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我的初恋

    我的初恋

    我是怀着深深的内疚和忏悔写这一章的。

    高中时,我交了一位女朋友,她有一个只有我一人知道的美丽的名字——李青君。

    我是地道的农村孩子,加上家庭出奇地困难,说话又结巴,天生一种自卑感。尽管我曾在黑板上练字时写过“何日若得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的宋江“反诗”,被老师批评了一顿,但我自己确实条件太差,除了学习好外,一无所有。自卑感使我从小就对女同学敬而远之,万万没有想到,到了十八岁的高二时,有位女同学闯进了我的生活。

    此人就是与我同龄的同班同学李青君。

    李当时是班里的团支部组织委员,我是班长,但尚未入团。李可能象其它同学一样,早就知道了我革命的家史和苦难的身世,有一次,她主动问我,为什么不写入团申请书?

    当时中学生还不兴入党,但入团是大势所趋。我当然没有理由不入团,于是便写了一份入团申请书,交给了团支部组织委员李青君。

    现在回想起来,那份申请书可能一万多字。我把我的家庭、身世、爱好、理想全写了进去,有些话全是抄的保尔.柯察金的名言。

    我很快就被批准入了团。

    从此,我和李青君的接触多了起来。对我来说,平生第一次同女同学单独接触,心里象装着一只小兔子,跳得厉害,浑身的不自在。我象小学生一样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地回答她的提问,李见我窘迫的样子,常忍不住“格格”地笑出了声。

    实事求是地说,李青君长得很漂亮,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端正的鼻梁,瓜子脸,还有两条又粗又黑又长的大辫子,浑身洋溢着大少女的青春气息,标准的一个俏村姑形象。她说话时总是把一只辫子拉到胸前,用手梳理着,不时地抬头望我一看。我不敢正视她,偶尔抬头飞快望她一眼,脑子里立刻定格了上述的形象。

    谈话的内容全是工作、学习、未来、理想,有时也议论班里某某人,某某老师,可以说百分之百地同恋爱不沾边。

    这样的约会谈话,进行了多次,但两人始终未谈一句个人的事,更没有一个“爱”字。可我当时哪里知道,这就是谈恋爱,这就是我的初恋。

    当年农村的学生早恋的不少,许多年龄较大的同学私下都有了“对象”。但像我和李青君这样在学校里比较出名又“明目张胆”地谈恋爱的还不多。有人发现了新大陆并报告了班主任——当时学校规定不准谈恋爱。

    班主任于老师很喜欢我们,但他必须例行公事。他让我们注意影响,并在全班大会上不指名地点了这件事,他的幽默全校闻名。

    “有的班干部带头谈恋爱,影响不好,要注意呀!恋爱这个东西可是个好东西,能使鬼上树。我和俺对象在大学里恋爱时深有体会。爱是伟大的,神圣的,甜蜜的,也是危险的,处理不好要得神经病,要发生悲剧,要后悔的。你们年龄不大,主要任务是学习,将来年龄大了,再谈不迟。”

    我不承认谈恋爱,我认为我和李青君这样谈谈话无可非议。李青君也不服气,她认为我家里困难,关心帮助一下同学有什么不可?她敢作敢当,干脆找了个星期天约了她要好的女同学步行50多里路来到我家看望了我的老祖母,并帮着拆洗了被褥。

    祖母拉着李青君的手,摸着她的脸,高兴得合不拢嘴,老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快毕业前,李领我去拜访了她的家人。

    李有个温暖的家。她父亲刚去世不久,家中有母亲、哥、嫂、姐姐,她最小,在家十分受宠。李一家人对我十分欢迎,丝毫未嫌弃我这个穷小子。

    我决心要对得起李及其一家。我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改变处境,将来大有作为,让李及其一家幸福。

    快毕业时,面对家中双目失明的祖母,我曾一度犹豫考不考大学。当支书的四叔和亲友们坚决支持我考大学,说家里由他们照顾,不用我担心。学校领导和老师也坚决不同意我弃考,因为凭我的学习水平,考上名牌大学没问题。李青君更是支持我。她也是高材生,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完全可能考上大学。

    于是,我在家中照顾了祖母一段时间后,抱着无所谓的思想,参加了高考。

    1963年的高考,全国平均十几个考生取一个,比较难考。

    我想报考北大中文系,但有人说学中文没出息,让我报工科,报尖端专业。于是我第一志愿报了北京航空学院,又加上了北京地质学院和青岛海洋学院。我选的是“上天”、“入地”、“下海”,我不喜欢理科。不知为什么,当时未报清华大学。

    高考前,学校领导突然决定保送我上军校——大连海军潜艇学院,但也要参加高考,并派人带我去潍坊解放军“八.九”医院检查了身体,我很高兴。我从小想当兵,初中毕业前考飞行员未成,这次当海军也不错。

    历史开了个大玩笑,我以全县最高分被第一志愿北京航空学院航录取,后来知道,我的高考分数超过了清华、北大录取线,我的数理化分数都很高,作文几乎是满分。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学习也很好的李青君等人因看错了作文题,结果扣分太多,没有考上大学。

    当家住县城的李青君替我拿了录取通知书赶到我家的时候,表现得落落大方,替我高兴。她既未因落榜而流泪,也没有怨天忧人。

    一个敏感的话题,立即在学校里传开。

    “这下看戴维堤的了,李青君没考上大学,看戴如何处理?”看来某些人为她捏着一把汗。

    我当时认为这是杞人忧天。

    实事求是地讲,当时我几乎什么都没想,对别人的这种议论不屑一顾、嗤之以鼻。既然千金小姐(在我眼里)看中了穷书生,穷书生就是中了状元,也不会忘本,难道我还能当陈士美不成?

    当时没有复读再考一说,李青君不可能再上大学。我顺理成章的想法是,让她等我五年,我大学毕业后分到山东同她结婚成家,白头偕老。至于将来能否分回山东,五年中和五年后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也没有去想。

    对我考上北京的名牌大学,老师、同学们和亲友们都很高兴,许多人都说我母亲没福气,要活着该多好呀!

    李青君为我打点了简单的行装,四叔向公社党委为我要了路费,我告别了祖母和亲友,告别了生我养我的大夫村,踏上了赴京的路。这是1963年8月底,我19岁。

    李青君一直陪我到潍坊火车站,送我上了西去的列车。没有现代青年人的告别仪式。李含着眼泪,不停地向我招手,我也不停地向她招手并大声地喊:“回去吧!寒假我就回来了。”

    火车开动了,李青君仍凝立在站台上,双手握着辫子,朝着列车前进的方向,一动不动,仿佛一尊塑像,慢慢地、慢慢地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我的初恋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