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中国自传网! 

中国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身边最美的风景


    印象中的小时候,是泥土芬芳、胡乱打闹的世界,偷瓜摸杏顽皮的世界,对于异性的关注,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闪闪的童心—泊庄小学

    在二年级之前,我只是喜欢和全心、彦虎玩,大家在一起撒尿和泥摔破锅,光腚下湾摸蛤蜊,或者站在墙根下比赛撒尿,看谁呲的高、尿的远。习惯了衣不庇体,所以看那几个穿着花衣服的小女孩格外不感兴趣,几粒砖头、一根绳子玩半天,感觉实在没劲和无聊。

    虽然对异性没啥格外的思考,但对于男女厕所还是讳莫如深的,对那个写着“女”的禁忌之地,充满忌惮,如果有哪个女孩子踢你一脚,接着跑进女厕,她就受到保护了,男生是绝对不可以追进去的,甚至远远就得止住步,恨恨的骂几声。当然,男厕对于男生的保护,也是如此。有一次宝水低头看小画书,不小心接近了女厕门口,被我们哈哈大笑声吓住了,脸红红的跑掉了,被我们笑话了至少一学期。

    当然,也会有例外的情况,在一年级时,由于经常欺负秀青同学,她哭着跑回家搬救兵,不一会就看到她妈虎虎生风地跑来算账,我听从同学的劝告,急忙跑到男厕所寻求庇护,准备逃过这阵风头。哪知道她妈想都没想,径直地跑到男厕所,揪着我耳朵,把我从里面拎出来了。这事我奇怪了好久,她妈怎么敢进男厕所呢?

    那时候,感觉异性真是充满无聊和恐惧的。

    到了二年级,除了疯打乱跑外,突然就对班里的几个漂亮女孩子有些关注了。小孩子不懂讨巧,只能通过打闹来吸引起她们。打架的时候故意呼啸着略过她们面前,或者洋腔怪调的引起注意。

    班里比较漂亮的女孩子就是秀芝和海燕了(大名是刘秀芝、王秀丽),大眼细眉,很安静,说话的时候都是一种微笑,和我们这些皮孩子一点都不一样。她们喜欢坐在年级的最后一排,静静地看书,或者小声的说话,偶尔看我们一眼,笑笑不说话。于是,我们更努力的闹腾。有次下大雨时,我光了屁股在校园里“游泳”,她俩个看到了吓的吱呀一声跑开了,后来感觉自己受到了污辱,这事不能这么算完,第二天告了老师的状,在同学们的嬉笑中我被罚站半天。

    她们哭的时候,也是那么安静。受了欺负后不象我们一样嚎啕,而是扒在桌子上小声的嘤嘤抽泣。有一次,秀芝哭的时候,没有桌子可扒,她就近伏在墙上,不愿意把泪水展现给我们,感觉很有意思。

    只是可惜,英雄惜英雄、美女爱美女,她俩之间关系甚好,以至于根本忽略我们的存在,很少主动和我们说话,我只能在放学时,远远地跟在她俩后边,然后加快跑超过去,然后又往回跑,能够多看她两个几眼。

    放“麦假”的时候,班里照旧安排“看校”的同学,我通过运作,成功和她两个分在一天值班。但是她俩仍旧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卿卿我我,完全忽视我,我白白帮她们干了许多活,也没得到一声谢谢。不得不说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

    当我仰着头,迈入乡中心小学时,也没得到她们的祝福,哪怕是嫉妒,我们的关系,全在思与不思之间的狭窄地段。

    二、少年的懵懂—王杲铺小学

    其实进入乡小学,完全是出于个人发展的需要。那里汇集了众多优秀的学生,在学习上的竞争对手将更多,我在泊庄的明星光环不再闪耀,这是让我感觉倍感压力的地方。

    而班上女生的颜值,也感觉比泊庄差了一截。既没有刘秀芝的古朴大方,亦没有王海燕的娇柔艳丽。整个三年级,除了同桌栗艳芹和文娱委员赵艳敏,对其他女生基本没啥印象。

    到了四年级后,形式才有了变化。也许是年龄的原因吧,大家从童年步入了少年,有些女生愈发漂亮了。赵艳娟已经亭亭玉立,高高的个子,雪白的皮肤,尤其是水汪汪的眼睛,顾盼流霓,扑闪扑闪的似乎在说话,让人不敢直视。而赵艳敏的落落大方,也显的与其他女生大为不同,有一种非常吸引人的地方。

