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博客自传——真过日子

    真过日子

     

    二哥的岳母家是一个蛮复杂的大家庭,由此生出的家族恩怨情仇弄不清楚但略知一二。八五年的十月下旬,北方这时节家里宽快的有关系的单位好的就开始忙着往家里买煤运煤倒煤准备过冬了。二哥自然要为岳母家冬天的取暖着想,二哥的岳丈在别处的煤建公司有地位当然能买到好煤,许是二哥找的汽车把两吨煤运回各自家里因为是AA制各付各的煤款。这里的问题是两吨煤是在煤建公司的总重量又分别装了编织袋子,运到家后因为是一家人二哥就数了数袋子在大体相当的基础上还给岳母搭上一袋子没法认真过秤还要答谢司机不是。令二哥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个小疏忽可害苦了爱计较很算计的岳父母都六十多岁了:原来二哥拉走煤后,岳丈就从单位不远几十里回到这个家里,先休息下,问清楚没有看着过秤,又吃了晚饭,这两位老人就开始给院子里的煤过秤。他们翻出祖传的百斤大杆秤,挂好秤砣。先把一袋子煤倒在地上再用铁锹铲进一只铁桶里,秤钩勾住铁桶把手,大称拉手穿过一根木棒一头扛在岳父肩上一头岳母双手用力上举,岳父把秤砣摸到平衡处再慢慢放下,记好斤数,把大半桶煤倒进靠墙的炭池子。就这样不简单的重复,黑了就拉出电灯在院子里照着,累了就歇歇渴了就喝喝在一吨煤旁边。他们半桶半桶地过秤,半斤八两半斤八两地累计,终于为在午夜以后完成任务而心满意足。为啥,多了,一吨多。第二天上午,二哥岳母发现院子有块地方明显凹下去了,可不是挖下去的吗。“人家老俩在院子里过完称打扫的可是干净,地上一点不黑和原先一个样。你看这院子让他俩摸黑挖的,俺那娘啊,你也不怕累死,你咋这么不放心啊,你看炭池子里的黄土,这下好了,和湿煤不用加土了。”二哥二嫂来我们家讲这个事的时候一肚子气,我听了感觉又好气更好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博客自传——一小片情

    下一页:博客自传——好奇掉沟里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博客自传——真过日子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