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解放之初

    父亲他们牺牲的时候,四叔戴福厚刚17岁,他随后也加入了共产党,解放后当了村里的支部书记。他虽不是我的亲叔,但却是除母亲、祖母和姑母外我最近的长辈了,他后来事实上成了我的监护人和抚养人。

    1948年解放之后,人民政权刚成立,百废待兴。四叔在上级派来的工作队员的协助下,领导全村搞生产,组织民兵站岗放哨,动员适龄青年参军,建立扫盲”识字班”。村里许多人都在这时扫了盲,但四叔以工作忙为借口,就是不愿进扫盲班。他至今斗大的字识不了一升,但他脑子很好,上级开会内容他全能记住,在村民大会上讲话头头是道,滔滔不绝,远近闻名。

    村里的小学校白天是孩子们上课和玩耍的地方,到了晚上便成了“识字班”的天下。提起这“识字班”,那可是沂蒙山解放区的“特产”。解放了的翻身农民迫切需要文化,“识字班”是专为年轻姑娘小媳妇们开办的扫盲班。由于全是清一色的年轻女性,而且主要是未婚的姑娘,所以慢慢得”识字班”便成了年轻姑娘的代名词,在沂蒙山地区广为流传。例如,人们一提起某某人家的闺女长得漂亮,便说:“那个‘识字班’真俊!”

    识字班里,除了扫盲学文化外,还有人教唱解放区的歌曲,大都是革命歌曲和适合妇女唱的反封建婚姻、自由恋爱方面内容的。如“东方红”、“白毛女”、“妇女翻身歌”、“小二黑结婚”、“兰花花”、“信天游”、“李二嫂改嫁”等等。年轻的姑娘们都学得着了迷。一到晚上吃了饭,我们小孩子们也来到学校教室外面听歌。慢慢地,我也会了不少,回家后唱给母亲听,母亲也爱上了这些歌,有时一边给我缝衣服,一边哼哼,逗得我真乐。

    当时吕剧“李二嫂改嫁”轰动一时。吕剧是发源于潍坊地区的地方戏。郎咸芬当时是吕剧名星,她唱的“李二嫂改嫁”感动了无数人,后来拍成了电影。有一天,我当着母亲的面唱起了“李二嫂改嫁”——“李二嫂眼含泪关上房门,对孤灯想往事暗暗伤心……”谁知刚唱了两句,母亲就不让我唱了。只见母亲一边流泪一边说:“以后什么歌都能唱,就是不准唱这个!”说着,照我的头上拍了一巴掌。我知道触动了母亲的伤心事,吓得哭了。母亲把我搂到怀里,流着泪说:“孩子,娘为了你从25岁守寡,什么苦和罪都受了,你长大了可别忘了娘呀!”我哭着对母亲说:“我不惹您生气了,我一定侍候您一辈子。”

    可是不久,我就惹母亲生了一次气,并挨了打。

    这年春天,闹春荒,家家粮食不够吃,地瓜干和菜团子是主食。一些人口多的人家只好让孩子们外出逃饭。当时渠河南岸东南方向有个巴山,离我家20多里地,是我小时候看到的最大的山,其实是个小山包,潍河从山角流过,周围的村庄土地肥沃,农民生活好一些,人们一般都到那一带去讨饭。有一天,我看到村里一些大孩子要去讨饭,便瞒着母亲,偷偷拿了一个篮子,又捡了一根树枝当打狗棍,便加入了讨饭队伍的行列。谁知刚出了村南门,就被当支书的四叔追回来了。不管怎么说,讨饭总是件丢人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谁家也不让自己的孩子外出讨饭。我年幼不懂事,四书在村里当支书,我去讨饭,他的脸往哪儿放?四叔生气地说:“全村都饿死,也不能饿死你!”母亲气得一边骂,一边用打狗棍打我。从此,我再也不敢跟着小伙伴们去讨饭了。

    还有一次,母亲好不容易摊了一箩煎饼,累了大半天,便去找九祖母玩去了。我一个人在家,这时来了一位讨饭的老大娘,她说我应该叫她婊妈,同我家是亲戚。我看老大娘衣服褴褛,面黄肌瘦,又是亲戚,便把母亲刚摊的煎饼拿了一大半塞进了老大娘的篮子,老大娘高兴地走了。过了一会儿,母亲回来了,见煎饼少了许多,问哪里去了,我便照实说了。母亲气得把我打了一顿,说那个老大娘根本不是我的什么婊妈和亲戚,给她两个煎饼就行了。我这个可怜穷人听了好话就上当受骗的毛病生来就有,一直到现在也改不了。由于从小受过苦,见了穷人就可怜,见了乞丐就给钱,所以后来上了骗子们(政治骗子和经济骗子都有)大当,吃了大亏,几遭灭顶之灾,这是后话。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解放之初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