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父亲参加了51军

    “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爆发。国民政府蒋委员长一开始实行不抵抗政策,致使东三省很快伦陷。张学良的东北军奉蒋介石之命,一枪未放退回了关内。日本鬼子的铁蹄很快踏上了山东大地。威海、烟台沦陷,青岛沦陷,潍坊沦陷,景芝镇也来了鬼子兵。鬼子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所不为。老百姓都恨死了日本鬼子。

    椐祖母生前对我说,有一次鬼子进了村,村民们都跑到村外庄稼地里去了。邻居李家两个闺女未来得及跑,被鬼子拖走了……后来两个可怜的闺女是爬着回家的,地上流下了一溜血迹。最后,两个闺女一个投了湾,一个上了吊。

    当时已经长大成人的父亲年轻气盛,他恨死了日本鬼子。一天,父亲在景芝镇办事,遇到一队鬼了兵,据说是去沂蒙山根据地扫荡刚回来。鬼子们疲备不堪,一头扎进了路边一个饭馆要吃饭。他们把“三八”大盖枪堆放在门口,没有人看守。鬼子们疯狂得很,也大意得很,他们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有人敢偷他们的枪。父亲看四周没人,偷偷地拿了一枝枪,仗着熟悉地形,飞快地跑走了。等鬼子发现丢了枪,哇哇地叫着开枪追赶时,父亲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对于父亲的这次冒险行动,祖母告诉我时也说不清原因,只说我父亲胆子太大。

    父亲偷了鬼子的枪后,开始家里谁也不知道。他曾一个人躲在高梁地里,偷袭过南下的鬼子和伪军队伍。据祖母生前说,父亲曾打死打伤过三个日本鬼子。父亲的枪法很好,百发百中,当然是打了就跑,未被鬼子抓住过,但祖母整天为父亲提心吊胆。

    当时家乡有些贫穷而又不怕死的人也有像父亲一样揭竿而起自动打鬼子的。这些人有的后来参加了共产党,有的投靠了土匪武装,后被国民党军收编。

    当时,张学良的东北军51军退到了山东。军长于学忠奉命驻守在沂蒙山东线,大约在安丘、诸城西边至莒县、日照、沂水一带,一是阻挡鬼子南下,二是对付沂蒙山根据地的八路军。实事求是地说,51军是抗日的军队,对八路军也比较友好,当时国共两党合作抗日,蒋介石也是点了头的。

    51军军长于学忠抗日有功,被蒋介石晋升为苏鲁战区总司令。原51军113师师长周毓英接任51军军长。周是我村东南仅六里路的伏留村人,他的亲姑妈是我父亲的叔伯祖母,是亲戚关系,我父亲应称他表叔。

    我父亲打鬼子的事传到了周毓英的耳朵里,他非常赞赏,派人把我父亲找去,问我父亲愿不愿当兵,我父亲同意了。于是,周毓英便收留了我父亲,不久,便给了我父亲一个副连长的官。

    对于参加国民党51军这件事,父亲自己十分满意。一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打鬼子,二是当兵有饭吃,有衣穿,三是在周毓英麾下可以混个一官半职。至于其它方面,父亲当时恐怕考虑不多。51军也打共产党,这点父亲后来也知道了。当时父亲对共产党认识不够,革命思想觉悟还不高,这绝对是事实。

    父亲参加了51军,家中亲友没人反对,唯有刚过门不久的母亲偷偷地流泪。兵荒马乱,当兵就要打仗,天天有死的可能,但母亲无可奈何。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父亲参加国民党51军之后,戴家又发生了重大事件,叔父和三叔秘密地参加了革命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大约是1940年左右的事。

    叔父戴福臻和三叔戴福权(参加革命后叫戴健)参加革命的引路人是表弟尤树庄和李致敬(即李振)。当时尤树庄和李振是家乡一带共产党地下领导人。(注:解放后,李振曾任泰安、德州地委书记,《大众日报》社党委书记,山东省委秘书长,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人大主任,现已离休。尤树庄解放后任胶州人民医院书记时遇车祸不幸身亡。)在李振等人的引导和教育下,叔父和三叔对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事业有了充分地了解和认识,思想觉悟迅速提高。为了解放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叔父和三叔决心为共产党的事业而奋斗到底。

    当时家乡是敌占区,参加共产党是绝对保密的。叔父和三叔参加共产党的事,戴家只有我祖母和婶母知道,连三叔的母亲五祖母都不知道。从此,戴家便成了地下党的秘密交通站和联络站,戴家亲友们都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为地下党干事情。

    党组织交给三叔和叔父的任务是当地下交通员,往沂蒙山根据地送情报,运送枪枝弹药,秘密发展党员等。

    关于父亲参加了51军一事,叔父和三叔请示了党组织。据解放后三叔和李振同志讲,党组织是经过了慎重研究并同意的。一是因为自从父亲偷了鬼了的枪并打死过鬼子后,在家乡难免有人知道,目标太大,到51军躲一下有好处。二是当时地下党与沂蒙山根据地的地下交通线常被51军破坏,需要有一个可靠的人打进51军做掩护,以保护我地下交通线,而父亲恰好可以充当此任。

    当三叔和叔父代表党组织向父亲说明这一切时,父亲恍然大悟,并愉快地接受了任务。作为手足兄弟,父亲对叔父和三叔十分尊重。这正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也!

    据后来成为我军领导干部的三叔戴键生前对我说:“自从你父亲接受了党组织的任务后,地下交通线再也没有出过事。当时,你父亲驻防在西山(安丘西南部),正是我地下交通员路过的地方。有一天晚上,李振派我火速往根据地送情报,我走到西山就被51军抓住了,我说来找你父亲的,家中祖母病了,让你父亲回家看看。敌人把我押到你父亲的连部就把我放了,你父亲陪我吃了饭,到了半夜,派可靠的人把我送过了封锁线,到达了根据地,完成了任务。这次我送情报还立了一功呢!”

    还有一次,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三叔去根据地送情报,父亲派人把他护送出51军防区。三叔完成任务后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敌人的巡逻队。三叔摆脱了敌人的追击后,跑了几十里路赶到村边祖母住的房子外面时,翻了几次墙没有翻过来,便倒在雪地里昏死过去了。祖母和婶母听到外面有动静,出来一看,忙把三叔抬到家里热炕上救活了过来,又把他的湿衣服和鞋袜连夜烤干。三叔吃了祖母做的热饭后,趁天还没有亮,又匆匆地走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父亲参加了51军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