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第六章 精彩都市 8、黄金诱惑

     

                                                  8、黄金诱惑

    20044月,跟小韦结算了电脑公司的账,此次钱控制在我的手中,没有被再损失,还赚了约56千元,跟小韦好合好散。来到东葛路广西海秀矿业有限公司上班,办公室设在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里,人不多,部分员工在矿山工作,办公室大约56个人,覃善海是总经理,一个看上去忠厚老实的人,19931994年曾经见过面,他要我帮助编制财务报表给银行,打算贷款,也算是老朋友,了解我的经历后他委任我出任财务总监,公司已经有一位从钦州税务局聘请来的老黄做会计,我的主要责任是监控财务和融资,经介绍,我了解到善海在贵州开金矿几年,得过大钱,但因为被人陷害偷税而被抓,所赚的钱也花光了,2002年回广西,弄了78个金矿的探矿权,缺乏资金是大问题,跟广东所谓老板黄某某合作开了南宁市海秀经贸有限公司,因为黄某某表示有钱来投资,注册70万元,由于国土厅要求必须注册资本达到200万元以上才具备黄金开发的资格,黄某某的钱一时不到位,他借62万元给黄作为注册资本,还是让黄占51%股份,因为黄承诺将拿1500万元美金来投资,既然人家出大头当然得让他占大股份并出任董事长,覃善海说这人是哥哥善福介绍的,要相信人家,公司刚刚完成增加资本的工商登记。

    办公室行政周军说,做黄金一旦开中那简直比印钞票还来钱呀,我们在贵州就有过这样的辉煌,可惜被人暗算了,我听了兴奋不已,来到这样的公司应该是我最后的归宿了吧,此时公司在覃总的努力之下包括与人合作的矿山已经多达21个,是广西黄金矿山最多的民营企业,有了矿山探矿权接下来要勘探,得出黄金储量上报给国土部门,然后发给采矿证,再办理环保证、安全许可证等就可以正式开采,但资金不够这一切就开展不了。

    我复印公司的资料去找熟悉的银行朋友,要求他们给予贷款,结果人家说矿山不能作为抵押物,不符合银行规定,银行的路走不通,民间的资金应该可以。不久黄某某来公司跟我见面了,此时覃总已经跟我说,你仅担任财务总监还不行,还要担任副总经理,公司很多事物需要得力的人管,他跟黄董事长说黄也没有意见,为公司的发展,我们三个高层管理人员会议多次,分工明确,黄河我主要是融资,覃总主要抓矿山勘查和维护。从黄老板的申请看出,他更加迫切,他知道20多个金矿开采出来是什么样概念,他才是被黄金诱惑最深的人。

    我把认识的广关系通通找出来跟很多人谈,按董事会给出的条件承诺给人家股份,有几家公司看到丰厚的回报挺有诚意继续谈判、考察,但都是由于不了解这行而半途夭折,我这边的融资基本无望,但覃总说继续,不放弃。

    呆在公司没事,便和覃总下矿山去看看,其中河池天峨县与百色乐业县交界有一个我们的金矿,正在与一个韦老板合作在试开采,韦出资金,我们出矿山,去矿山的路其实从乐业县城走比走天峨县还要方便,乐业县还有一个叫百社金矿的,也是公司所属,顺便都看看。去乐业的二级公路刚刚修好,但往矿山的路就是犹如羊肠小道般的山路,一般都要越野车才能上去。乡村公路尽头,矿山自己开了8公里山路,矿山处在群山峻岭之中,海拔约1800米,6月份,这里的气温最多25度左右,凉爽宜人,茂密的树林散发出富含氧离子清新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犹如进入仙境,晚上则冷气逼人,需要盖被子。78月份最热的天也如此,夏天在这里避暑是最好的去处。

    S6300581.JPG

                  这就是金矿的矿山,堆淋的矿石,上面的工棚

     

    矿山已经弄了一堆大约1000立方的矿砂在喷淋,喷淋的药物是氰化钠,一种剧毒化学品,只要一个针尖大小的量就能致人于死,喷淋时间大约一个月结束,就可以收取附着物碳粒,提取黄金了。我的任务是跟韦老板的财务人员看看账目,了解情况,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因为那财务毕竟是业余人员。

