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镇压反革命

    1953年,开始了镇压反革命运动。那些没有逃到台湾的汉奸、土匪、恶霸和杀害共产党员、翻身农民的反革命分子、还乡团分子一个个被抓了起来,杀的杀、关的关、管制的管制,这就是所谓的“杀、关、管”。后来听说镇反中也有扩大化,把不该杀的人杀了,不该整的人整了,这也可能。毛泽东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不能温良恭谦让。相当年,国民党反动派、地主、土匪、汉奸对共产党人和同情支持共产党的老百姓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制造了那么多血案、惨案。光胶东地区就有许多被国民党、还乡团分子杀光、烧光的无人村。刚刚夺取了政权的共产党和劳苦大众为了巩固新生政权,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无可非议。至于个别地区有错杀、错整现象,在所难免,不足为怪,哪个坟堆里没有屈死的鬼呢?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一天,听四叔说,杀害九祖父和五哥的汉奸刘洪华在青岛被抓住了,就要拉回来枪毙。

    反革命还乡团头子刘洪华心毒手辣,共杀害了包括我九祖父和五哥在内的共产党员和群众50多人,在沂蒙山区和家乡一带干尽了坏事,制造了许多惨案,血债累累。家乡解放后他逃到青岛,未来得及逃往台湾即被青岛市公安局抓获。

    枪毙刘洪华那天,学校老师带领我们去参加公审大会。会场在景芝镇西的河滩上,已经人山人海。有些沂蒙山里的老头老太太是带着刀子、剪刀来的,他们大都有亲人被害,恨不得把刘洪华零刀割了以解心头之恨。

    一会儿,刘洪华等八名罪犯被解放军押过来了,会场上顿时群情激奋,喊杀声震天。

    这个刘洪华,说来也是个人物。他被抓后,自知罪孽深重,必死无疑,倒也态度老实,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并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当公安人员和解放军去押他时,他要吃有名的景芝烧鸡,喝景芝白干酒。公安人员按人道和常规让他吃了饭,喝了酒。他酒饱饭足后竟迈着方步一步一摇地唱起了京剧《四郎探母》。公安人员气坏了,往他嘴里塞了一把石灰,他才住了声。

    公审大会结束后,宣布对刘洪华等八名罪恶累累的反革命分子执行枪决。这时会场骚动起来,人们都冲到前面观看,一些受害者家属要冲过去报仇。老师怕吓着我们,不让看,组织我们回去。我不怕,溜出了学生队伍,从人缝里钻到前面。这时只见解放军和公安人员拖着八名罪犯到了河滩上,一字排开,让他们跪倒在地。刘洪华不想跪,被一个公安人员踹了两脚也扑腾跪下了。只见公安人员抽掉了八个家伙脑后的亡命牌。

    这时人群又骚动起来,口号声,喊杀声响成一片。负责警戒的解放军和民兵用力阻拦着涌动的人群。随着”砰”、”砰”的一阵枪声,只见7个家伙一个个栽倒在地,有的腿还乱动。不知为什么刘洪华没有倒下,仍跪在那里。这时只见一个公安人员(可能是首长)把枪交给了身旁的四叔戴福厚。

    只见四叔端着枪冲到了刘洪华身后,大喊:“刘洪华,你偿命吧!”说着照刘洪华的脑袋连开了数枪,刘洪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老实”了。

    后来据说枪毙犯人的执刑人员要保密,要戴墨镜,打完了就走,以免让犯人家属认出添麻烦,可当时“镇反”时,没有这些规距。

    四叔这几枪,总算告慰了惨死敌手的戴家烈士们的英灵。

    据后来四叔说,当时这个安排,是事先经上级批准的。上级知道戴家苦大仇深,四叔又是共产党员和村支书,才这样安排的。

    枪毙反革命的情况,我跑回家告诉了母亲,母亲早已包好了饺子,炒了几个菜,让我把四叔和村干部叫来喝了一顿酒,庆贺了一番。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镇压反革命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