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七、我的妹妹

    我的妹妹

    /方汉生

    psu

    妹妹今年67岁,比我小两岁。她出生在1948年,是父亲的部队奉命迁至江苏省的扬州市,妈妈在那里生下她的,据说当时扬州属于淮阴地区,因此父亲也是以地名给她取名淮生。尽管也是女孩,但父母仍然非常高兴,把我们当掌上明珠。

    我和妹妹只相差两岁,从小到大(在未出嫁之前)我俩一直是睡一个床的,所以我俩是同时成长、同时长大、感情非常深厚。听妈妈和姐姐说:我从小体弱多病,没有妹妹长得壮实。从外形看起来差不多高矮,父母给我们做衣服、做鞋子都是做的一模一样,有时外人还以为我俩是双胞胎呢!

    童年时代是我和妹妹最幸福、最快乐的时代,至今我俩都会恋恋不忘。那时我们不懂事,最喜欢、最盼望的事,就是放寒假和暑假,因为一放假我们最喜欢的人——父亲,就会回来了,他会给我俩带回很多学习用品、课外书籍和好吃的,总是牵着我和妹妹的手一边一个在外面玩散步,还喜欢带到我俩去姨奶奶家去串门,他总是乐呵呵地说我俩是他的左丞右相。父亲天天还教我们唱歌、讲故事,暑假时天天下午父亲会带着我和妹妹去大河里游泳,他总对我们说:“游泳不光是锻炼身体,更重要的是锻炼人的意志”。所以,在父亲的淳淳教导和熏陶下,我们姐妹三人在后来的生活道路上都很坚强。

    可是童年时代很快就过去了,我和妹妹的快乐日子也就结束了,最主要的是我们家没有劳力,重事没人做(如挑水、砍柴、挑粪种菜之事)。我和妹妹差不多大,无论做什么事,都是我俩一起去做,但我不行,没有妹妹会做。

    那时爸爸、姐姐都在外面工作,每次他们离家时都要把水缸里的水挑满,另外还要挑一担放在旁边,让它能多用两天,有时我们的姜叔叔(解放前是爸爸的勤务兵)来了也帮我们家挑水。爸爸和姐姐走了,家里只有妈妈和我姐妹俩,妈妈又是三寸金莲小脚,那时我和妹妹又小,只有可怜的妈妈到大河挑水回来吃(我们家离大河有很长一段路、还有几十踏石头台阶),所以,那时我们家吃水就很艰难。

    后来我和妹妹长大一些了,就想着来帮妈妈分担一下(我记得我们只有几岁),我俩就开始在大河里抬水回来吃了,抬水上台阶,很不好走,我俩为她那头多、我这头少,两人吵架了,把水泼了不算、连水桶都打散板了。后来,我俩就不抬了,干脆自己半担半担地挑。

    有时,妈妈还带着我和妹妹去山上砍柴,我不会砍,妹妹不但会砍、还会捆,我只能把妈妈和妹妹砍的柴拖到一起放着,等她们俩砍好后来捆,捆好后,妈妈和我一人背一捆,妹妹用签担(木头做的、两头是尖的)挑两捆。

    在家,妹妹吃的苦比我多。我14岁就离开家,出去工作(那时叫临时工)、自己养活自己,有时还结余点带回给妈妈贴补家用。妹妹很聪明,读书成绩也很好,但由于家庭的困难,小学毕业就辍学、没上学了。从此,妹妹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力,家里的重事砍柴、挑水、挑粪浇菜就全落在妹妹身上了(姐姐、姐夫有时也回来帮帮忙),除了做家里的这些重事外,还要在生产队挣工分,修泾县陈村水库时,每家每户都得派人去,我们家没有男劳力,妹妹就当男劳力派去出工了,妹妹在家不但只做男人的事,有时还帮妈妈承担四类分子的任务(那时阶级斗争激烈,四类分子是没有好日子过的,生产队里只要一开会,就让四类分子去送信、送柴、送吃的,由于妈妈是三寸金莲小脚,这些差使就是我可怜的妹妹去代替妈妈做了)。

