研所当副所长,与所长刘某某共同负责编辑《百色财会》杂志,这是在1989年近年末的时候。我认为是非常不妥的调动,因此十分不愿意,虽然职级没有下降,但事财科是财政局掌握财政资金分配权力的重要部门,是一线科室,以后更高的提拔主要会从一线科室中选拔,科研所等科室属二线科室,这是明白人都知道的。但胳膊哪扭得过大腿呀,只有服从。

    但没想到百色财政局的这一举动竟然惊动了财政厅相关领导,首先是事财处石处长、及两位女副处长的干预,对当时的局长陆佩仙(女),说最好不要随意调动事财科负责人的职务,因为该科室建立不久,业务生疏,经刘平生同志好不容易扭转了局面,现在调一位一直管工业财务的女同志来任负责人,担心业务会下滑。但陆佩仙不为所动坚持己见。事财处领导很生气,汇报到分管的副厅长那儿,副厅长在不久召开的全区财政局长大会上不点名地批评了百色陆某的做法:像事财科这样在各地市刚刚建立的业务部门,工作刚刚有起色,其负责人不要随意调动,但有的地区就是不听劝告,硬是调走我们的专业干部,如果因工作需要提拔他可以,但却是平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以后哪个地方再这么干的,我们一分钱也不给。

    这是事后财政厅的同学告诉我的,说明此事在整个财政系统引发多大的震动?而陆佩仙局长听了这样的批评作何感想?会因为财政厅领导的批评而惭愧从而调整我的工作?或者知道财政厅相关领导都那么重视我,她会刮目相看从而重用提拔我吗?答案是否定的。相反,因此更加增添了她的妒忌心,更加变本加厉的报复我,作为上司,她要报复给你个小鞋穿太容易了。

    这女人是我命中的克星,我不知道在何时何地得罪了她,令她如此对我,将我从一线科室调开,职级不降其实还不算什么,我在某方面因祸得福,使我在学术上、文学上得到提高也是另外的补偿,当然这不关陆的事。这件事之后,坚定了我要离开百色的决心,就跟胡伟说了,他跟处长们转达了我的意思,未想到领导将我推荐给广西民政厅,民政厅计财处处长退休又返聘两年了,仍然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数额巨大的资金和财务预决算需要有既能写又有组织汇总经验的得力的人才来负责,找到财政厅事财处,事财处领导推荐我,民政厅党组研究同意并派一位副厅长前来百色商调我,但陆佩仙态度坚决,毫不留情地否定掉,理由非常充分:我们局也非常重视这个人才,现在他是副所长,副主编,只有他才能主持编辑《百色财会》,我们这儿离不开这样的人才,请你们另选高才吧。那位副厅长知难而退,人才难得,但人家单位不放,徒唤奈何啊。后来在河池地区民政局调了一位财务人员来。

    胡伟同学将民政厅同意要我,要我密切注意动向,而我就等不见音讯,在1991年年底前我直接到民政厅计财处去,见了那位退休返聘的李处长,他说,我们想年底前将你先借调过来,协助搞决算,然后再正式将你的组织关系调来。我内心充满期待地等着,但时间一天天过去,最终没有等来好消息,等来的是万念俱灰的坏消息:因为我局不放人,民政厅不得已从河池调了其他人选代替了我。

    现在回想真是悲催啊!如果我知道一点消息,知道那位恶毒的陆某某这么对待此事,我会采取一些行动以弥补和挽回呀?如果再聪明一点,看看时间差不多,应该主动出击,找那位陆局长说说情,哀求她一下,或者送一份厚礼,或许就会解决问题。那时太自信了,以为民政厅既然采取了财政厅的推荐,又派副厅长前来商调,应该不会有问题,只要等待就行了,谁知道会是这个结局?

    后来还听说自治区科委也来商调我,也是陆某某回绝了人家的好意,难道说陆某某真是爱才而将我留下,然后委以重任吗?不会的。她完全是妒忌心、报复心在作怪。人生中遇到这样的灾星,能怎么办呢?知道以后又不能去当面质问她,或者用其他方式报复她一下,只有看老天怎么收拾她了,我想上天是公平的,一定不会让那些恶毒的人好过,那时她就一直腿脚疼痛,一阵的风湿痛、骨质增生,这是终生不治之症,而且会疼痛一辈子,让这位歹毒的女人得到恶报吧,上帝!