    我一直以为赵艳娟和赵艳敏有啥关系,至少是院里的姊妹关系,私下里问过赵玉涛,他回答说“啥关系没有”。后来我经过观察才发现,何止没关系,连住的地方也大相径庭。赵艳娟家在北头,门前是那条弯弯的小河,古木参天,非常幽静。而赵艳娟在中心街上,家里开了门市,熙熙攘攘。她们的性格,也许和家庭位置有关系吧。

    赵艳娟作为当任不让的班花,自然吸引了众多男人爱慕的眼光。其中比较突出的有刘希强、栗玉涛等人,甚至一点也不避讳外人的眼光。当然,也许还会有其他男同学,但都象我一样,把这份好感埋在心里,不敢表露出来。

    我们在班里的桌次经常变来变去,分到好桌的都盼着别变了;而分着差桌的,盼着赶紧换。都盼着这次能和赵艳娟离的近些,最好是同桌。偶尔,我也会排在她的前边(她个子实在太高,那时候排桌原则大体按着大小个,所以我一直没能坐在她后边欣赏她的背影),她偶尔会问我问题,我心里欣喜,就会拿出看家的本事来讲,并且故意讲的非常轻松,凸显我的智慧。这时我会受到班里很多热辣目光的洗礼,当然也有不怀好意的嫉恨者,但我还是非常得意的。

    由于她的美丽,刺激了我们的联想放浪的奔腾。有段时间,我会经常以她的名义给男同学写情书,落款写上“静”(静是她的小名),打诨逗趣。她偶尔也会看到,只是笑笑,并不生气,客观的也怂恿了我们的嚣张,“情书”写的愈发露骨,直至写出了“我多想和你生个大胖小子”的大逆不道的句子,只是这封情书很不幸被小人扔到了栗玉静的桌子上了,她坚持认为那个“静”的落款就是她,为了保持自己的青白,她哭着跑到胥老师那儿举报。结果严厉的胥老师风风火火地跟进教室,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批判运动,我和崔书晓等人被揪了出来,罚站倒是家常便饭,只是这次人丢大了。更可悲的是,我们做这一切,作为假想主角的赵艳娟—那个真正的“静”,一直不知道这事和她有关。不明我心,罚的太憋屈。

    在早晨跑操的时候(整体队形一直秉承前女后男的原则),所以我总能看到她的背影随着步伐弹上弹下,线帽上的小球也跟着左右普棱。红色的上衣,就象燃放了一团火,把我们内心的青春烧的旺旺的。

    相对来说,赵艳敏就朴素的多,中短发,经常穿着灰白的恰克衫,从没见过她穿裙子,如果不是面貌娇好,就以为她是个男孩子。很少看到她笑,当然也很少看到她梨花带雨,她就象一支非常普通的蔷薇,默默的绽放。她是文娱委员,只有在领唱的时候,我们才会注意到她,才会发现她与众不同的美丽。她并不好看,但为何都感觉她美呢?那时候不懂得“气质”,我想就是她的卓而不群的气质,就显得古朴高雅吧。从没见过她骂人,也没听说她打小报告,她的包容心真强。有几次故意去冒犯她,她也只是笑笑,不再理会,让人感觉无趣,也就索然作罢。

    在五年级时,遇到一次查体,每个人给了一张体检表,上边除了“心、肺”等常规检查项目外,头一次发现了“生殖器”项目,心里就莫名的兴奋。赶紧拿了表去“请教”赵艳敏,她果然当真,左手指着表,右手在自己身上示范,娓娓道来。眼见她的左手就指向了那一栏,我在等待她怎么说出那几个字来。结果她非常平淡的说“这一项是腿”,一略而过,让人不仅失望,也很庆幸,那么好一个女孩子,绝对是不可以说出那么脏的词汇来的。

    到现在这仍然是几十年未解的悬案,她当时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那么说的呢?