    整个矿山十多个人,只有两个20多岁的女性负责煮饭菜,常年没有女人的这帮男子汉不知道怎么过?我心中暗想。

    次日覃总带我在矿山是范围走走看看,范围挺大的,足有2平方公里,往后还有得做。然后我们回乐业,去看百社金矿,该金矿在县城北边20公里地方,归属马庄乡,过了两年马庄撤了,合并到   乡,那时该矿正在勘查,但已经差不多完毕,一边在申请采矿证,只有几个工人看守,我和覃总也是走走看看,次日回南宁。

    S6300453同上2.JPG

                   金矿公司租用的村委会房子,我住在二楼

    S6300449扁利村委门前.JPG

                    从住处楼上眺望的农田、小溪水

    S6300682.JPG

                   冬季的景色,黄牛在稻田里晒太阳

     

    但听说天坑已经发现,而且是天坑群,专家认为具有很大的旅游开发价值,果然,若干年后,渐渐成为气候,游人如织,成为乐业县的财源之一。

    黄某某的自己迟迟不见踪影,而覃总通过各种渠道借款投入多个矿山的勘查,这是国土厅要求必须完成的程序,探矿证是有时间限制的,每年要年检,没有做勘查工作的就不给年检,证件取消,因此覃总很着急。5月份,覃要求由我和黄会计、出纳(黄某某老婆)组成清帐小组清理一下账目,搞清两个股东的投资和支出情况,查账还没完毕黄某某不明不白地命令其老婆收起账目,不来上班,清帐不了了之,其实是黄某某知道他没有再投入什么钱,反而私自抽走了大约20万元,我看见账目中许多广州至南宁之间他们夫妇很多飞机票,可恶,公司资金那么紧张,他们却大手大脚地花钱。

    7月的一天,韦老板从天峨县矿山打来电话说矿山被当地男女老幼约200村民人骚扰,打伤我矿山工人,哄抢、破坏工棚和财物,我们听了很震惊,我马上反应过来的是氰化钠,我对老韦说:“不管怎么样首先保护好氰化钠,派几个人严防死守,那些人干什么都行,氰化钠仓库不能动,严重警告他们,只要敢靠近氰化钠想抢的,毫不客气干掉,抢走一点点氰化钠都是不得了的事情。”覃总说太对了,其他物品不值钱,保护氰化钠要紧。

    马上准备前往协助处理,商量结果,覃总和我还有周军一起去,次日早启程,先到河池地区公安局治安科,向科长汇报情况之后,他很重视,问要不要抓人?这是明目张胆的破坏公司财物已经构成犯罪,完全有理由将肇事份子抓起来。显然科长跟覃总很熟悉,覃总跟我们商量后决定,暂时不抓人,对科长说:因为毕竟以后还要在当地继续开矿,先看看情况再说。然后单独进入科长办公室塞给他一个厚厚的信封。

    科长派出几个公安去矿山调查情况,他和另外一位同志陪同我们三人去肇事的村子找村民了解。三个多小时车程,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颠簸,终于到达那个村子,科长和同事分别找他们支书、带头上矿山骚扰破坏的人谈话了解情况,我们三个在村子周边转悠,这个村子位于我们矿山的下游,一条溪水哗哗地流过村边,在一个大树底下,我们跟一位小学老师和气地谈话,那老师说,几年前曾经有人在那矿山开采,黄泥巴把溪水污染成红色,村民吃不了水,更有甚者大雨一来裹夹着泥沙冲垮稻田,泥沙冲进田里厚达一尺深,稻田无法耕种,我们告到政府,矿山是停了,但矿老板也不赔偿,我们的损失怎么办?说着领我们走到田边查看实情。其他几个村民也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诉说:“现在你们又来开采了,如果再发生溪水污染和冲垮稻田的事情怎么办?我们跟乡政府反映,约你们来谈判,好多次你们都不来,我们只有采取这样的方法。”

    其中一位村民说,“政府不管,昨天我们自己约了8个队的队长走了三个小时的山路上到你们矿山,那老板口气很大,不讲饭了连口水都不给我们喝,我们集中8 个队长不容易呀,村民能不恼火吗?”