    人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开罪于某人,从而承受超出想象的报复,如我的遭遇,简直是虚构的文学作品都难以想象的事情啊!

    我跟这位陆某某没有很多的接触,怎么会令她如此对待我呢?她是50年代的老干部,从地区财贸委一科长职位调来财政局,刚来不及就实施了我的调动。隐约记得,因为副局长梁凤政在北京学习,认识江苏省扬州市财政局的领导,商谈了两地交流学习的意向,198710月,我地区组织了12个县市的财政局长和地区局的几位同志到扬州学习,借此机会游览了南京、上海、苏州、无锡、扬州等东部几个有名的大中城市,及其著名旅游景点。我作为负责后勤的工作人员参加了此次行动,本来是财政局系统内部的事,不想陆得知这个免费旅游的机会,便要求参加进来,财委是上级主管部门,能拒绝吗?自然掺进了这么一个外人,作为28人的团队,买车票、安排住宿、各种预想不到的问题层出不穷,照顾不周是自然的,但当事人如我,根本不知道何时何地就得罪了这个女人,女人的小气、小心眼是天下共识的,因此就种下了祸根,没想到那次行动不久,此女人竟然调来当局长,给她施予我的报复给予了天时地利的机会。

    我无奈地重新回科研所后,只能潜心做学问,编辑杂志,写文章。当时地市一级财政局办财会杂志的仅有南宁市、柳州市、桂林地区,没想到边远山区百色也能够开办财会刊物,这当中,1987年左右从地区商业局调来的刘伟权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两人的配合也是很默契,科研所只有3个人,另外一个是从学校毕业不久姓凌的女学生。

    最初,《百色财会》刊名的题写是我找到一位百色地区外贸局的老会计、书法家题写的,199110月,国务委员兼财政部长王丙乾来广西参加中国财政学会1991年年会暨第十次全国财政理论讨论会,并抽时间来百色视察,我们抓住机会请王部长题写了“百色财会”刊名,从此刊名换上了重量级人物的书法体,增加了刊物的含金量。

    办了几期之后,我们两位所长的分工是每人负责编辑一期,从组稿到编辑全部一人负责,因为主编是挂局长的名,副主编就是我们两人,所以实际上我也是并列的主编。刘伟权长期从事会计,对财务会计方面比较熟悉,对财政专业不熟悉,因此财政、财经方面的论文、研究文章写的很少,而我是财政专业毕业,又从事财政管理多年,因此,不久后连续写出财政研究论文,倒是会计方面无从下手,仅有一篇为了应付会计师职称而写了《编好财政总决算几个环节之我见》,其余全部是财经文章和小说、散文等文学方面文章。

    自治区财政研究所所长在会上说,在中国流传这样的说法:除了中央级的刊物,省级财会杂志刊物的,财政研究看广西,会计研究看上海。即财政研究方面的文章和质量,广西在全国名列前茅,我在《广西财政研究》发表过几篇论文,如1990年发表的《少数民族地区摆脱财政困境的探讨》,获得广西财政学会颁发“1990年学会成果奖”;被收录进1992年出版的《耕耘与收获》,获得广西中青年财政理论研究会颁发“优秀财政理论成果三等奖”;该书系广西中青年财政科学研究成果集;《浅议民族地区的资源转换》一文发表于《广西财政研究》1991年迪9 期,获得百色地区科协颁发“1990-1991南都优秀科技论文奖”;和百色地区财政学会颁发财政科研成果二等奖;

    理论研讨会宣读论文会议发言

                                              理论研讨会上发言

     

    撰写的《少数民族地区卫生事业现状及增加投资的对策与思考》,发表于《广西卫生经济》杂志,获得广西卫生经济学会颁发“1991年优秀论文奖,并因此文于199111月参加了中南六省(区)第四次卫生经济学术研讨会组织的,在海南省举办的学术研讨会,该论文编入中南六省(区)第四次卫生经济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组委会在会议期间安排沿琼海、文昌、兴隆农场、三亚,归途从海南中部穿行回到海口市,品尝了文昌鸡、东山羊、三亚鹿等名菜,游历了名胜,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可见一篇文章的价值可多可少矣。

