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中国自传网! 

中国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博客自传】梳掉头发

        梳掉头发

        清晨一早,妻子梳完头发总会掉落几根在后背在地上。这时我注意到妻子往往是把一只手臂背过去用手指拽起来衣服再猛地一松,就这样来回弹几下再弯下腰把掉在地上的乱头发捡起来放到垃圾筐里。因此,我也学着妻子的架势把头发梳一梳再用手拨楞拨楞头发再,特别是把一只手翻到后背但却不是揪起来衣服而是,捏起一块松散的肉皮一扥一松,肉皮的弹性比起衣服来还要好很多就这样揪几下就直把妻子看得大笑不止其实我倒不是因为头发掉在身上引起来的痒痒我对头发不敏感。其实这办法现在秋高气爽还好用我再没穿上衣皮肤也滑有头发也能感觉到但如果是大夏天,满身的臭汗这办法就不好使但媳妇就还是老办法因为,女人在自己家不睡觉就穿着衣服。

        如果可以改变不好的结果,我们会努力争取。如果没有结果,我依然会努力。但如果结果无法预知更无法改变,我就会调转枪口,改变方向,继续前行。

        哼,他们俩就这心机和伎俩,这点残存的手足情分早就被金钱雇去转换成了杀手模样。我的判断没有错,从我不再独立做生意的开始他们就吓死的模样不放过任何一个回收一点金钱利益的机会,还有随时准备断绝关系···现在看得越来越清晰。

        真是可悲,明明是自己亲人的消息,却要靠外人传三传才传到我耳朵里。金钱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为了一点利益亲人之间就能拔刀相向而且仇人也可以胜似亲人的东西。侄女上大学的消息是通过司机传到小表姐那里,她再讲给我听我不能直接问司机为了那点可怜的面子,更不能直接问大哥因为他没有跟我说的意思因为大哥有可能起来心理变化因为在他心里这很可能就是多管闲事但,就不知道这三传两倒的意思被语言的描绘走了样变了形没,其实这就是贫富悬殊的结果更是家族血统的悲哀因为,我知道我们兄弟三个在各自独立时段恰好是改开的开始但,很小时候我就被大二哥鬼过钱也因此断定即使没有贫富差距也不会有好结果这就是命···据说去了一所分校是专科,大哥就是对自己估计过高而这种盲目的结果会直接影响到孩子,假如他实际一点也许有机会上个本科,但大哥不自量力的惯性思维还有自大的估计差一点就没学可上。人的悲哀最可能就是对自己定位偏差,而大哥则是让金钱冲昏了头脑来不及定位自己。我就整天跟着一位如此狂妄自大的小老板还有些自恋的怪癖而且,还有在事业上越来越失手的习惯不但固执而且偏执。一个没有驾照的职工开他的车外出送活他还沾沾自喜,他做起事来连起码的后果都不要更没有点基本法律法规意识还是这才叫不拘一格游走在犯罪边缘的冒险才合乎改开的本意,说句不好听的路上出点车祸他顶多赔上一台破车就心里巴不得出点事他好看笑话,因为司机会负其他责任他也不阻止他也会瞬间改变口头应允就这样子的老板我算看透了。大哥的田姓朋友来找他就有一种高出朋友十万八千里的自豪感觉也还有点代搭不细理其实我也知道,他既不拿田姓当朋友也还要与他有点瓜葛因为他要预防万一既知道危险就在身边也知道自己每天都在作恶却总是以老板老师和领导的身份跟田姓来往但,背后里跟我说的却是这种人还要来跟我做朋友他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素质啊。因此你看,大哥是从心里根本没有拿田姓当朋友还根本就瞧不上他,他就拿他当成自己车间的一个坏孩子一条小狗狗你叫唤的急了就扔给你点屎吃别看他们来往十多年,还有妻子和女儿也不在话下都丢尽了她的脸。在大哥眼里几乎所有人都对不起他(就最后包括父母也是这层意思而且这一点跟老二极其相似因为,老二的结论是父母恩情已经回报完毕不再欠父母什么。)也都不比他能但,我看是你没有也不敢走出去看看人家是怎么搞的企业,比你出来晚比你基础差的早都发展的很大就你这点小心思,能守住你自己的小圈子自己玩高兴就不错。也不知道大哥在自己家里有没有到底制定了多少家规有多少规章制度上了墙,是否在家里也是三天五日开家庭成员大会也有签到请假扣工资和奖金的制度还要开除谁的权力。上了墙的制度只是制度上了墙,嘴里的管理制度就仅是管理了嘴。

        智者可以把黑钱洗白,愚人会让白钱把自己弄成灰头土脸。当我习惯了失败,就还会有成功的可能吗?失败与成功难道是不可以沟通的吗?向前走就是,向前走就可以。

        现在凡是站在台上的男男女女就一个个跟刚充满电似的或曰,刚刚吸食点什么:物欲像毒品一样站在嘴的门前,只有吃进去才满足一小会儿。

        大哥把自己的得力干将有能力者和高薪聘来的人才鼓捣走以后,会经常很是得意的有些经验主义来跟我讲起来他的胜利和预测说:“你看啊,下面的人要向上面反映他的情况了。”,这句话有多可笑一般人不知道我就来分析下一是,他会以为这是他在为民除害的结果因为,那些被他请来又被他轰走的人就都是在这里欺行霸市无恶不作的大恶人,二是他拨乱反正以后会大快人心就一定会有人民的代表前来感谢拍手称快,并口诛笔伐他们的滔天罪行就像诉苦大会并一起揭发他们不为人知的方方面面三是,这句话里有“上面”和“下面”的字样就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作风就还是在公家大公司的嘴脸就还是内部人事斗争的习惯说法···那种神态你们就没见过虽然明明是自己的损失用人的失败却非要假装出来赚便宜的胜利者,就一副打黑除恶的正负自负还好意思等着一些商户来敲锣打鼓送锦旗放鞭炮舞狮子庆功会被升官算政绩挂金匾的好像为官一任造福了一方,人民兴高采烈奔走相告欢欣鼓舞这个“公家人”。

        人生有两件事躲不过去——讨饭和坐牢。很多人“形”似没有讨饭却是“神”在做讨饭的事而有的人“身”不去坐牢但“心”却在坐牢而且身子也大多被套牢在一隅。

        整天在这里看他这点破事没有任何光明,他就这样了,没有改变的可能。

        真小气,我真的感觉自己有时很小气。为了点吃的东西,跟妻子吵嘴跟女儿吃醋,弄的好像心痛女儿吃似的···真小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博客自传】兄弟算账

    下一页:【博客自传】刺猬城市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博客自传】梳掉头发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