    也许是年龄的原因吧,我有更多的精力去关注身边的女生。除了二赵双星闪耀外,印象比较深的有栗艳芹、栗艳红、梅晓燕、王翠玉等人。

    栗艳芹是我去王杲铺乡小学的第一任女性同桌,个子高大、皮肤较黑,眼中有一种凛然的杀气,男生不敢造次,多次保护我被别人追打,我一个外村的孤苦小男人在她的庇护下茁壮成长。只是好景不长,不到半年又换了同桌,与她距离越来越远,已至于忘记了她的存在,一度怀疑她中途退学了,否则脑海中怎么也没有了同桌以后形象呢?只是到了2016年,郑爱娜第一次晒出了小学毕业的照片,蓦然的发现她竟也在班级中,模样仍旧,心里泛起一丝愧疚,更有一些温暖。

    另外一个和我同桌时间比较长的就是栗艳红了。她太平凡了,以至于在和她同桌前,我压根没注意过她。她象众多纤弱的女孩子一样,按时上课放学,听话懂事,说话细声细语。她的心也象她的语气一样细,经常帮助我找这找那。我是出了名的马大哈,生活自理能力一直在及格线以下,下课出去疯跑,全然不顾下堂课是啥。听到上课铃声后,才风风火火地跑进教室,看到语文老师大踏步地跟在腚后里走上讲台,我才突然发现数学课本还摊在桌面上,赶紧卷起来塞到桌洞里,但里面早已乱成一团,堵都堵不住。再翻找语文课本,在四个角上各掏一把出来,往往会发现所有课本全在,唯独没有要找的那本,老师的眼角一点点的飘过来,撞墙的心都有了。这时候栗艳红会小声的劝我“别着急”,然后用手把我往后挤一下,给她留出一个拳头大的空隙,她掏了三两下,象变魔术一样,把我的课本拿到手里。

    夏天的时候,根据学校安排是必须要午睡的。没有工具可用只能爬在桌子上。由于男女生同桌,爬在一起就成了睡在一起了,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不想让自己的名誉毁在这上边。她就主动拿了一张塑料布铺在桌子下边,躺上去,我就仰面躺在板凳上,前后的桌子挤住身子不至于掉下去,这样会比她高了半米多。

    有时候我早早的醒来,侧脸看到她在地上枕了几本书,睡的正香,胸脯一起一伏。她突然就睁开眼了,看到我看她,生气又怕别人听到,轻轻的喝斥了一声“看嘛?”,脸红红的,侧过了身子。

    那时候,我知道她对我好,也想好好的对她。但象是中了邪一样,喜欢一个人又怕被别人看出来,就往往采用的捉弄的方式(时髦的话说,不知道怎么表达爱),在上课时经常揪她的小辫子,她只会生气地瞪我,怕老师听到又不敢说,我就喜欢看她这种生气但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数学老师提问时,大家都高高的把手举起来,争相回答,她成绩差,基本不会,但又不愿让人看出来,怯怯地半举着,我就鼓励她“举吧,有我呢”,她果然就勇敢地举手了,老师非常高兴,点了她的名,她站起来无助地看着我,我却故意地告诉她一个错误的答案,当然,她的回答带来了一阵哄笑,我也笑的直不起腰来。她脸通红地坐下了,老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在上课起立时,我把我们共同的板凳悄悄地往后挪了一下,她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脑袋碰到了后边的桌子,可能摔的不轻,她没有象往常一样,立刻站起来,而是在地上用臂捂了脸,嘤嘤地哭了起来。杨登坤老师一下子就看到了端倪,命我向她道歉,让我叫她姐姐。我在淫威之下叫了她一声,她破涕为笑,白楞了我一眼,坐下了。由于她的原谅,杨老师并没有过多为难我,只让我站了半节课。现在想来,她对我太容忍了,那时候是我太淘气,伤她那么多次,但她没有一次埋怨过我,多么善良的人。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退的学,曾经以为她一直就在我身边,只是我把她忘了。我在毕业照片中寻了许久,也没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心里酸酸的。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肯定是嫁人了吧,孩子也应该上高中或者大学了,老公对她好吗?千万别象我那么不懂事,一定要好好的爱她。

