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博客自传】甜蜜伪装下的罪脸番外篇

        甜蜜伪装下的罪脸番外篇

        强烈建议有关部门把各种“血压高,血糖高,血脂高,尿酸高,胆固醇高等等”极其容易引发糊涂误导的名字改成:血压病,血糖病,血脂病,尿酸病,胆固醇病!!!

        从小就喜欢食物的天然贪吃还没有富起来的金钱挥霍或外出巡食,就都是那几样东西还吃不够嘴巴的滋味就想象对比有钱的糖尿病人看着更多丰富的美食什么心情因此,在糖尿病这几年的日子里吃什么的每天是个大问题因为,食物太过丰富多样又非常迷人就想又不敢的矛盾被折磨或每天吃多少的量作参考呢?因此也想在网上搜一搜却每次都是那一个方子还几百种食物的升糖指数但你仔细瞅认真起来就发现,这些东西基本都不是国人的饮食习惯和食物就几乎没有参考价值我想这都是抄袭来的很省事啊,那么多正负医疗部门的官员研究院以及科研经费普及预防各种慢性病的费用,就我们国人拿不出一个合适自己国民或南北各地区习惯食物日常食物的升糖指数吗?做这个研究很没效益吗?做这个研究技术很尖端吗?这都不行你们还做的什么公益献的什么爱心和人道?

        静脉注射,皮下注射,肌肉注射。或许没有这次住医院的刘副主任医师强行给我下达利拉鲁肽注射降糖减肥的命令,我还注意不到针剂注射分为静脉皮下和肌肉的区别呢。··· 也或许这些年社会直接参与减少对被强行推销利拉鲁肽针剂的反感显得过于激烈,其实我也知道就这点小钱才哪儿到哪儿啊,在他们主治医生眼里连毛毛雨都算不上因此我就是少见多怪,因此我要学会见怪不怪更别说他们有的是说辞因此我就说:各种法规就是造成社会极度不公平的根本原因因为,法规制造者本身就是一个既得利益的小团体。

        我瞥见过刘副主任在护士站洗手时路过我瞟给我的白眼,是在跟我约谈给我最后通牒的后一天而且,我看到了她信心十足和气势汹汹因此,你们还打着人道的旗号一窝蜂起来谴责“医闹”?还有正负和无良媒体的支持。你们平常心一点不行吗?何必要以宰割患者为乐?给你们试验给你们练习给你们荣誉和尊重还不行吗?必须要雁过拔毛才心安理得吗?这不是开黑店吗?我不得不忍受这点钱被抢劫但,那些重病患者呢?不闹行吗?

        各种法律法规就是造成社会严重公平的根本原因你看看那些其他生植物没有法律,都是最公平的社会关系它们的一生只有运气的差别而不存在“人为”的故意不公平。

        不负年华不负人生。自说自话接近真相。斤斤计较以小示大。无愧有愧自强自息。

        小护士装糊涂就因为主任医师或主管医生的层层授意由上而下要她办事情,就像小毛贼练手或小鬼拜见阎王的投名状你看这些善良外表的女人或白衣天使,她们的脸色在我眼里的内心瞬间妖变成比强盗还黑再抢劫加欺诈还有技术手段做附庸,她们强加给我利拉鲁肽针剂已经有了回扣达到了目的还不算还要,低俗下流利用我的善良软弱可欺再被她们耻笑着自视高明地巧取豪夺本来已经属于我的东西,你说她们不是利欲熏心的恶棍不该千刀万剐吗?我是不知道这些看上去还有些可爱或者善良的女人为何要对我这个弱势的病人如此下黑手,这些行为堪比制假造假的恶性循环却更不比杀人越货贩毒走私和人贩子就在相同的坑里又有奸商的伎俩和小商贩的龌龊 ··· 虽然她们栽赃小护士但我是不信就一个小屁护士胆敢如此造作私自留一手?没有上峰的暗中授权和教唆,她敢私自操作就都是团伙作案。令我不解又如此小声计较得失的原因我都任人宰割涂炭了你们还要把我的尸体留下侮辱?why?小鬼干坏事,就是在执行神仙的意思就是为神仙打工顶缸。

        如此体制下还要建设“法治”社会?不是笑话也会被执行成特色笑话。

        国人几乎所有强势部门打印的票据,都是模糊不清楚是来不及更换墨水还是故意要你看不明白?你想问问他们还拒绝回答,不提供住院费用明细表是不是侵犯了我的权益?

