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中国自传网! 

中国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二.人民公社(公社化)时期

    人民公社,我认为它是党在走社会主义道路过程,走集体化的最高形式。因为当时苏联老大哥的社会主义已经有了集体农庄,有了“牛奶加面包”式的社会主义,就差“土豆烧牛肉”就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了。刚刚获得解放,完成了土地改造的我国,不赶紧学习苏联的经验,不走集体化道路,不搞人民公社能行吗?所以这共产风一刮,我们也得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记得小时候课堂上老师描述共产主义美好社会到来时,一切都是电气化,电脑化,我们只要留下一个手指头可以按电钮就够了,甚至形容说其它九个手指都用不着,是多余的可以砍掉。(现在电气化,电脑都出现了,但不一定要砍掉手指,可见当时多么的狂热)人们的思想进步极了,(激进)什么都得归公,存有私心很没面子,好像共产主义就要到来了。人们根本就不像现代人这样清醒,能够正确认识到现阶段的社会主义还处在初级阶段,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还要经过几代人,甚至更长时间的努力,才能够实现的道理。

    人民公社时期,我处在少年的懵懂时期,虽然记忆模糊,但有些依稀记得的东西,写写记录下来,也是有点滋味的。这个时期,大概有公社化办大食堂,一切物品要归公;还有大练钢铁运动,称作“超英赶美”;还有扫盲办学运动,大人夜校扫文盲,适龄孩子都能入学去读书,我有幸在这一期间进入村里刚刚开办的小学一年级,但因小时候的我懵懂,比别的孩子开窍晚,有点呆萌样,读书只是凑热闹,什么知识也没得到;为了提高粮食亩产量,大搞“深翻改土”和“开沟挖渠”的运动。各种运动热热腾腾地搞了一阵子,共产主义没等到,等来的却是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土豆牛肉”吃不到,等来的是饿肚皮,后来经济俏有所好转,有了吃饱肚子的条件,却来了个“四清运动”,四清运动刚搞完,迎来的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个时期值得回忆叙述的事件一桩桩一件件,国家的大运动是与非,历史长河中自有人评说。我只谈我的个人经历与感受,细小的经历与记忆,从小事的回忆来表现时代的影子。


     

     

    1.公社化与大食堂

    人民公社,人们俗称之为公社化。成立人民公社时,人们的感受就好像要到共产主义社会了,要学苏联办集体农庄,集体农庄没办先办大食堂,大家一起吃,一起共同劳动,那么办大食堂的物资从哪里来,政府出规定,号召一切财物要归公,什么事都公家管,因此各家各户的粮食,地瓜,一切能吃能用的东西都拿到公家的大食堂里去,哪家哪户私藏一点粮食就好像犯法一样,生怕被别人发现,会被抓去批斗的,同时你也会自感可耻。就是在这样的政治气氛之下,村里有些老练胆大的主妇们,也还是藏藏掖掖的,小动作不少,我母亲看着别人这么做,她也悄悄的藏了点稻谷在阁楼的角落里,父亲知道后还骂了她,还好有奶奶在中间劝说才免了一场家庭吵架。但后来经济困难挨饿时,这点稻谷还真管用,成了一家人的救命稻草。各家的东西一旦归了公,家庭不做饭,大家一起吃大食堂,我们村的大食堂设在“老寨内”与“四点金”这两处带有晒谷场大宅院里,开饭时,那场面真壮观,干饭随便撑,有肉有鱼又有菜与汤,随便放开肚皮吃个够,当时还留传有个顺口溜,叫“开放肚皮吃干饭,大干社会主义,准备跑步进共产”。可是,人的思想没有提升到共产主义的觉悟,口号提归提,现实总还是现实,刚解放初期,人的思想素质可想而知,大食堂没办多久,粮食浪费的现象在所难免,吃不完的就倒掉,这样的素质,这样的大食堂,能办多久是可想而知的(大约半年左右)。虽然有狂热者在这浪费粮食,但也还有爱惜粮食者,他们悄悄地把剩饭拿回家,美其名说拿回家去喂猪,实则拿回家晒干藏起来,以备饥荒之用。果不其然,大锅饭吃不了几个月就维持不下去,紧接着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就来临,没吃没喝的时候,那些收藏剩饭干粮的主妇们,好像原先就有预见性,积攒下来的“干粮”派上大用场。我为什么知道这事,因为我母亲就是收藏剩饭的主妇之一。因此,我耳闻眼见,深知其中的奥秘,现在回忆起当年的事来,恍惚就是眼前的一幕。

    “深翻改土,开沟挖渠”运动,大概就是发生在公社化,吃大锅饭的时期。所谓“深翻改土”,就是稻田里泥土犁开一层后,把这层泥土搬开,再深翻犁出一层泥土,犁出的两层泥土颠倒再回填。当时我虽然年纪小,我也跟着大人去出工,腰间绑了条水()布,水(浴)布里裹着一个吃饭的碗与汤匙,只要有去参加“深翻改土”搬土块,中午,晚上也就能吃着大锅饭里的美食。没有一切财物都归公,大伙都吃食堂,哪有这样的美事。如今回想当年之情景,你们后来者没能赶上这样的时代,是绝对享受不到那种滋味的。


