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中国自传网! 

中国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我的童年(1)

             我生于1977年,一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我有一个弟弟,小我三岁。我三岁以前在老家生活,三岁以前的事情我完全没有记忆。据我妈回忆,我小时候跟我外婆生活,有一次我外婆背着我去山上放牛,从山下滚了下来,居然没事,成长过程中有好几次这样惊险的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曾经有一张很珍贵的小时候的照片:我穿着白色连衣裙,戴着一顶白色帽檐很大的、还可以折叠起来的,那个年代很流行的太阳帽,双手叉腰。据我妈说当时有照相馆的来村里给人照相,我很臭美,去借了帽子死活要我家里给我照了这张相,这是我唯一对老家生活的印象。可惜,这张照片在我小学时期,家里一次水浸,把所有东西都淹了,这张照片也没能幸免。

          我爸是兵工厂的员工,负责打铁,在韶关的一个山旮旯里,那个地方叫七零一。我在那里度过了我最幸福的童年时期,至今为止,我对那里还是念念不忘。那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我们家住在一座山下,屋子后边有一条清澈的小溪,门前有院子,还有菜地。住在那里的都是兵工厂里的员工和家属,我住的地方叫田鱼冲(同音字),地理位置很特殊,外面有一条路通进来,然后会有很多分叉路,每一条分叉路上就住了几户人家,我家住在兵工锻造厂的附近,很远处才有一家人,通常从一家走到另一家要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我们看到最多的就是大山,周围都是山,唯一的活动场所是厂房前面有一大块空地。

         我三岁以前,估计我爸妈是分居两地的,妈妈在老家带着我生活,十分不易,所以有时候把我送到我外婆家去。我爸一个人在兵工厂,他每年回去几次,我也完全没有印象。我妈是个很要强的女人,也很能干,在老家受尽婆家的欺负,但是她还是任劳任怨。后来我弟出生了,我们终于离开了老家,来到韶关这个山旮旯里,和我爸一起生活。

          来到这个地方,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刚来的时候我只会讲家乡话,而这里的小伙伴们都是讲普通话的,后来我经常跟她们玩,慢慢就学会了普通话,但是却把家乡话给忘记了。我爸妈讲粤语,我妈的普通话特别糟糕,在家一般和我妈说粤语,所以还好粤语没忘记。

          上学以前,是最快乐的时光,因为一天到晚就是玩。印象最深的是那里的春天很美,满山遍野的花开了,树叶都是嫩绿嫩绿的,还有很多野果摘。我们经常爬到山上去摘各种野果吃,然后到了吃饭时间就都饱了,那时候父母也忙,没空理我们,爱吃不吃拉倒。夏天的时候就经常到河边去玩,很多小伙伴在那里学会了游泳,可是我和我弟都好笨,居然俩人都没学会。有时候我会在大树底下跳绳,我家门前不远处有两棵大树,自己弄条大绳子,做了个秋千荡,没人陪我玩的时候,我会把绳子绑在两棵树之间,自己玩跳绳。韶关的冬天很冷,有时候还会下雪,我们一家人经常做的事就是围着电炉烤火。

          小时候我们总能找到玩的东西。比如滚铁环,都是自己制作的,用两根铁丝,一根做成钩子形状,一根用钳子弯成一个圆圈;比如风筝,用竹子削成竹条,然后用白纸糊起来,然后剪一条长长的风筝尾巴,缠上线,就可以飞起来了。除了自己制作玩的东西,我还很喜欢捉蜻蜓回家“养”,自己用纸糊一个小盒子,把捉回来的蜻蜓放进这个我给它制作的”房子"里,可是通常蜻蜓到第二天就死了,有时候不知道蜻蜓怎么飞出这个我做的盒子,连它的踪迹我也找不到。虽然蜻蜓总是失踪和死亡,我还是乐此不彼,总是抓它们回来。有时候我和弟弟会抓螳螂回来玩,在院子里对螳螂进行“解剖”,把螳螂的尾巴弄开,里面会有一条虫子,我们称之为“铁丝虫”,无论你怎么弄那种虫子,它都不会断,也不会死,当时觉得很神奇,所以也总是看到螳螂就抓回来玩。有时候我还会抓一些蚂蚁,放在我折的小船里,然后把小船放到小溪里,看着船载着蚂蚁漂向远方。更多的时候,我们一群孩子会一起去山上,山上的草长得很茂盛,我们就躺在草丛里玩耍,睡觉。有时候会在山上采果子吃,我印象最深的两种果子,一种我们称它为“盐果”,“盐果是一串串挂在树上的,果子很小,果子上面铺了一层白白的东西,跟盐一样,咸咸的,我们经常一大串摘下来就用舌头舔那一层”盐“吃。还有一种果子我们称之为”泡泡“,这种果子是红色的,不是很大颗,果肉由很多小颗粒组成,咬上去清甜可口,非常好吃。

          兵工厂里的人都很熟,我记得有一个胖阿姨,她是兵工厂里的员工,最喜欢给我们这群小屁孩们讲故事。她经常讲一些很可怕的鬼故事给我们听,吓得我们哇哇大叫,可是又总是忍不住想听。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她跟我们讲,鬼是怕铜的东西的,于是我到处搜集铜钥匙,一天到晚把捡来的各种铜钥匙挂在身上;她还说人都有两盏灯,在我们的肩膀上,鬼看了不敢靠近你,你只要不回头就没事。出了我们田鱼冲,有个地方叫”杨梅坪“,去那里路上有一棵大树,她就跟我们讲那棵树上吊死过人,每天晚上就会有个白衣服的女鬼出来吓人,害的我们每次经过那棵树的时候都是狂奔而过。我们经常去游泳的那条小河,她说有水鬼,如果游到最深处,水鬼会抓住你的脚,让你沉下去,以至于我不太敢去那条小河游泳,更加不敢到水深的地方去。她还说我们附近有块空置的房子也有鬼,那可是我们小伙伴们最爱去的地方,那里很宽敞,可以捉迷藏,可是她跟我们讲了这些之后,我们都不敢去那里玩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胖阿姨要给我们这些小孩子讲这些恐怖的鬼故事,估计是吓我们,让我们别到处乱跑,可是她的故事对我的影响可谓是深远,我到现在都很害怕”鬼“,不敢看鬼片,恐怖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我的童年(1)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