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博客自传】出大殡啊

        出大殡啊

        老外公在我母亲去世四十天以后也安然离世而且高寿九十四岁算无疾而终,而我母亲就很年轻的俗话说终年七十三岁的关口没有躲过去而且,没什么征兆就高血压的慢性很多年吃药造成的脑动脉硬化。外公去世依照本村的规矩别看我们相距二三里路,还真就十里不同俗的说法其子还要为父亲出大殡。我们兄弟三人去的时候(这里还要强调下我的困惑和不解我为何就那么不招人重视喜欢和看不起,还是说我人生大事结婚的问题你说亲外公和舅舅还有舅妈我们新婚去到你门上,给你们报喜送礼品你们真是惊呆了母鸡吓死的草鸡都不知说什么好的心知肚明,看你们当时很尴尬的表情我都感觉好笑就是不敢拿出十块钱来给我媳妇添个喜钱这也是风俗而且,那会儿你们家开着大磨坊还有盖起来两栋新屋不会缺这十块钱吧?本来这事母亲告诉我长辈不奏事以后我也省事但老外公去世就已经过去二十年,还特别是我的母亲刚刚去世我也是立场不坚定或还要在大二哥面前不示弱,也就勉强一起去参加老外公的出殡仪式但我记得是父亲拿出三百块钱来算给我们奏公事的费用而且,外公去世以前的近二十年里我依旧满足母亲的心意和说法去送东西也不算是我的孝敬。但现在的问题是外公他们爷们对待我的问题不会跟他们的子孙说也不算什么好事很光荣也或许我走以后马上忘记了但,他们的女儿现在过年过节还来看望我的父亲就因为大哥恢复了看望舅舅的义务不好收回来因此,他们女儿从我今年没有去参加舅舅的葬礼以后开始对我表现出极大的反感。如此,我该怎么处理?是不是我太过斤斤计较?我有必要跟她们说清楚还是找人去捎个信息吗?但我感觉我的做法没什么不对更不算记仇因为,你们的亲外甥结婚这种人生大事你们做长辈的直系亲属都一点不表示,现在来要求我给你们做人事尽义务你们好意思吗?而且我决定不跟他们的后人解释也懒得理她们因为,一是解释不清楚二是她们也不会相信我的说法就让她们心中有气记恨我一辈子不做人事吧)葬礼已经开始,女眷们在正屋的外间坐在两边而正面的方桌上摆着骨灰盒子,还上着香摆着酒点着烟和茶水苹果点心等供养,在墙角处是大量被焚烧的纸钱。她们依照辈分亲疏依次坐排有的披麻戴孝有的仅仅系条大白布子在头上,无论谁来奔丧或上香或烧纸女眷们都会陪着放声大哭。男人们都在院子里,东墙跟算是休息处就都是一些忙着出主意想办法的人和低声说笑,多是在强调如何少花钱多办事还不失礼节不要外人笑话。这里摆着满桌子的香烟和茶水还有小马扎,看这些人来人往还一会儿笑起来一会儿低下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闲事。另一处在正北屋墙边摆一张桌子上面立着外公的相片和牌位,也还有烟酒都是老外公生前的喜好也还有燃着的香和其他供养。紧挨着在边上一老者有人来就烧几张纸钱在火盆里算是给你跪拜哭泣的信号,一个简易棚下有两排连椅是为哭累的亲人准备好让你坐下来休息会儿,抽支烟喝点水还有一位身穿孝服的记账先生因为来人都有人情钱,问清楚姓名再把钱数记在账上以备后还有点根据。总的印象是女人的哭声比男人的声音大许多而且数量也厚次数也猛,院外还有演奏哀乐的循环播放喇叭也有来看热闹的邻居而这一切又都叫奏公事或叫“白事会”。我们兄弟三人的布子是前天专人送来父亲家的还有老婆孩子的一个不缺,这也算礼数而且礼数一定要到(你们这事记着我的礼数但我想要的礼数呢?你们为何不给?你们爷们当时为何装肉头给我看?)就不会惹争议来意见。虽然父亲叮嘱我们进院子时要扎上布子虽然在路上我跟老二也说就是不扎但,一进门就被勒令强行带上大布子还又拿来租借的全身的孝服穿在身上,气氛之中还不由得你自己不听还要庆幸因为,想穿还得有资格比如外公的孙女女婿们,他们四个就像外人一样看不出来干嘛(这里我的身份显示其血缘关系比你的孙女女婿近却为何我结婚你们就忍着性子一点不敢表示呢?亲娘舅亲外公就敢好意思不给亲外甥结婚贺喜,你们还有点长辈的味道吗?)不准哭不准戴孝不准跟着去出殡因此,穿就穿吧。在这样的氛围内也无所谓都一样再说,如此穿戴别人就会问起来你的身份或跟死者的关系在,小范围短时间内低层次里还有点被羡慕和尊敬的大明星感觉。上午十时多,该来了基本到齐还没来的也不再等下去。这大概百十号人要开始吃午饭而且基本村里郎姓关系者都要去,还有好几辆公车来回接送但我就没有去饭店(是我不太好去饭店还是被忽视不主动别人也不要我去饭店因为,母亲葬礼的饭局我也没去因此很多时候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咋回事)而是在家里等着送饭来,吃过午饭大家又重新换上孝服准备出殡。咒语,摔碗,入棺,敲锣,散钱。男人在前面手持哭丧棒女人跟在后面坐在车上,大铜锣一响回头跪地叩首我跪不下而且跪下就起不来,就在前面紧跑还有点跟不上。而那位领路的人还不允许我超过他去还要我铜锣一响就回过身去但,他劝了几次不太奏效我还有闲心听你瞎指挥但,为了不让我超过他去他也开始罗弓着腰快跑,弄得我们俩领先大队人马好几十米。到了村里的墓田坟地磕个头我们就开始回去,据说圆坟就不用我们外甥的身份在现场另外,还有礼物相送每人两包钙奶饼干和几块锅饼···这就是所谓的“薄养厚葬”也没请吹鼓手还算简单再比较起来南方,就不算啥但乡俗村规无人敢破坏无人不遵守不然,你世世代代的后人会被指手画脚乱弹风琴。

