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中国自传网! 

中国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27.霜芽之上,石窖之内

    天渐渐转凉,山间的葱绿逐渐换上了冬装,寒风几乎每年都要光顾这片风水宝地,有时候我比较厌恶这样的天气,因为太冷的天会冻烂我的手、脚和耳朵,有时候还会冻伤鼻子,每次冻伤冻烂都母亲都会用烤得滚烫滚烫的萝卜给我擦拭受冻的地方,那是一种钻心的疼。偶尔父亲也会买一些冻疮药给我擦拭,因为每年冬天父亲的手、脚和耳朵也会冻伤冻烂,我知道那种疼痛,父亲要做那么多的农活,还要忍受那么痛的冻伤,所以我很担心冬天的到来。

    老人们都说“一年冻、年年冻”,意思就是只要有一年冬天自己身体的某个地方被冻伤了,那么每年到冬天那个地方都会被冻伤,看着自己被冻得红肿、糜烂的手脚,再想想老人说的话,着实让我对冬天充满了敌意。不过想想能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吃雪块又会感觉无比的欢喜,就是这样对冬天又爱又恨,有什么办法呢,都是随性罢了。

    冬天的早晨总是黑乎乎的一片,黎明的太阳迟迟爬不上山间,那时候总是以为可能是天太冷,太阳早上想睡个懒觉,不想起床导致了迟迟不肯出现。后来才知道那是和地球公转有关,每年的冬天太阳照射会倾向赤道以南,所以作为北半球的我们接受到太阳光照时间也会偏短。正因为这样,早晨起床后我总是不想出发去学校,路上太黑、天气太冷、地上太滑……反正有一大堆我不愿意去学校的理由,理由归理由,学还是要上的,所以每天早晨我都在起床后先去外边看看有没有下雪,说句心里话,我还是听怕黑的,外面要是下雪了我就乐意,也不会磨蹭拖延,因为在沉积白雪的映耀下外面会变得跟白天一样,这一点儿都不夸张(至少我当时是这样感觉的)。

    走在路上要么打着手电筒、要么打着火把,就算下雪天有积雪映射也是这样,因为要以防有些地方看不清会踩在坑里去。我们大都不喜欢打手电筒,而是喜欢打火把,因为手电筒的铁壳子太冰了,双手本来就冻得通红,还要拿着个铁疙瘩,有时候电筒里装的电池没电了拿着就跟个废品一样。而打火把就不一样,不仅能够照明,还能作为取暖的工具,要是火把快熄灭看,就在路边找点柴火加在里面,它可以持续保持亮度和温度。

    可能是生物钟的缘故,我每天早晨起床基本上都会在闹钟响的前一分钟醒来,所以有没有闹钟我都可以准时起床,当然这是在生物钟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可是意外总是有的,尴尬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是冬腊月的天,眼看快要过年了,家里杀了年猪,请来周围帮忙的人,晚上自然是盛情款待,我也在那天算是吃饱喝足了,开开心心的玩了大半晚上,等父亲母亲把所有帮忙的客人送走后我才去睡觉,那时已是深夜,疲惫感其实一直很强的,但由于比较开心就硬撑着多玩了一会儿,最后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一觉到了第二天早上,只听见母亲说“几点了,该起床咯!”我眨巴着眼睛想要看看墙上的闹钟,可是指针在九点?不可能吧,晚上九点?上午九点?脑子里一片空白,等我再仔细看看才发现,闹钟可能没有电了,指针早就停止转动了。我赶紧起床,然后去外面,打算看看周围邻居家的孩子们有没有出发,打开门发现地上垫了厚厚一层白雪,周围邻居家都没有亮灯,这场景有点让我紧张,因为在白雪的映耀下外面已经是白天了,可是……难道他们已经出发去学校了?为什么没叫我呢?难道以为我已经先走去学校了?

    十万个为什么和无数个疑惑不解都来不及思考,急忙洗漱完背着书包就往学校赶,母亲叮嘱我拿着火把,这哪来得及考虑这些,跟大白天似的,还拿啥照明的东西,我只是嘴里答应着,根本就没带任何照明的东西直往学校走。差不多走了一公里多,感觉天慢慢的暗下来了,即使是有白雪映耀也是那么昏沉,灵机一动——五点了!我知道时间了,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黎明前最黑暗的夜,因为我看到了启明星,接着就是黑夜,然后白天就会慢慢到来,虽然那个时候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见过这种现象多了也就有了那么少许经验。

    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因为五点,这个时间还有点早,,平时都是五点才起床,而此时的五点,我已经在去学校的半路,一时间感觉时间还早,困意也就来袭。说我是个随性的人可能大家不信,但事实证明了它。我走到路边,感觉那软绵绵的白雪很是喜欢,想都没想直接侧躺上去呼呼大睡起来,雪地并不寒冷,反而觉得还很舒服,加之昨晚并没有睡多久,所以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睡醒了再说。

    不知道睡了多久,远处传来了孩子们的吵闹声,我醒了,知道那是邻居家的孩子们,他们终于出现了,我想在那里再睡会儿,等他们一起去学校。可又想想,如果被他们发现我不知道时间提前往学校去没叫他们怎么办?或者被他们发现我在雪地上睡觉他们会不会嘲笑我?想到这里,我索性就不等他们了,直接背着书包往学校里走。

    等我到学校不久他们也到了,他们都问我为啥走的时候没有叫他们,我说家里闹钟坏了不知道时间,有没有看到你们家里的灯有亮着的,所以就以为你们都已经出发了,害得我一路狂奔学校。大家你说我,我说你,吵吵闹闹的都没多计较。

