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博客自传】俺那亲娘

        俺那亲娘

        (从三月一日晚母亲发病到三月七日晚母亲病逝这六天,现在查看我的笔记没有任何文字可以证明什么但一些细节我还是记得相当清楚,现在略微记述我现在记忆当时的所见所闻就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记载,若有冲突以后面的文字为准。———兄弟三个基本是这样的分工大二哥主动承担起晚上的陪床任务,我还要在大哥公司值夜班还有一帮子人要吃喝拉撒上午下班我去医院陪床中午回家有点休息而下午,我再去医院扎一头再去上班其间的空隙则有我们兄弟的三个媳妇承担晚上,大二哥再来值夜班就基本睡在大厅地板上每人拿个垫子来而且,在这里就是接听临时消息再唏嘘感叹某某over或手术成功与否的议论或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推进来但最特别是需要快速补交费用因为,母亲在重症监护室或加护病房或叫ICU就基本不见面的状态每天有一次探视时间还要更换衣服。———正月十五本来是母亲准备我去的日子但我说不去,母亲也就不再等我但,我还是准备了元宵给公司的职工做早晨的甜点。———因为我是白天陪床就基本不见大二哥也基本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但白天,我就与两个嫂子一个媳妇有些讨厌的交流或表演这样子应该在第三天,就开始出现建议或意见在两个嫂子中间因为无论如何从自己角度衡量都是不公平的不满情绪。很特别在这次母亲住院陪床的时间段就看到很特别的一幕反转历史剧目,因为想当初大嫂一枝独秀既是长子媳妇又是个头最高而且还自我感觉有最漂亮的脸蛋和身材而且,特别是因为孩子的出生性别差距和健康有些矛盾和意见跟老二家还有借款的误会等等,大嫂就特别看不起二嫂的感觉就好像巴结都巴结不上因为有次二嫂去大厦,找到我媳妇在闲聊又恰巧遇见大嫂也在闲逛到一处二嫂就看赶快叫嫂子但是,我媳妇说大嫂连头都没抬起来更不用说答应···但现在是不一样的情势急转直下也不到三十年因为,一是好像大嫂的舞伴随家庭形式和儿女的成长开始发生变化二是自己疯够了闹够了也想回归家庭开始感觉不合适的厌烦,就都有意识地想收敛因为外面的风景总是要在外面才能欣赏但,人是不可以总在外面的物种但那会儿还顾及些面子但大嫂也算个人物要我们两口子根本做不到因为,大嫂一下子屈尊利用这次好像必须的陪床机会给自己找到一个大靠山就鞍前马后跟着二嫂屁股转,想不到这二嫂也是个“嫂子”就一下子“抖”起来的扬眉吐气出来进去瞪着眼攥着拳还穿着高跟鞋还打着铁掌而且,还是主意大王还会发号施令还要安排我还要跟我计较还说大二哥有吃亏的嫌疑还说谁不接孩子做饭啊等等(那会儿我媳妇去的相对少些还要伺候我女儿但他们的孩子就都在大学念书)··· 还在我面前显示不知道去哪里吃饭好的因素去餐厅去楼底去城隍庙吃肉火烧还我请客我请客大嫂就笑咪滋的跟着打哈哈。其实我对着俩嫂子的表现都不拿正眼看她们,说句好听的根本就不是人玩意儿特别是所谓的大嫂但,二嫂也是势利眼球也是一肚子花花肠子小算计而且很特别的概念现在可以证实她与老二有阴险的目的就是,他们发现我与大哥不和套的还有些互相仇视还有大哥与大嫂的裂痕就想趁虚而入从中作梗取代我他们强强联合还不怕老二不承认,他们发现这是个机会就老二跟着大哥鞍前马后的照应唯命是从而大嫂就跟着二嫂寸步不离一切皆有她做主我就看的好戏还在后面一场龙虎斗要变成狗咬狗。———事情往往会赶到一起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祸不单行从现在以后的发展回想现在,母亲病重住院这个时间也恰好是大哥的婚外情出现重大变故的时间也或许这个年大哥也没过好,不然就不会不去见母亲最后一面的人生遗憾只有他自己的感觉也许不后悔。———我记得应该是第四天,有大夫从中传出消息来说母亲病情有转机可以自主呼吸不再依赖呼吸机。我一听感觉一块石头要落地的心情开始幻想妈妈出院的样子但,次日就又出现状况我就从头凉到脚后跟并猜想,医院是不是故意制造剧情起伏算是在干事情的假象。———我记得那个晚上我没有早早去上班还有大哥跟主治大夫的零散对话我也有听到,好像是关于母亲最后治疗方案的问题就都是大哥在做主我听得很断续他说:自己有去跟父亲商量,也知道医院的难处,如此下去毫无意义还有母亲的痛苦就选择同意放弃治疗的方案并当场向医生保证,绝对不会为难医院和主治医生因为,自己也是有身份的人,也有起码的做人素质也懂科学道理并当场签字画押···老二当时也在场。———在这几天母亲住院可以探视的时间,我就进去看望过母亲一次就是最后那次,全身插满了管子母亲躺在病床上处在昏迷之中没有任何反应,我是真的不忍心看母亲在受罪。———各路人马各路亲友,应该来看望的也都来过却也是无言的结局。———我记得3月7日那个傍晚我等着大二哥来接班医生出来跟我说现在进去见母亲最后一面我就赶快通知了大二哥他们,我记得还是好像是借了别人的电话下的通知后来···后来我们等到晚上八点左右···我的母亲被他们推出来并要求我们给母亲擦洗身子穿好衣服准备次日出殡···看着母亲雪白的身体和慈祥的面容弟兄三个都在默默地给母亲擦洗身子并穿好衣服然后,送到医院后面小屋那个冰冷的盒子里···我记得当天夜里,我们兄弟三人一起回家给父亲报告最后,我们兄弟三人一起躺在母亲的床上我当场就想知道,这应该是我们兄弟三人最后一次在一起假装睡觉的日子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博客自传】妈妈妈妈

    下一页:【博客自传】娘啊妈啊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博客自传】俺那亲娘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