    我们看了稻田,听他们的诉说,感到无言以对,他们说的在理啊。这韦老板是怎么搞的?我们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在村民目前不好说,我和覃总都对老韦的做法非常愤怒。我们连连向村民道歉,表示一定跟村里和乡政府一起商量赔偿和妥善解决的办法,他们见我们态度中肯,好说话,原谅我们,当我们表示要从此地走去矿山时,村长和几位村民还送我们走了几里路。

    科长的谈话了解结束,交流了情况,覃总对科长说,我们知道情况了,是我们这方处理问题不对,我们这就上去跟老韦说,顺便看看情况,你们回去吧。周军开车返回,我和覃总徒步沿着溪水上矿山,那根本不是路,越走路越陡峭,茂密的树丛、荆棘时常刮破我们的衣服和皮肤,有几个骑马的村民哒哒地从我身边路过,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7月的天,中间热得喘不过气来,我落在后面慢慢挪步,我梦想着有一匹马该多好啊!好不容易上到矿山,几乎虚脱,老韦和工人急忙拿开水招呼我们喝,先休息好再说吧。

    覃总将我们在村里得来的情况告诉老韦,毫不客气的批评他,老韦与覃总都是横县老乡,曾经是覃总那个乡镇的书记,覃总说,你也曾经当过基层农村的领导,这种群众工作应该会做,人家好不容易集中了8个小队的队长趴这么难走的山路上来,连口水都不给人家喝,简直不尽人情啊,再说这个矿山曾经毁坏过人家的农田,虽然不是我们,但人家只认矿山,所以我们没有占理,按道理客人上来,杀鸡劏狗招待都不为过呀。

    老韦脸膛黑红鼓胀,不敢顶嘴。我们查看损失情况,工棚的屋顶被刺穿多个窟窿,砸坏一些坛坛罐罐,香皂牙膏洗衣粉被抢一空,我觉得好笑,肯定是那些妇女孩子干的,这些偏僻农村的村民大的动作不敢,小便宜她们是敢要的,几个工人跟他们身强体壮的汉子打的有点轻伤,几桶柴油被倒进喷淋池,损失大约5万元,算了,还要在乡政府的调解下和平解决问题。本来这是从地质队聘来的李工应该做的事,但他耽误了此事,他保证尽快去处理。

    转眼到了10月份,公司要搬迁入新办公室,东葛路浩月大厦5楼,约500平米的办公楼已经装修完毕,先租用准备买下来,两位股东打算乔迁新址办得隆重些,总策划、指挥是我,商量给来宾送什么礼品时大家很费踌躇,皮包、钢笔、小电器等等什么都想过,都不满意,我提出:既然我们是黄金开发公司,送黄金最合适,我们现在没有黄金但可以跟同行购买,去金店定制戒指,价值控制在五、六百元,应该比什么都面子。立即得到大家一致赞同,我的方案里在晚上吃饭时请一个专业的歌舞小团队来表演,也纳入了计划。晚会在东葛路尾的星月蜜酒店举行,客人一进场马上领得一个礼品盒,打开一看,哇塞!眼睛都直了,来宾中有不少政府官员,后来他们说,参加的各类庆典、开业、剪彩不少,从来没有这么值得珍惜的礼品,尤其是吃饭时还能够欣赏歌舞,惊喜的是,你们那刘总跟一位小姐对唱的《知心爱人》非常好听非常专业呀。那晚,我作为主持人,除了对唱,还自己唱了《滚滚长江东逝水》,小小的风光了一下,公司的人也称赞此次乔迁新居庆典办得不错。

    然而,黄董事长的资金还是没有踪影,22个金矿嗷嗷待哺等着资金进行勘查,它们面临着不能年检被注销灭失的命运,公司陷入艰难的困境。我儿子已经考取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我的工资不保,其学费都成问题,说到儿子的高考、录取,回忆起一段纠结:他的分数不是很理想,但总算超出预想的成绩,托招生考试院的关系投档进了广西大学,又跟西大商学院院长打招呼,他也答应只要看见档案就没问题,为了多个把握,我又托了自治区地税局的表妹夫兼父辈关系李早春,他联系广西财经学院也得了一个指标。二本大学录取的那天我跟覃总开车在去天峨县的路上,下午5点,财经学院的招生官员来电说,我们想招你儿子刘彻,但看见档案已经被西大拿去,你是要求退档,然后我们录取,还是由西大录取?只有半个小时考虑。

    我心想,既然西大已经拿了档案,我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要求退档呢,难道西大比财经学院要差吗?我答复说那就等待西大录取吧,谢谢你们了。没想到,第二天西大竟然退档回来,而财经学院招生已经结束,真是阴差阳错啊。只能填报三本了,结果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作为第一志愿录取了儿子。看来,命运是冥冥中已经天定,不由人的意志为转移。西大为什么要退档呢?招生考试院的余处长告诉说,你这指标是跟着自治区教育厅10几个关系户一起,但因为北京航空学院考生被欺骗的事发生,上面工作组下来,风头上只能退档,不能冒险顶风,太他妈点背了。

