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母亲之死

    母亲之死

    1959年秋天,母亲突然病故了,当时才39岁。

    母亲年轻守寡,遭受了丧夫的悲痛和兵荒马乱年代的艰辛,积劳成疾。她经常胃痛,有时犯了病,大口大口地吐,但过几天就好了,母亲也不太在意。由于当时生活困难,医疗条件差,又赶上大跃进的年代,大家都忙得顾不过来,有病吃几副中药就过去了。

    母亲已经病了几天,由祖母和姑母等人照料,因怕耽误我学习,没有告诉我。

    那是一个秋风萧萧的下午,我正在教室里考化学。老师发了试卷,我一会儿就答完了,因老师不让提前交卷,我只好瞪着眼睛等着下课。我突然想起了母亲,我已经好几天未回家了,十分想念母亲,我盼着早点下课,马上回家。

    有人敲教室的门,老师开了门,我一看,是村里大队会计维池七哥,不知怎的,我的头轰的一下。老师出门同七哥说了几句话,马上进来叫我交卷并回家,说我母亲病了。我坐在七哥的自行车上,出了校门。

    天阴沉沉的,好象要下雨,七哥只说母亲病了,想我,但我从七哥的眼神里感到母亲这次病得不一般。我归心似箭,刚过了潍徐公路,突然从对面村里抬出一口棺材,后面跟着一群穿白带孝送葬的人,我心里顿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天快黑时赶到了家,一看,母亲已经说不出话了,只睁着两只失神的眼睛看着我,嘴巴蠕动着。我搂住母亲哭喊着,母亲身子软软的,一动不动。祖母点上了煤油灯,对我说:“孩子,你娘可能不行了,刚才镇上刘医生来过了,说耽误了,晚了,你就好好陪你娘一会儿吧!”

    这时亲友们都站在一边流泪。祖母点上了三柱香,又在院子里烧了一会儿纸,祷告老天保佑我母亲。

    我抱着母亲只是哭,突然,母亲眼睛一闭,头一歪,倒在我的怀里停止了呼吸。

    我使劲地摇晃着母亲的身体,终于哭昏了过去。

    母亲,可爱的母亲,可怜的母亲,你就这样抛下了自己的孩子走了,你才39岁啊!

    第二天,四叔让生产队伐了棵柳树,为母亲做了一个薄薄的棺材,把母亲放了进去。亲友们为我作了孝衣、孝帽,鞋子也裱上了白布。下午,村干部和社员们抬着棺材,我提着一只瓦盆,在亲友们的陪伴下给母亲送葬。

    出了村口,大人们叫我把瓦盆摔在地上,算是给母亲送行。据大人们说,摔瓦盆表示给死者送饭锅,以便让死者在阴间有饭吃。想起我曾砸碎了母亲的饭锅,我心如刀割。母亲啊!不孝的儿子今天给您送饭锅了,可是,您还能收到吗?

    大人们把母亲抬到村北埋葬了,堆起了一个小小的坟头。母亲,不到40岁的母亲,苦命的受尽磨难的母亲,抛下了她的孩子和所有的希望,永远地走了。

    从此,15岁的我成了真正的孤儿。一直在外村跟着姑母生活的祖母只得回来抚养我。祖母的眼睛早已哭瞎了,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她老人家经常摸着我的脸,两只浑浊的眼睛里不停地流着泪珠。

    由于当村支书的四叔和亲友们的关照,我得以继续求学。

    我大病了一场,发烧不止,病好后又返回了学校。当老师和同学们看到身穿重孝的我时,都给予了深深的同情。他们把自己的笔记本和钢笔送给我,吃饭时把从家中难得带来的鸡蛋分给我吃。一位同学还与我结拜了干兄弟,为我母亲带起了孝。班主任桑老师知道了我家的困难情况后,经常用自行车带着我回家并看望我的祖母。

    1960年秋天,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安丘一中高中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母亲之死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