     在培训班讲课

                                给学员讲课

    地区科委、科协、财政局等地区级的奖项还有多项,其中:比较有分量的是,百色地区科委198912月颁发的《荣誉证书》,内容为:“刘平生同志积极参加“广西自治区科委、计委、开发办下达的用系统工程原理和方法编制地、县经济、社会、科技、生态协调发展总体规划课题研究,作出了贡献。研究成果已通过区科委组织的鉴定,达到国内同类研究的先进水平。”后来行署组织了“总体规划实施方案课题组”,我是十位专家成员之一,对应的,邀请北京相关部门的十位专家来百色,外来的“和尚”与本地专家共同进行实地调查、理论研讨,经过半年多的研究和方案撰写,形成研究成果:《广西百色地区经济、社会、科技、生态协调发展总体规划实施研究》,经自治区评审专家评审通过后,于19913月报国家科委立项。百色课题组组长是:中国农村科技开发中心主任诸淑琴、国家科委政策法规司司长张登义和百色地区行署专员李兆卓(后来的广西自治区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

    因为财政理论方面的突出表现,被选为广西中青年财政理论研究会理事,评为1991年广西财政学会活动积极分子,评为1992年广西中青年财政理论研究积极分子。

    百色地区财政学会成立,我被选为秘书长。会长由局长担任。

    19913月,在全国人大、政协大会上,民主党派之一的九三学社提交了《关于西南岩溶地区脱贫与振兴经济的建议》提案和议案,随后九三学社中央准备向中共中央和政府提出正式书面建议,计划199111月对建议和附件进行论证,委托九三学社云南省委牵头组织四省区的专家组进行材料准备和撰写,我被选为百色地区的专家成员之一,负责《区域经济与财政分析报告》的撰写,6月,组委会召集全部人员到昆明对建议报告的附件材料进行讨论,确定提纲及组织形式、具体人选等,以便分工负责按时间完成撰写任务。

    我地区领队为行署秘书长崔南隆,两部车带司机12个人,工作、旅游两不误,期间我们游览了大理、洱海、蝴蝶泉,泛舟洱海上,侧身即可仰望云雾缭绕的苍山,苍山山顶终年冰雪覆盖,银装素裹,只是能一睹其真容的 世上难有几人。船从洱海南部驶出,抵达蝴蝶泉边上岸,已是中午时分,肚子咕咕叫了,主人早已准备了洱海的鲤鱼宴,出于好奇,我特地在厨房边观察厨师的操作,每条2斤左右,稍微油煎一会,放入豆腐、调料水盖上锅盖焖,出锅了,一大盆豆腐焖鲤鱼摆在我们面前,入口之后,呀!鲜美无比,其特有的味道令我终生难忘,以后的岁月再也难以尝到那个味道。饭后游览了因电影《五朵金花》而出名的蝴蝶泉,泉水的确清幽清澈,那时还未设关卡不收门票,大理三塔寺也没有建围墙不收门票,没过多少年,利益诱惑之下,这两处地方成为当地的摇钱树,2007年我一家三口去丽江旅游,路过三塔寺和蝴蝶泉,都因为门票奇贵而只在外边徘徊而不进去亲临观赏,三塔寺门票:120元,蝴蝶泉好像50元。

    除了这些正规的财政学术研究,撰写论文,局长还指派任务:陆续三年的全局工作总结,以及多次会议局长的讲话稿,都由本人完成。

    如果不是陆佩仙报复我调我到二线科室的科研所,专职于研究工作,也就没有上述这些小小的学术成就,但我损失的是从事财政管理专业的机会,孰是孰非,祸兮福兮?谁能判断清楚?

                      1989年全区财政事财工作会议,青秀山

                             全广西财政行政事业财务专业会议,青秀山休闲

                           1991.12海南三亚

                        参加中南五省(区)卫生理论研讨会在海南省的会议,三亚海边

     

                        1991年参加西南扶贫论文写作,昆明

                        参加全国“两会”提案附件,西南岩溶地区扶贫研究论文撰写,在昆明

         云南石林,扮土匪   云南石林,化妆留影

                          扮演土匪                                                                     云南石林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第五章,4、业务骨干

    下一页:第五章,6、社会兼职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第五章,5、学术研究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