    乔迁庆典一过,黄某某又不见了,连办公室的房租他都不交,覃总只能东拆西借勉强维持,众多矿山停止工作。转眼春节要来了,起码要给干了一年的职工发点过年的钱,黄某某以公司的名义跟他广东的一个老朋友借了30万元,拿到工资过完春节又元宵节,上班时候覃善福(办公室主任)告知大家暂时休息,只有少数需要看工地的人留守。覃、黄商量结果,黄负责荔浦县深泥填金矿开发,他可以自己找人主要是有资金的人合作;覃总负责乐业百社金矿、巴马、田东那梅等等金矿,黄的老婆把公司账目也私自拿走,两个股东分开各干各的。

    200510月,我暂时去应聘广西神州环保公司出任财务部经理,接着委任我去下属肥料公司当副总,至20075月覃总叫我回矿业公司,这时他已经在20061月注册了乐业县百社金矿有限公司,同时还用广西海秀矿业公司运作,很多金矿因为无钱勘查、年检,被注销了大多数,只剩下百社、巴马的东烈金矿,覃总在做,黄某某暂时丢下荔浦县金矿去云南开金矿,听说也不成。

    覃总找老乡梁老板出资合作开采百社金矿,从20065月到20076月,氧化矿就基本开完,但也每方分得了几百万元。我7月份上矿山,参与管理和管理财务,9月,梁老板的人马就撤了,只剩下覃总这边的56个人,无意中发现矿山的深部有相当丰富的原生矿,我和王宁,还有从第四地质队请来一位姚工程师专门指导进行深部钻探,雇请一个专业钻探队,几台钻探机同时开工,钻探的深度平均在160米,深度达200多米,出来的岩心秘密送去权威机构化验,一年后,数据基本出来了,在亲自总家里,他拿着笔记本轻轻地跟我说: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千万不要透漏给第二个人。我们从范围,矿层的厚度,到平均含量计算,结果令我们十分兴奋,应该成为百色市范围内的大金矿,乐业县的林旺金矿,也是原生矿,现在已经列为县里的重点企业,县政府动用很大力量为他们征用土地近千亩,我们的矿山比他们不差。作为机密允许我在此不能透露具体的储量,因为此矿目前还在诉讼期间,还不能揭秘,只能点到为止。

    覃总说,老刘呀,不用担忧,我们的养老费不成问题,你跟着我不用担心后顾之忧。接着考虑的是投资的资金在哪儿?原生矿必须要用选矿厂才能很好的提取黄金,需要至少4000万元投资,我担心地问覃总几次,他说没问题,资金他已经谈好,还是跟人合作。2010年时,已经订了选矿厂设备。但我总是有隐隐的不安,梦见国家收回矿山,好像我的命运没那么好,果然,似乎应验了我的梦境。

    我们钻探的成果其实并不是覃总和我两个知道,公司还有另外几个人参与了钻探勘查,其中一人在2007年底前借故脱离公司,主要看覃总给的工资少了,因为公司效益不佳不可能给太多,因而他去云南跟黄某某了几个月,很难保证他不透露机密。

    20115月,覃总和我等都在南宁市,突然接到留守矿山的王宁电话,县国土局一帮人到矿山宣布,乐业县百社金矿公司是非法开采,给了一个停止继续开采的通知,拆除了一些简易建筑,烧毁部分财物,黄某某的人马约十多个也跟在后面,把我方留守的两个人强行赶出矿山。我们震惊,黄某某下手了。此前已经陆续听到传闻,他们在乐业县成立了海秀公司办事处,登报注销了属于海秀公司的所有证件、公章,重新办理证件公章拿在他手上,意味着将覃总赶出海秀公司。还有消息他把荔浦县的深泥田金矿出卖得1600万元,正在办理转让手续,而这时两个股东共有的财产呀!在国土厅办理正式转让手续之前,有一个程序是公示15天,看看有没有什么异议。黄卖给的是一个很有来头的公司,为了顺利办好转让手续,不让覃善海提出异议,他们竟然弄一个假证据说覃作假而要将覃拘捕,公安经侦大队的人来,覃出示存于手上真的证据,但经侦大队的人毫不为动,说:我们不管这些,你得县跟我们走,哪怕你进去之后马上出来是你的事。多么可恶不讲理,摆明了是被收买,在这个节骨眼上,要使覃不能阻击他们私自盗卖矿山的丑恶勾当,结果覃被关进看守所十多天。