    梅晓燕是我班的学霸,是一朵盛开在那片贫瘠土地上的奇葩。也许是上帝的安排吧,从遥远的梅家口送到王杲铺。如果没有她,我们班上的成绩前五名是绝对不会有女人的身影的。如果单纯在颜值上,她也就是前五名的样子,个子不高,有点胖,不会和其他女生一样咋咋乎乎,总是安静在呆在课桌后,嘴角上翘仿佛一直在微笑。

    但她综合指数却是爆表,因为她实在太强了。成绩一直稳定在前三名,各种尖子竞赛,无论单科还是综合,都少不了她丰腴的身影。正是因为如此,尽管她表现的十分亲民,但我感觉她仍然高高在上,仿佛和我们这些乡下的小土孩隔着一道墙。

    安静、温顺,成绩好,她符合了老师们所有“好学生”的标准,也成为各个老师的红人,由于不热心政治,班长、队长啥的与其无缘,便一直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偶尔还会兼数学课代表。

    她就象一个吸波器,吸引了所有的闹嚣。她安静的看着我们打闹,似乎在看另外一个世界,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有时回位走过她的课桌,脚步也无意识的轻一些,偶尔还会用眼角瞟一下她,就怕她轻轻的挑眉。但很少见她生气,也许她把我们当成空气了。

    有一次例外,我和崔书晓闹的凶,互相发坏,从自己档里作势掏一把,似乎手里就有了那个东西,作为炸弹,向对方掷去。如此几次后,我接到崔书晓的“炸弹”,脑袋短路了一样,顺势把“它”放到梅晓燕的桌子上了。这个过程,她已经看到了,也知道这意味着啥。那个时代,丢命事小、名节事大,她再也忍不住,低头伏到桌子上刚要哭,但突然又感觉这又不妥,一路悲声到教室外。正好被宫俊林老师看到,一再追问为什么哭,她只是哭并没有说话。宫老师感觉到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就采取了诱导的方式,说“你只说是谁”,梅晓燕便小声地把我的名说出来了,作为自己的爱徒,受此不公,宫老师暴跳如雷,把我的两个小耳朵都拧成了花,罚站两节课。作为帮凶,崔书晓也陪着我在教室外边站了两节课。

    印象中,她的生气只这一次,似乎这个世界所有美好的事情都是给她准备好了。她拿到了所有能够拿到的奖励,包括每个学期的三好学生。我没去过她家,但我相信,她家的墙上奖状肯定已经多的无处可贴了。

    在一起帮助老师阅卷的间隙,她会拿着老师的书静静的看,阳光从她的发梢透过来,象给她镀了一层金。那时候,我会突然想,这么一个优秀的几乎没有缺点的女孩子,未来会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班的男生,感觉没有能配上她的,也许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正在等着她吧。

    优秀的人总会有人嫉妒的,在6年级的时候,确实出了点叉头。小学的最后一个春节前,放假前照例投票选“三好学生”,如果没有意外,她这次肯定能够高票得中,小学生涯就圆满落幕了。但意外就是这样发生了,她在成绩第二的情况下,仅得到五票,没有进入前五名,按惯例就是落选了。不知为何,许多人眼中竟然是兴奋,还有一点儿得意。宫老师对这个结果非常不满意,“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你们自己昧心自问,德智体美,你们哪一项能比过梅晓燕?”我悄悄地转头瞅了一眼梅,她仍如秋水一样,面无表情,似乎这事与她无关。最终,宫老师破坏了民主选举的一贯做法,非常霸气的宣布选举无效,他口头念了五个名字,让班长拿着名单去了校长室……

    无论羡慕还是嫉妒,她总在那里,不喜不悲;

    即使冒犯或者尊崇,她还在那里,不愠不火。

    王翠玉是曹庄转学过来的,由于瘦弱显的头和身体不太协调,每天登着一辆大金鹿来校上课。她打破了当时的一个魔咒—外村人必是学霸。她成绩一直在中下游徘徊,只是到了五年级天下大乱时,才作了一次尖子生参加乡里的语文竞赛。

