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少年时代的故事

    戴耀臣老师调走后,学校迁到了村东头刘家地主的一个大院子里。学校规模扩大了,成立了完小,上级又调来了几个老师,有教语文的,有教算术的,有教音乐的,逐步进入了正规。由于教室不够用,不同年级的两个班往往轮流用一个教室,这给我带来了方便。我常冒充高年级学生听课并回答问题,老师竟认不出来。

    学校的东边是一片大松树林,里面有许多大坟头,那是我们玩耍的好去处。夏天大雨过后,树林中草地里、坟洞里能捉到蛇、刺猬和黄鼠狼之类。那些多得捉不完的知了龟(蝉的幼虫)和手指般大的蚂蚱是大人们喝酒的美味佳肴。捉回家用盐一腌,用油一炸,又香又脆,真是味道好极了。后来,老师组织学生们在松林中伐了几棵树,修了一个篮球场,供学生们上体育课用。学校的北面紧靠着松林是一个大湾(池塘),周围长满了芦苇和柳树,水里有鱼、青蛙之类。因湾很深,老师不准下湾游泳。可我和一些同学常趁中午老师们午睡时偷着下水玩,从此学会了游泳。

    小学时的校长老师们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至今仍记得他们的音容笑貌和名字。校长刘涌泉,体育老师张立芳,语文老师戴虎臣,美术老师徐惠贞,政治老师王福全……如今,他们大都不在人世了。

    上小学时,由于贪玩,经历了数次劫难。

    有一次,刚下过大雨,我和小伙伴们来到村北的池塘边玩耍,一不小心,掉进了很深的池塘里。当时刚六岁,不会凫水,眼看要淹死了,这时旁边一位洗衣服的婶子把我捞了上来。这位婶子的救命之恩,我至今不忘。

    还有一次,是小学三年级时,老师带领学生们去村东的公路边栽树,栽完树往学校走的路上,遇到一辆大卡车下了公路往村里开去。当时刚解放不久,看到大汽车很新鲜,趁车慢慢经过我身边时,我一下子用两手抓住车厢,想爬到车上玩。汽车司机未发现有人吊挂在车厢上,继续开。这时有同学喊:“快下来,前面有老师!”我一急,双手一松,摔在地上,汽车后轮紧贴着我的脑袋开了过去。我因惯性在地上翻了一个跟头,滚到了路边沟里,人已经失去了知觉。当我一会儿清醒过来时,满脸是血,前门牙也摔掉了一半。

    回到学校时,不知为什么,一位老师不但不可怜我,关心我,反而把我叫到队伍前面示众,让同学们引以为戒。我浑身疼痛,站立不稳,挣扎着回到了家,就病倒了,把母亲急得要命。老师们、同学们都来看我,那位惩罚我的老师还向我母亲告状,我从此对这位老师敬而远之。有一次,趁没有大人在场,我和一个同学用弹弓把这位老师家的小狗打瞎了一只眼睛。这是我小时候唯一不尊重的一位老师。

    最可怕的一次是遇上了蛇。

    我家的三间土房,是父亲生前为了娶母亲紧急建造的,没有一块砖头,全是干打垒,墙里面有许多缝隙。由于房子紧靠村外庄稼地,每到夏季下雨时,院子里便来了许多蛇,有些蛇被邻居家大人们打死了,有些爬进了屋里,安营扎寨,繁衍生息。西屋里盛粮食和杂物,常发现蛇蜕的皮,我和母亲当时很害怕。北方人怕蛇,其实北方的蛇都是无毒蛇,但那付尊容,让人不寒而栗。

    每到春、夏季,我和小伙伴们便掏燕子窝、麻雀窝,捉到乳燕和小麻雀养起来,十分好玩。由于从小把他们养大,所以十分听话。夏季随大人们下田劳动时,戴着斗笠,在斗笠下面缝上一个布袋,作为小燕子或小麻雀的窝巢。一到田间,便把他们放飞出去,让它们在田野上飞一会儿,捉昆虫吃,只要用口哨一招呼他们,立即就会飞回来,落到你的手上,肩上。这时把他们放进斗笠下的布袋里,随你干什么事,他们也不飞走。