    1966年,我出嫁到宁国来了。从此,妹妹就和妈妈、姐姐、侄儿侄女们在一起相依为命了,姐姐的五个孩子和我的两个孩子妹妹都帮着带过,因此,这些孩子们都喜欢小姨,和小姨的感情特别深。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73年姐姐调到城关三小去教书,全家都搬到城里去了。

    也就是这年(1973年)妹妹经我朋友妹妹的介绍,出嫁到浙江安吉去了。妹婿是农村人,为人勤劳朴实、憨厚本分,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当时在煤矿工作,后因工作需要又调到纸厂去了,待妹妹恩爱有加,家里的一切都是妹妹说了算,看到妹妹总于有了自己的家,我们打心眼里高兴。第二年春节,我和姐姐俩去浙江看她,在他们新做的房子里,虽然家里布置简陋、但很整洁、干净,日子虽然清贫,但小两口和睦、生活过得很甜美,我和姐姐都很高兴。

    妹妹刚嫁过去的那几年,日子也还是比较艰苦的。第二年他们有了个可爱的女儿,妹婿在外面工作,只有星期天才能回家来帮帮忙。家里有孩子、还有自留地要种,总之,家里的一切事,都只有妹妹一人承担。不过妹妹是劳动人出身,这些事她都不在乎,日子照样过得和和美美的。直到妹婿调到安吉纸厂去工作后,才把农村家里一切事物都处理好,把妹妹和女儿接到纸厂去住了,终于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搬到纸厂后,由于孩子还小,妹妹就在家带孩子和搞家务,小日子过得虽清贫,但很温馨。女儿上学了,妹妹是个闲不住的人,觉得在家没事做很无聊,妹婿就将她安排在厂里做做临时工,他们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很顺心。

    时光如梭飞逝,转眼间,女儿中专毕业了,在安吉酒店工作,认识了也在酒店工作的安吉县城的一个帅小伙,独子、婆家家庭条件相当好好,他们不久就结婚了。一年后,妹妹有了个可爱的外孙女,妹妹他们两口子喜出望外。从那时起,妹妹就没有出去做事了,妹婿上班,她就在家搞搞家务,有时去女儿那里帮忙带带外孙女,日子过得相当舒心。

    妹婿60岁退休了,女儿几次要他们搬到县城去住,可妹妹和妹婿都不愿意进城去,他俩习惯乡下生活,仍然还住在纸厂。妹婿是个勤劳的人,他屋前屋后有很多的空地,他俩都把它种起菜来,妹婿还在屋山头栽了很多竹笋,并且还围了很大一片空地养鸡养鸭,他们真正过起田园生活了。他们种的笋和菜吃不掉,每年都会晒很多干菜、干笋带给我和姐姐及侄女们,我们都跟着妹妹享受,吃到纯天然、无污染的蔬菜。

    现在我们都老了,我们姐妹仨,妹妹在浙江、姐姐在广德、我在宁国,虽分居三地,但相隔都不太远,都只有100多里路,我们平时电话常联系互相关心着,每年都会相聚几次,就是这两年,我的腿不好了,我没去看过姐姐和妹妹,都是她们到我这里来看我,每次来都会给我带这带那、问寒问暖,十分关心我的病情。姐姐有胃病,有时犯病很难受,不犯病时还好;妹妹现在身体也不太好,有糖尿病,不过她控制得很好,无大碍。今年我生病住院,妹妹来了两次,每次都在医院照顾我一个星期后再回去,来我家里帮我烧、帮我煮,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我很不过意,因为她也是个病人啊!

    我心里常想:我一生虽然坎坷,但也还算幸运的,有一个像妈妈一样关心我的姐姐和一个对我体贴入微的妹妹,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和你们做姐妹。

    人们常用“血浓于水”来说亲情。确实,亲情就好比是水,无需产生惊天动地的事件,它永远存在于我们生活中,如水一样无法脱离,但永远比水深浓。因为比水多了一份情意,一份鲜红的情意……

                                            写于2015年2月22日星期日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六、我的姐姐

    下一页:八、怀念姜叔叔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七、我的妹妹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