     

     

    2.大练钢铁运动

    这大练钢铁运动,是人民公社化、也称大跃进时期,国家领导人看到人家英国、美国那么先进,钢铁产量那么高,比我们多出上百倍,头脑一热,就提出口号,要“超英赶美”,即三年要超过英国,五年要超过美国。大跃进时期,什么都敢想敢超,口号能提出来就好,不顾经济、现实条件的可否,口号一出就得大干加苦干,想方设法去完成。在大练钢铁运动口号的号召下,各地各阶层都下达指标,非得完成不可,这样一来,不管能炼不能炼,到处垒起小高炉,原料怎么办,咱们这里没有铁矿石就找现成的铁皮、铁块或铁条来熔炼,管它化成生铁与熟铁,反正完成的是任务,社会上怎么搞的炼钢铁,幼小的我不知道,当时只见我们家的生铁锅,旧鼎,还有窗户上安装的铁棍,栅杆都得拆下来,上交公家去完成任务。窗户栅杆只好用些竹棍或木条来代替,后来听说这些钢铁材料交上去之后,我们农民是完成了任务,可炼铁的没把材料炼成钢,倒把这些材料炼成生铁或炼成大铁铊,这浪费人力物力当时谁敢说,还得敲锣打鼓来庆贺,后世之君听了笑呵呵!


     

     

    3.扫盲运动与乡村办学

    每当我现在在电视上看到支农支教,支持祖国乡村办学的电视节目,我都每每想起我童年在农村学校的情景,总要替现在的孩子们能享受现有的办学条件而感到庆幸,现在改革开放的条件好了,有这么多的单位和好心人支持教育事业,关心贫苦人家的孩子上学问题,多么好的时代与多么好的政策,与我们当年相比较,真是天壤之别。

    我们村大概在58年的大跃进(公社化)时期,随着运动大气候的发展,也开展了扫盲运动,夜间开课,大叔、大爷、大妈、大婶们有没有兴趣都被动员去我不知道,但在当时好多人都是文盲,目不识丁是现实。党和政府很关心农民,深晓鲁迅先生曾经在评价农民的文化、精神面貌时所说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阿Q精神还在农村广泛存在,只有让农民识字,长知识,他们才能跟上形势的变化,才能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因此,大办夜校,扫文盲,可是给这些大人们补习用的,可惜大叔大妈们还用各种理由来搪塞,不愿去参加学习,能去的就是积极分子,就是能培养的,反正大人的事我知道不多,就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农村扫盲,关键是乡村办小学这一档事,我是亲历者,有发言权,有实践可记可说。记得当时村里在“老寨内”的公厅里开办了个小学班,教师是村里的汉源兄担任,汉源兄读过县城初中,算有知识的,农村里的民办教师大约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办学了,村里很多适龄的孩子都报了名,我也争着要去报名,但父母,兄姐们都说我还小,不懂事,不让我去报名,但我哭着闹着就是要去,那个时候的办学,什么都没有,条件很简陋,大概就是有一块黑板和粉笔,报名要来读书的人就得自带桌椅,既然我偏要去读书,我姐还得帮我背个槕子(米柜仔),我自己提了个小板凳前去报名,进去一看,我的第一印象是黑咕隆咚,屋里一片黑蒙蒙的,没有点油灯或汽灯之类的照明,更不用说有现代的电灯了,只有等到坐下来之后,让自己的眼睛自我调整光度,你才能看到这大厅里(教室)的人和物之景象,我傻傻地坐在那里就等于是在经历上课的历程。记得老师在教我们认识1234之类的东西,我觉得坐了好久好久才放学回家,经过这一次的课程的实习,我完全没了读书的兴趣,不愿去上学,可家里的大人们都说这上学的事也是你自己争着要去的,又不是我们叫你去的,你自找的事就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也爱面子,心想不去会被人笑话,只好硬着头皮去,但这样的效果,我不说你也可想而知的,我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哪能听得进去,每逢考试,我能得个1-2分就不错(当时5分制),还经常会吃鸭蛋得个大零分,这书怎么读的,我也全然不知道,反正混吧,这就是我最初读书的记忆。

    我这里反映的农村读书,自带槕椅是农村学校当时的惯例,我在乡村共读六年小学的课程,在这六年时间里,不论是在本村还是去东山小学就读,都要自带槕椅。1-3年级(初小班),用春椅或椅条作书槕,小凳子当椅子坐。4-6年级(高小班)用书柜作书槕,椅条当坐椅,这期间,我常与同村的小伙伴林发、林何或和平同伴坐,在一起学习,我出具书柜,他出具椅条,相伴而完成学业。这是后话,但我回想当年之事,对比今天的孩子,他们从小就读幼儿园,(我们那时哪有呀)入学读书又不用自备槕椅,上学路上还得父母带去,真是生在福中福,真让我辈羡慕不已。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二.人民公社(公社化)时期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