    说也奇怪,为什么老师还没来呢?难道他家的闹钟也坏了,误了时间?我们左等右等始终等不到老师,更奇怪的是也没有其他同学来!这时突然有个邻居家的孩子说老师昨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说了个什么通知,好像是三年级的今天不上课还是一年级的今天不上课……“不是吧,你说啥,老师好像是说过,但忘记了是几年级的不来,这咋办……”我能说句“我的天呐”么,这都是没有带着耳朵来上学啊,当然也包括我自己。我也想不起来老师说的到底是几年级的不用来,但可以确定的是二年级的一定上学……

    怎么办呢?“我们赶紧回吧,要是老师来了发现我们来上学,肯定很生气,他都通知过了我们都没听!”=

    “可是老师要是说一年级的不用来,那我们回去了不是弄错了吗?那老师还是会生气啊”我纠结的辩解。胆小如鼠的我们回也不是,留也不是。反正没听清老师通知导致的这结果被老师知道的话肯定要被骂,说不定还会告诉我们的家长……正在纠结中另一个邻居家的娃突然说“这样,我们不回,但我们不能呆在这里,我看了,下面那个路口有个石窖,外面被好几捆玉米秆蓬松的盖着,我们可以在那里等”。

    “等什么?”

    “等二年级的同学路过问一下他们到底今天几年级的不用上学”

    “在这等不一样吗?”

    “在这等太危险,要是还没有二年级的同学来老师先来了那就危险了!”

    “好,就这么办”

    说着来个三下五除二,我们迅速组织“团伙”朝着那个石窖快步跑去,距离不是很远,大概离学校有三四百米的样子。其实在我们几人当中有一个二年级的同学,只是他也忘记老师说的通知了,把他一人留在学校也不好,便和我们一起到石窖里躲着,他便成为我们的情报员。

    躲在石窖里的我们都不敢出声,外围被几大捆玉米秆挡着,只要不发出声音就不会有人知道这里面藏着人。主要是那个地理位置比较不利,石窖就在马路边上,等天明亮起来,从那路过的人就会很多,所以我们一直期盼早点有个二年级的同学从这赶往学校。等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我们几人的热气暖化了结在玉米秆上的冰晶,融化的水滴滴答答的落在我们脸上、头上、脖子里,最开始还没什么,过了一会儿就有人不愿意了。说太冷,全身都在发抖,我们直接回去吧,但他一个人的力量总是薄弱的,最终还是被我们劝住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们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就赶紧让我们的情报员去看看,是不是有二年级的同学路过。情报员出去后过儿一会儿就回来了,他一脸愁容的说“是二年级的***,但他也忘记了老师说的你们今天到底要不要去上学”!

    “啊!”

    “你们现在这躲着吧,我先去上学了,我在路边看到有好多二年级的同学都到学校了,我要是再不去可能就要迟到了,等会儿如果老师说你们要来上学,我就在上操的时候给你们打手势,如果说你们不用来我就不给你们打手势……”我们的情报员想出一招。

    “行吧,那你赶紧去吧,一定要记得啊,告诉我们要不要去学校”我是千叮咛万嘱咐,才稍微安心了一点,生怕他把这事给忘了。

    我们剩下几人在石窖里等了很久,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出去看看,那些二年级的已经开始上早操了,可我们的情报员呢?“看见了,他在那……”我惊呼,可是,他怎么没有给我打手势呢,或者说他的有种想给我们打手势又不想给我们打手势的表现呢,很短的时间我们还是回到了石窖。

    “完了,这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邻居家年龄稍长一点孩子说道。

    ……

    沉默片刻,“不去了吧,都这个时候了,去也已经迟到了,回家,回去就说今天不上学!”看来这事比较为难了。

    “你们看到有三年级的同学在上操吗?”我迫切的问道

    “没有,看着有点像又不像”

    “我好像也没有看到”

    ……

    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反正就是不确定有没有看到三年级的其他同学在上操,忐忑多时,听见外面路上有行人走过,立刻就安静下来了。只是这次感觉有点不对,在我们藏在里面时已经路过了很多行人,而这一次好像脚步声突然没有了,甚至外面能感受到这个行人离我们的隐藏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外面不敢出声讲话,每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呲呲呲……”蓬松棚盖的玉米秆被掀开……

    他是镇上学校的一名老师,也是我的一个亲戚,我管他叫大爸,听说快要调到村里的学校来了,刚好路过这里,我们几个和他目视相对,尴尬的氛围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们在这干什么”?

    “我们……”    “我们……”        …………

    能说什么呢?

    “还不赶紧回家”

    “哦……”

    然后他将石窖盖住就走开了,我心想这下完了,要是被我父母知道肯定有我好受的。事已至此,他都说回家了,那就是今天不用上学呗,怀着丝丝担忧和默默无奈我们还是回家吧。事后才知道,那一天只有二年级的上学,一年级的和三年级都不用去,具体是因为什么我已经忘记了。

    现在看看那个时候的蠢劲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事后那位教书的大爸没有像我父母说过这件事,只是邻居家的孩子偶尔会提起,作为自娱自嘲罢了,与其说是有些可笑,倒不如说当时我们太过于单纯。可能正是因为那样的单纯才能让我们不管多远的路、不管多冷的天、不管多黑的夜都勇往直前。时不时犯点小错误内心就害怕、纠结、惶恐,这不挺好的吗,最起码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从那之后我们几个对老师通知的事都很认真的急着,虽然有时候还是会大意的忘记了,但这种情况在逐年逐年的减少着。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理论家、思想列宁曾说过“年轻人犯的错误,上帝都会原谅他”,是的,只要这些错误不是冒犯的、自欺的,而是能够自我反省、真心改过的,都可以原谅,我们都是在不断的犯错和改错中一点一点成长的,更何况那时我们还只是个孩子呢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26.“读”上戏楼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27.霜芽之上,石窖之内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