    我们必需做出抵抗和反击,欺人太甚了,覃总8年来投资2000多万元,对百社金矿进行勘查并维护几个矿山,才有今天的成果,8年来黄某不闻不问,不出钱,现在来抢夺胜利果实了。我们进行了一系列反击,对乐业县国土局申请行政复议,但从市到区国土厅都维持乐业县国土局的结论,直到我们向法院起诉,乐业县国土局才认输撤销那个认定百社公司非法开采的通知。

    但已经晚了,对方一次文件为证据起诉百社公司非法开采,并要求赔偿损失7000多万元,南宁市青秀区法院一审判决我方败诉,我方上诉至南宁市中级法院,二审仍然维持一审判决,并且很快提出拍卖覃总在海秀公司49%的股权,覃善海个人连带赔偿。天啊!简直颠倒黑白,天理何在?国土部关于非法开采和开采数量认定的法定机构必须是省级国土管理部门,但法院依据的证据却是乐业县和黄某某委托的不具备资质的地质队测量的数据,显然于法无据,违反判案法律。再者,从县级、市级到省级国土部门每年都对百社金矿的储量进行核实,开采了多少矿石都有记录,还有乐业县国税局对矿山每次堆淋前后都进行测量、化验黄金含量,据此进行黄金收入征税,他们的数据表明,开采的黄金收入仅仅几百万元,而不是对方和法院认定的8000万元,真实情况如何很容易判明。

    期间,我方起诉要求解散海秀公司,清理资产按出资比例分配,理由是按公司法条文,公司股东会已经多年没有开会等等条件,公司已经名存实亡,但官司到高院都不支持解散,而到20129月,双方合作期限已经到期,也应该终止公司。

    此外,百社金矿的股权构成,当初是跟乐业县人杨某合作,海秀公司需要出全部投资,才拥有48%的股权,但海秀公司在还没有出资之前便将矿山登记在公司名下,登记完后仍然再也没有出资,实际已经违约,相当于剽窃了杨某的矿权。而覃善海于2005年用现金买下了杨某的股权,成为百社金矿的实际拥有人,并按县政府规定在当地成立百社金矿有限公司,同时申请获得自治区黄金管理局颁发的黄金开采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件,不存在非法开采。并且国家规定,矿山属国家所有,企业只有开采权,如果不按时勘查、年检,此年便失去权力,覃善海出资维护、勘查8年才使这个矿山存续至今,也只有之前投入了资金才着急继续投资,黄某某没有投资,法庭上也拿不出任何投资的证据,如今明明是来抢夺不义之财,南宁市相关法院不全面的采信证据,却断章取义利用部分证据进行审案并做成错误裁决,覃善海一万个不服,誓将公司打到底,打到中央也要打,201312月的现在,公司还在进行中。

    一系列官司中,覃善海也赢了几个,其中,在注册200万元工商登记时,代替黄某某垫付62万元出资款,有理有据,得到法院支持,说明海秀公司在注册资本是覃善海占大股份;起诉海秀公司,要求归还覃善海个人借款给公司900多万元,目前法院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这也是铁的事实。全部证据指向:是覃善海在海秀公司占有最大股份,而且为公司所属矿山投入上千万资金,维持矿山至今,黄某某不能拿出任何出资证据,还职务侵权私自盗卖公司财产——荔浦县矿山,已经构成犯罪,他利用某些法律空子,贿赂有关人员,暂时获得胜利,我们相信,最终的胜利永远会在正义的一边,天理不容无法无天的坏人。我们拭目以待。

    S6301491.JPG

                             矿山旁边的民居

    S6300662.JPG

                          农舍旁边的竹林

    S6301495网

                         山里的生活还很原始

    S6300615.JPG

                  村民朋友请去吃喜酒,酒宴就是这样办的

    S6300638.JPG

                            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照片 010

                       路边拍到的情景

        照片 009

            S6301045.JPG

               2008年初的那场冰雪,美丽的冰凌在乐业县绽放

             S6301049.JPG

                           在金矿矿山的附近拍摄的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第六章 精彩都市 7、尝试创业

    下一页:第六章 精彩都市 9、合开公司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第六章 精彩都市 8、黄金诱惑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