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自残,是一种病态的发泄

    华所有的眼泪,都源于家庭,父亲的殴打,母亲的懦弱,哥哥的冷漠。从小,父亲就不喜欢他,哥哥做什么都对,他做什么都错,挨打的永远都会是他。他给我讲父亲用皮抽打他的过程,滂泼大雨中,他是如何跪了四个小时的时间,醉酒后的父亲,是如何把板凳摔在他身上,平日里表面对他漠不关心的哥哥,背着父母如何欺压自己。我总是在他的泪水中,听他讲完过去,当然,也不介意,分享一下我童年的小秘密,比如,在我九岁的时候解剖过一只老鼠,十岁的时候,养过一条小蛇。每当他泪流满面的诉说完内心的委屈,我都会微笑着拭去他眼角的泪水。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流这么多的眼泪,我也曾好奇的用手指掰开他的眼睛认真的看过,确认过,那里,没有海洋。可他就是个爱哭的孩子,我从没见过,一个男孩,会如此的爱哭。

    周末,我们常常会去学校的操场坐着,一坐就一整天,看球场上踢球的男孩,看跑道上慢跑的老人,看一些妇人牵着小孩来散步,看体校的一些同学,在不远处做着训练,因为操场是开放式的缘故,一到下午,这里的人就特别多,我喜欢坐在站台的最高处,看来来往往的陌生人,华有时候陪着我,有时候,也会下去踢几场,然后,当进球的时候,在远处不停向我挥手。偶尔,他也会喋喋不休的,讲着最近家里的矛盾和战争,我安静的坐在他身边抬头望向远方的天空,等待他再也哭不出一滴眼泪。他也会歪着脑袋突然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盯着我的眼睛说:“为什么?你没有眼泪?”我微笑着沉默,视线重新回归到那片天空,他伸出手抚摸我的头发,重新在我身边坐下来。这就是我们相处的方式,安静的倾听和发呆。

    第一次看到血,是在盛夏的午夜,那天很热,太阳终于在临近七点的时候躲进了地平线。华兴奋的拉着我,说是要和我玩游戏,我跟着他进了卧室,他神神秘秘的锁了房门,有些激动的看着我:“家里没人,就我们两个”,我笑着看他,在他旁边坐下来。

    “玩什么?”我问他。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好。”

    他有些故弄玄虚,又不肯告诉我是什么游戏,就在我无聊的翻着桌上的漫画书时,华拿出了一截崭新的刀片递给我,我小心接过刀片,反复的看了又看,有些疑惑的问他:“干嘛?”

    “用酒精消过毒的。”

    “啊?”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他这句话的意思时,刀片已经回到他手里了,他笑了笑,抬起左臂,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我看到了他接下来的动作,于是,睁大了双眼,当刀片抵着胳膊上的皮肤,无声的插进肉里,血液顺着小臂的弧度留下来时,我整个人深吸了一口气。第一下,因为用力过猛,皮下白色的脂肪翻了出来,我好奇的用手指抚摸那些温热的红色液体,下意识的将它放进嘴里,然后笑了。华瞪着眼睛看我:       “你干嘛?”

    “呵,我以为是甜的”

    “傻瓜。”

    看他的样子,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我盯着他的伤口,看着他手臂下的红色液体,慢慢的变成血泊,华的脸抽搐着青筋凸起,伴随他的眼泪,胳膊上的伤口,越来越多,我看不清楚他在胳膊上都划了些什么,只是,那片温热的红色,顿时让我兴奋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用湿毛巾小心翼翼的覆盖在胳膊上的伤口处,片刻后,他轻轻的拿掉毛巾,于是,我在那块血肉模糊的手臂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他看着我的眼睛,笑的有些狰狞。

    “给,你也试试。”

    我接过他手里还残留着血迹的刀片,诡异的笑了,没有迟疑,也不曾停顿,毫不犹豫的用力在我的胳膊上画下了第一道伤口,瞬间,鲜血溢了出来。

    “呵,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疼”。我抬起头看他。华有些吃惊的看着我,泪水,再一次滑过他的脸颊。他伸出手抚摸我的眼睛:“好像,什么也没有。可是,为什么?你不流眼泪?难道你感觉不到疼吗?”

    “谁规定的,感觉到疼,就必须要哭?”

    “话虽如此,可这是人的本能反应。”

    “如果我说,我经历过比这更痛的事情呢?”

    华瞠目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僵硬,我知道,他一直都想知道我的童年究竟发生过什么,可每次他问,我都沉默的微笑,若我不想提及,任何人也无法撬开我的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习惯离别,就像习惯受伤一样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自残,是一种病态的发泄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