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六、我的母亲

    六、我的母亲

        我现在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儿孙满堂。离休在家,无事时回忆过去,最使我不能忘怀的是我的母亲!

        母亲是东关刘家的独生女。她少年丧母,外祖父又再娶,又生下两个男孩子,既是我的大舅、二舅。母亲嫁到我家后,家道贫困。但是,在我父亲在世时,田里的活主要由父亲操持,母亲只操持家务就可以了。在父亲五十岁时患了伤寒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我哥有病只是半个劳力,我只有八岁,家庭的全部负担,只靠我母亲一个人了。

        家里当时共有五口人,(母亲、哥哥、嫂子、侄子和我),住在一个四间房的草屋里。自家只有一亩地,还有给二婶家代种的二亩半地,(其中一亩半地瓜,每年只交一些地瓜给二婶用)又租种了旗杆底下孔熙凤的二亩半地。这些土地每年除交租后,剩下的维持家庭生活就十分困难了。除了吃糠咽菜外,身体瘦弱的母亲,想尽一切办法维持家庭生活。家里种的小麦磨成面后,烙成“火烧,”母亲去到大街上或集市上去买几个钱,每年五月节前后包粽子去卖几个钱用。这样还有困难,不得已母亲只好给北街上给人去当老妈子,挣些粮食来维持全家的生活。

        这些困难和劳动,肯定压的母亲喘不上气来,但是她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发火和埋怨。有了病有时用点偏方和草药对付,从来没有到药铺去看过病吃过药,硬是把病挺过去了。

        妈妈对我是特别关心的,卖的“火烧”和粽子,总是留些给我吃,我不愿意吃杂合面条,她常烧个地瓜给我吃。吃饭时每碗饭都是妈妈给我盛的,吃鱼时鱼肉中的刺都是妈妈给我除掉的。

        妈妈这样爱我、关心我,是把兴旺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听了村里的人夸我念书好,她就抿着嘴笑了。我十五岁离家前,她从没有骂我打我,有时我做错了事,她也说我两句,也有时掉下眼泪,但很少同我发火。

        我二婶子家没有男孩子要过继我,她本心里不愿意,但为了我生活过得好一点,就违心的同意了。我二婶常常留些好饭好菜给我吃,她也十分高兴。但是当我快到二十岁了,二婶还不给我成家结婚,她也十分忧虑,给我谈过多次,甚至说:“你二婶要不给你成亲,那咱们家就给你成亲。”但想起家中确实无力,只得哀叹几声而已。

        三七年卢沟桥事变后,日寇侵占华北,进而进攻烟台地区。在家无法读书,也无法劳动,本家介绍到大连去学生意。穿上衣服,打好行装,母亲和二审一直把我送到村西头的小桥旁,还一再叮咛:“上工后,千万要好好干,绝不能干不好,叫人打发回家!”。当时我听得不耐烦,就说:“妈,你回去吧!这些我都知道。”表现得好不虚心,惹她老人家生气。离开村子,做上车到了烟台市,一路上欢欢喜喜的好无痛苦似的,买了船票就登上了船,船一开动,心里觉得不是滋味,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第一次尝到了离开家乡、离开母亲的痛苦。

        到了大连,在老乡的店里住了几天,经老乡介绍到大连街里一家棉布批发商店去学生意,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开始只是扫地、打水,伺候驻店客商和掌柜等人吃饭,拆装箱子、送货等,活不是十分累,但一个乡下孩子稍不注意,没照顾好掌柜的和客商就会受到批评,当时不敢有什么表示,待有时间回到后屋和仓库时,背着人就会想家、想母亲,又留下眼泪。

        经过二、三年的学生意的生活,逐渐熟练了起来,对伺候人、送货、要款等都能胜任,收入也逐渐多了一些。除自己必要的花费外,还能每年往家稍一些钱给母亲。因为二婶已办了过继我的手续,她就是我过继的母亲,我上小学的学费、出外的经费等都是她负责的,我学生意的商店也是她托人介绍的。虽然她不需要钱,但我每次寄钱寄物,即寄给母亲,也给我继母各一半的钱物,两个老人家都很高兴。

        四四年春节后,我经老乡介绍到威海市振太祥杂货店工作,开始仍是个学生意的,不久因账房先生辞职,我开始写帐兼卖货工作,辛辛苦苦干了一年,掌柜的只给了我和学生意的一样的工资。这样除了我个人的话费外,没有多少剩余,无法赡养母亲和家小。我决心辞职,另谋生路。四五年春经店内一个威海中学来的同事的介绍,决定到安徽省阜阳境内,山东省政府办的一个临时职业学校去学习,吃住由学校负责,抗战胜利后转回到济南,分配到省立济南高级职业学校学习。四八年秋济南解放,学校被解散,我只好考上了华东大学,后与山东大学合并,五一年底提前结业,我被分配到了济南山东省中等专业学校担任教员工作。

        离开威海到阜阳上学直到山东大学毕业后分配工作前,与家里没有多少联系。在青岛山大因学习紧张,有无路费回家看望两个母亲,据同乡传说,我们家乡45解放后,母亲积极参加了村妇救会和土地改革工作,分得了土地获得了解放。我继母家庭生活好一些,划分为富裕中农,在这期间她二人有些摩擦,关系不太好。五一年春端午节前些天,忽接继母来信云:母亲患胃病拉肚子,让我回家探视。我立即向学校领导请假,班主任说:我们学习这么紧张,一个肠胃病可暂不回去,等暑假再回去探视不迟。这样就因为我不知道母亲患的是子宫癌,未能及时返乡看望母亲,不久,在端午节左右继母又来信云:母亲已病逝,见到这封信后,我悲痛异常,眼泪刷刷地流了出来。母亲病逝未能奔丧,使我终生遗恨!后来听说,我母亲病重时非常想我,可无法见到我,“小子,头发白了,牙掉了,也不会来看我!”可想母亲对我怀念之重。这样,我对继母不及时函告我母病真相,我产生了怀疑和忌恨,我怀疑她怕把母病重真相告诉我,我回家后,知道她二人矛盾真相时对她不利,因此,在毕业分配工作后,我始终没和继母通讯,甚至还有不赡养继母的想法。后来一个同乡,转业军人到学校找我,对我作了很多劝解,我才开始与继母通讯,并不断地往家中寄了些钱。

        我参加工作后,工作很好,但因劳累过度,神经衰弱病复发,经多次治疗疗养无效,五六年春夏我准备到青岛借地疗养。但因房子没有借妥,我毅然回家疗养。回家后继母对我还是很好的,不断煮鸡蛋、杀鸡给我吃,并想法找许多偏方帮我治病。使我身体大有好转,并开始胖了起来,继母还规劝我结婚,我一再推辞,并声言病好之前暂不谈结婚之事。

        回家第二天,我就到了父母的坟莹地上吊唁。这时,已经合作化后,坟头没有了,当父母的坟还在地下,我向老人表示: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因交通堵塞,未能尽到儿子应尽的责任,我将抱憾终生。

        我的疾病经几个月的疗养后,身体已经恢复健康,经邻居庆芳先生的介绍,与西泊子村郑家姑娘联姻,在继母的帮助下,与其结婚,完成了终生的大事,以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五、我在解放后的学习和工作经历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六、我的母亲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