    有一年春天,是麻雀们生儿育女的时期,我和小伙伴到处寻找麻雀窝捉幼麻雀。有一天在我家的房山墙缝里发现了麻雀窝,里面的小麻雀“吱吱”地叫着。我和小伙伴搭成人梯,我在上面,拿一根树枝从墙缝里往外钩小麻雀。我一手扶墙,一手拿小树枝往墙缝里轻轻地捅,只觉得里面软软的。我张着大口,喘着粗气,想靠近墙缝看个究竟。这时,突然从雀窝里窜出一条蛇,一下子就钻进了我的喉咙。我“哇”地一下摔了下来,上下牙不自觉地一咬,把蛇咬在嘴上,外面还有大半截。蛇被咬痛了,用尾巴在我头上脸上使劲地抽打。而我已两眼发白,咬着半截蛇晕了过去。

    小伙伴们惊呆了,闻声赶来的大人们也惊呆了,一个个束手无策。有胆大的大人上来抓住蛇尾就要往外拉,这时饲养室的二老爷大喊:“不能拉,蛇有倒刺,会把孩子的喉咙拉坏的。快去拔棵大葱来!”附近有菜园,有人马上拔来了几棵大葱。二老爷挑了一个合适的大葱叶子,掐断两头,在众人的帮助下,把葱叶子从蛇尾套进去,轻轻地往里推。二老爷抓住蛇尾,喊道:“孩子,张开口,不要怕!”我迷迷糊糊地张开了口,松开了牙齿,蛇已被我咬得半死了。二老爷象外科医生一样,把大葱叶子轻轻送到我的喉咙里,然后轻轻地向外拉蛇。一会儿,一条半死不活的蛇便从我嘴里拉了出来。我得救了,众人一片唏嘘声,二老爷救了我一条小命。从此,我再也不敢掏麻雀窝了,直到如今,我一见到蛇,便敬而远之。

    学校旁边大街旁有棵老槐树,相传有几百年了,两个人都抱不过来,树干中间已经干枯,变成了一个大洞,但粗大的支干仍枝叶茂密,象一把巨伞,足有篮球场大。夏天,人们在树下乘凉,冬天,人们在树下晒太阳,讲故事。老槐树下也是孩子们的乐园,白天,爬到树上玩,躺在树桠间睡觉,晚上钻到树洞里捉迷藏。据老人们说,这棵老槐树足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大约是明朝末年的“文物”。老祖宗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迁来时,为了纪念,便种下了这棵槐树。它历经仓桑几百年,仍枝叶茂密,预示戴氏后人兴旺发达。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人们都要在老槐树下放鞭炮,烧香烧纸摆供品供奉先人,并祈祷老槐树保佑平安,风调雨顺。

    村里有个光棍老汉,按辈份,我应称他老爷爷,全村的人都叫他二老爷(老爷子的意思)。二老爷60多岁了,身体仍很硬朗。据说他年轻时也曾风光过,走南闯北,上过关东,被“拉过兵”,下过南洋,据说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他漂泊半生,死里逃生,光杆一人又回了故乡。互助组合作化以后,村里把所有的牲畜集中喂养,让二老爷当饲养员。我因从小爱动物,常去饲养场玩,帮着二老爷干活,二老爷很喜欢我。记得那时饲养场里大约有两匹马,三头骡子,十几条黄牛,没有毛驴,毛驴由各家喂养。这些马和牛,都成了我的宠物和好朋友。由于我常喂它们,给他们抓痒,它们都很听话。我给它们一个个起了名字:大黄,二黄、老黑、小黑、花脸等等。每天放学以后,我常牵着它们到村外去放牧。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少年时代的故事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