        后记:

        一:这哪里是在出大殡,男人的闲心到处都是还无论在干什么何种心情或心情就是个虚幻和借口。公司的漂亮女司机大哥就敢带到这里来是显示还是显摆?反正一下车就全部震倒所有女生而男人,就都把眼珠子不够用的使劲瞪出来提溜圆还特别是等到中午吃饭就很多人来提醒或又不是你的事务,还有我舅舅也来煞有介事和心事重重的询问嘱托别耽误了女司机不好意思去吃饭?就一定要去吃饭才心安的自慰。

        二:二十八年魂牵梦绕也几乎是一生最心底的游丝牵挂还有几分悔不的亏欠和惋惜因为,一切不再重复的机会没有再来一次的可能但,千万条视线里三十年的对接无需验证就有发现的确认还把宽慰和意足写在脸上。人间世事繁杂,会阻止所有希望。有水一方,都想站在中央。不得出语,却有动机点亮。但事不成,更向往。

        三:很早年间有个懵懂少年记不得那夜的慌乱之后,那张一夜无情的脸但,幸亏没有忘记那个事件。那个真真切切发生且记忆犹新又在忙乱中敢想不敢做,被动不强求的流产类事件。那个他始终难以忘怀记挂在心又终不明白还害怕还害羞最终并没有完成的进入,就有后悔的惋惜终生而且这个失败始终不肯正视却也忘不掉而且,人生最大的失败就此开始。他看不见责怪的目光里有穿过来的针上没有红线,反正有目光送来也算是还有记挂在心的记号。虽然的现在是一脸茫然也无知如何操作,却刺醒了互相惦记的长梦。事件大白一切又将新开始,而这无花的果子却还没熟。

        四:三十岁时,你三十而立却不会有三十年的记忆。你四十岁时,你才会有点三十年前的回忆而此时,人生已经过半。弹指一挥之间的二十八年里多少事可以忘记?唯一不能忘记的就是那个慌乱的夜色。一个不明就里却跃跃欲试的的烈火少年,最终却以失败的结局完成成人礼。今天,终于清晰可辨在眼前还有另一个主角。记忆中那个夜色没有一丝安静,从心跳开始到心跳结束都是感觉到的慌乱而夜色又替代了我的眼睛,嘴巴没有没敢张开都是无知的僵硬还有无处安放的手,小心顺从翻身上行那个支点那根杠杆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就不发挥作用,一切在黑夜里进行无序的激情还有始有终但最终全凭一腔热血不解决问题就突然结束也很虚幻而且,许是被那句“你先给我点钱”吓退了高潮因而就来了少白头···现在看见庐山真面目就一步上前,一手抓住她的领口并大喝一声:妖精,哪里去?却看见分明是回眸一笑远去了。有了机缘,才偶然得到的事件却坐怀不慎圆满。也许都是这样的人生开始都有值得记忆在内心的自私,有了事件再有了发生就会去寻找的自由前因后果主次轻重,才会去确认这多联系的纷乱里为什么是你是你?有你就有心烦:你乱我乱轮着乱,秘密只在红线现,天知地知你我知,万物皆知没秘密。———膨胀的宇宙就是在打开所有的秘密———再过三十年,我就古稀了。那个记忆还有吗?人生真的没有多少值得记忆的三十年而用三十年去求解一个答案,这其实是给你个活下去的勇气。一个没有秘密的勇气,但答案的答案又是如何解决的方程式?···

        ···    ···    ···

        妈妈,外公···我们家的老人将会陆续离开我们,一个老人离开人世的高潮或许在我们家族已经开始。记得小时候总是看到别人家死去亲人后来也去帮着处理后事还想,这些人怎么了的幼稚因此,再长寿也会死去的人类,还有家族遗传的关键。(初六公司上班时大哥初五回来的我当着老张的面跟他说:我还没回家给母亲拜年他一听,扭头就走好像我说的不是实话还恶心···)2007年4月24日。

        (另:我记得当时出殡仪式完毕我们先回家时车上坐着一位远房舅舅他问老二:你这车多少钱?我听见老二没好气地回答二十万。但他又问老大那辆呢?老二还是没好气的回答说:三十万。我就在一旁暗自偷笑,就好像在欺负不懂事的人···)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博客自传】妈妈您听

    下一页:【博客自传】弱者无言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博客自传】出大殡啊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