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第一次解放

    赶跑了张步云,家乡第一次得到了解放,各级人民政权逐步建立。当时家乡划归诸城县浯河区,叔父戴福臻担任了浯河区委书记,区长董乾初不在时,由叔父代理区长。父亲戴福田担任了区中队长。三叔戴健因年轻未婚(当时刚20岁),党组织让他参加了山东解放军滨海兵团。由于已有几年的地下党员革命经历,一入伍便担任了连指导员。九祖父戴凤楼在村里任公安员。五哥戴维玉担任了区团委书记。为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父亲他们日夜操劳,站岗放哨,发展民兵,训练区中队员,随时预防敌人的进犯和破坏。

    叔父戴福臻根据上级的指示,带领区委、区公所的干部们发动群众,减租减息,打击土豪恶霸,斗争地主劣绅,分田地,开展诉苦运动,动员青年参军支前。

    多年受苦受难的贫苦农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第一次翻身得解放,当家作了主人。他们把共产党毛主席当成大救星,从心里拥护共产党。一些贫下中农中的优秀分子加入了共产党组织,许多青年涌跃报名参军,民兵们成立担架队支援前线,妇女们做军鞋,蒸干粮,支援子弟兵。解放了的渠河两岸,到处充满了欢歌笑语。正象一首歌唱的——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把身翻……但是,1945年的秋天,刚刚解放的家乡,斗争形势仍十分复杂和严峻。蒋介石为了挽救在全国战场的败局,下令集中兵力重点进攻陕北和山东。国民党军队在山东的兵力迅速增加。我解放军山东兵团主力部队奉命转移到了其它主战场,新生的革命政权面临着严峻地考验。

    这时,逃到敌占区安丘、潍坊、高密、青岛的地主、土匪、汉奸组成的还乡团随时准备反攻倒算。浯河区在诸城的最北边,紧靠敌占区。张步云残部王金铭的独立营仍盘踞在浯河区东边的注沟一带。王金铭的老家就在浯河区,他随时准备反攻倒算,对浯河区构成很大的威胁。王金铭的独立营有四个连,共四百多人,大都是土匪汉奸兵痞出身,战斗力极强。他们把浯河区的戴福田、戴福臻兄弟俩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但是由于浯河区领导和区中队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加上有县大队和解放军山东兵团第一师留守部队的保护和支援,王金铭几次派小股队伍进犯浯河区皆有来无回。有一次他的小舅子被我父亲的区中队活捉,王金铭气得暴跳如雷,发誓要进行报复。

    作为浯河区唯一的武装力量区中队的队长,父亲戴福田身上的担子很重。父亲是行伍出身,见过世面,为人豪爽,心直口快,枪法百发百中,这与他的经历有关。自从投身共产党参加革命队伍以后,在党的教育下,父亲的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逐步树立了为共产党和人民的利益、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坚定信念,从一个绿林好汉变成了意志坚定的共产党员。他每次打仗总是冲在前面。为了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他整天住在区公所里,尽管离家仅几里之遥,他也很少回家,扔下母亲和一岁多的我在家。母亲为此十分伤心,整天提心吊胆,经常埋怨父亲,甚至同父亲吵架。作为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母亲象当时许多人一样,觉悟不高,她不能理解父亲他们所干的事业。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第一次解放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