    她长的一般,学习还赶不上一般,我和她纯是同病相怜,否则我的眼中怎会有她。当时只有我们两个是外村人并且跑堂。按当时的律例,外村人可以不上早操,早自习亦可晚来几分钟,但需要在下课至上午上课前的这段时间自觉补上。早自习下课铃声后,一度喧嚣的教室,就我们两个孤零零的,你看我,我看你。

    那时家境尚可,我会拿出饼干来作早点。她家好象还难些,只是拿了馒头,就着咸菜吃。吃的时候,悄悄的,似乎怕被我瞅见。有时我会让她过来吃点饼干,她总是拒绝。但她有好吃的,会非常骄傲的约请我过去尝尝。吃完饭后,她会在最前排自己的桌子上循规蹈矩地默念课文。我感觉无聊,就会到外边操场上打会蓝球,或者抽丢丢,把她一人丢在教室里。

    她这样的女孩子,在学校里,注定象空气一样,时刻在你身边,而你却无法或者根本不会关注她,你的话题中不会有她的名字,梦中也不会有她的影子。她就象栗艳红一样,突然有一天,就永远消失在你的视野中,而你突然想起她,已经是许多年以后了。

    三、阴霾中的晨星—王杲铺中学

    上帝跟你开了个玩笑,但随后又给你送了一份厚礼。

    我被分配到八班,不到半年,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八班就成功晋升为全校最差的班,纪律差、班风差、学习更差。由于早恋、偷菜,被学校开除+处分,另8班成为了一个笑话,作为班里的铁第一,我的成绩在全校属于30来名的样子。尖子考试更是全军覆灭,我只是在数学考试中勉强拿了第8名。

    前途是灰色的,眼界却是彩色的,让我欣喜的是,有几个校花竟然如梦般的重逢了,刘秀芝、王秀丽、赵艳敏、孟艳……灿若繁星。如果只和其中一个人的重逢机会是八分之一,那么同时重逢的概率,我想不会超过1%吧?但我就是这么幸运。

    一进屋门,最后一排一拉溜的美女:冯合艳、王秀丽、张延爱、刘秀芝。还有高个子孟艳和胥艳红点缀。真是惊艳。

    此时的美,和小学时又大不同,似乎更成熟了,有了女人的韵味,感觉更耐看。

    但是,虽然美女众多,心境却和小学时不同了。我更关注于打架、逃课,或者到教室后边的宿舍里睡一整天,就很少对女孩子关注。

    印象中比较深的,一个是姚建芬,长的有点象个男孩儿,清新脱俗,和我以前见过的所有美女都不一样,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在吸引着我。在不逃课的时候,我会经常看她的背影,有时她也感觉到了,回头笑笑,我就低下头,或者看往别处,装作看不到。

    她性格活泼,爱打闹,但学习比较刻苦。在那个没有希望的日子里,能够如此坚持,就让人感动。

    另外一个有些印象的,就是张桂荣了。当过我的同桌很长时间,长的有些胖大,面如满月,一笑起来就看不到眼了。脾气很大,能够喝斥许多男生,但对我很温柔,即使打也是象征性的,以至于大家都看出来了,她好象对我“有点意思”。

    女孩子是有私密空间的,如果有人冒犯了她,重则打,轻则骂。而她对我则表现的极其温柔、忍让,以至于我有恃无恐,故意在男生们的眼光中翻她的书包,引起哄笑。她仍然不生气。有一次我竟然在她的日记本中翻出了她小时的照片,她脸上突然竟有了一丝红晕,悄悄地问我“漂亮吗?”我说“嗯,真是漂亮呢”,她笑了,“送给你吧”。我偷眼看了一下周围,后边有男生不怀好意的笑,我连忙递了回去,“不要”。

    她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伸手chua了过去,仍进书包“不要拉倒,美的你”。然后头转向了窗外,不再说话。我突然感觉这样对她不好,张了张嘴,竟然什么也没说出来,就低头看书。

    到了下午,我又一如既往的偷揪了她的头发,然后装作若无其事。没想到这次她竟然怒了,“不要脸是吗?”回身“当”的一脚踹在我的凳子上,在巨大的冲力下,凳子竟然平移了10多厘米,我刚想反击,看她一脸怒容,如果我要动手,她肯定会撕碎我。吓的一缩脖子,再不敢吱声。

    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就再无那么默契了,她就象我众多同桌中的普通一个,自此再无更多交流。

    到了初三以后,告别了美女云集但让我伤心流泪的8班,我进到重点班6班,很幸运的是和梅晓艳又重逢,但可惜的是,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时过境迁。人家容貌依然美丽,学霸光环仍然闪亮,但我已成明日黄花,更可悲的是,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竟然沦落到了老师叫不出名字的地步来了。

    幸运的是,认识到了王维(女)同学。

    她和我的命运有些相似,有着从学霸到学渣的经历,心理落差都不小。通过民主选举,她是我班唯一一位步入“基本合格团员”的女性,成为纪律重点整治的对象。

    她天生美丽,长着一张标准的明星脸,身材也魔鬼,难能可贵的是,在校园运动会上,也会发现她的身影。在跑道上的她,骄傲自信,俊美飘逸,就是一个流动的风景点。但回到教室里,她还是她,但得到的却不是她想得到的。在那个为了成绩暗暗较劲、或冷嘲热讽、或明争暗斗的班里,由于成绩不突出,上层的同学根本忽视她。她越不在乎,却引起更多的不满,许多人以打击奚落她为乐。久而久之,她被边缘化了,在东南的角上,和我们这一群同样不守规矩的同学呆在一起打闹。她似乎也并不在乎这些,接受并迅速地享受着这一切。

    她有时和你很近,甚至你怀疑是不是她马上要给你示爱了;但马上却和你很远,你跟她打招呼,她都懒的理你。这种暧昧的态度吸引了众多的追求者和失意者,都感觉和他要有点意思。而她却也不说破,周旋于其中,并乐此不疲。

    她可以就是为爱而出生的吧,生命中就不能缺少男人,当然,也不缺少男人。但也没有哪个男人能够一亲芳泽,她跟所有的人都这么若即若离。她打碎了所有男孩儿的心,却全身而退,不湿一片羽毛。

    针对她的攻击性的语言也很多,和这个恋爱了、和那个压马路、和哪个班的钻黑胡同了……每天都能听到她的负面消息,她仍一如既往,不解释、不打听、不羞怒。但我相信,她只是伪装了自己,把心藏到了一个非常私密的地方,我们看到的听到的,全是假的。这是人的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罢了,就象我通过逃课、打架来保护自己脆弱的自尊心一样。而那些和她有绯闻的男同学,我都一一见过了,绝对不是她的菜。

    她就是天上的云,即使低落,也不会降到凡间。

    但还是为了亲近她,哪怕一天说几句话也行,总要找几个噱头的。于是我格外关注王维(唐朝的那个),背了他的许多诗,希望引起她的注意。

    “鸟鸣涧·唐 王维”,故意把“王维”说的很大声,她以为是叫她,然后转过头来,我就大声地背“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大家哈哈大笑,她感觉自己受了捉弄,笑着说一声“呸、无聊”。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她那么美丽,也那么善良,但一个那么端庄的女神级的女孩子,活脱脱的把自己扮演成了女汉子。搞笑的表情不该出现在那么完美的脸上。我总感觉这一切那么不真实、不协调。一方面是由她自己造成的,一方面也有那个你死我活的竞争环境的原因。她每天都笑,但我感觉她并不开心。她表现豁达,甚至有些放纵,更多的是深深的无奈。每天能够受到多少伤害,也许只有她自己能算的清,也许自己也麻木了。

    6班终于结束了她的使命,几家欢喜几家愁,我们在照完毕业照后就要背井离乡了,在互道珍重的时刻,我感觉我们亏欠王维同学一声“对不起”。

    每个女孩子都是天使,带着自己的使命降临人间。她们使我们的生活那么丰富多彩、充满乐趣和激情,温馨和感动。她们才是我们身边最美的风景。

    即使我们不能保护她们,但也不要去伤害她们。有些人,你能爱就好好爱吧。有些人,不能爱,就远远的去祝福她。不要让她们伤心流泪。

    在重返天庭的时候,希望她们是幸福的、笑容满面的,能够衷心的说出“我曾经来过,我很开心,有你们,真好!”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身边最美的风景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