        这个世界在我眼里心里其实被人类弄得很奇怪很奇葩你看看,全世界的生植物几乎没有变身特别是在食物方面就只有人类不但大部分吃得饱还几乎都想吃的越来越好,而且还胡吃海塞山盟海誓的吃起来吃大餐其实不但因此浪费食物破坏了环境更重要,被自然规律严重惩罚还蒙在鼓里仰天大笑其中最为可耻的被制裁就体现在吃方面,你们不是喜欢毫无节制的背离天道人伦吃饱了还想多吃多占吗?就给你们生个“糖尿病”让你们看看自然的力量因为,这个病就是单纯为了控制你多吃多占的劣根性和极端的自私因为,只要你控制住嘴巴这个血盆就跟没病的常人一样因此,人类不感觉自己很可笑或感觉到来自自然的惩罚或应该反思并开始敬畏大自然吗?看天下所有自律的生植物哪一类胆敢彻底开放自己的天性?人类感觉不到其他生植物的耻笑还是被耻笑冲昏了头脑才开始报复欲望? ···  人类这么先进这么智慧其实最应该有计划的生活生存,有节制有秩序才是真正的文明而绝对不该放任自己的天性因为不然,就会出大事也一定会出大事但如果没有各种“法度”我想,人类社会或可自我平衡但被操纵的人类社会大潮流却极度不公平。

        每次住医院当然会有病友的见闻但这次却该称之为“糖友”,虽然都是暂时的过眼烟云但也算缘分的神奇过几日就会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或感慨或羡慕或听吹嘘我评析:

        他们内分泌病房都是客满的状态我去的时候,三张床位的病室有两位女士。—— 其实脏兮兮的室内却意外有个阳台但地面卫生还被搞得不错,一位三十几岁的保洁工人每天从早晨六点一直干到晚八点半收工而且没有休息日,也不敢要休息日都是自愿没有强迫还岗位紧张他就很勤快的工作十几年到现在也不知道劳动法去了哪里,看上去医院也是无情的奸商操作但混到每月四千多块的收入也就满腔热情为了儿子为了儿子学吉他为了儿子上大学为了儿子娶媳妇。我想如此紧张工作就不知道他老婆的心情满不满意因为,虽然类似在同一圈层里是紧张岗位但你看他走路的姿势,一窜一窜还言语逻辑不畅就知道但她媳妇独自在家他不会有感觉到吗? ··· 我知道这些事虽然有点像八卦但一个大男人不能不想多一点就比如我们单位那位女士的丈夫,妻子休班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不出轨才怪而且粗心大意被戴绿帽子还跟他一起吃酒找乐子就看的各位同事替他担忧  —— 同室病友是一位三十几岁的小媳妇戴着眼镜好像在服装公司工作其二胎才刚满八个月,都是自己想不到的血糖指数二十左右奇不甘心打着胰岛素还是高而且自己没感觉。三天后出院其结论是胰岛功能丧失一半但身体缺乏胰岛就补充胰岛是最佳,不过很麻烦的是接下来如何吃饭?还要工作谁给你搞特殊的待遇?特别是还有外出机会呢? ··· 最后出院那天她的先生像个毛头小伙子也很是好奇的对我问长问短,还一口一个叔的叫着。—— 病室另一位妇女年龄七十多岁已经有些糖尿病历史,也是每天回家的节奏自己打胰岛素而且是每年前来检查疗养的重视而且,据说还是企业公司的老板斗志很高的投资热情据说这次出院后先去河南进设备我就想起来不是滋味,她住十天院自己才掏一千三百块。

        可能与临近五一有关老妇女的床位还空了一天但次日就有两位男士填进来补位,其中一位基本算小伙子才三十三岁。他在一家农副产品公司工作不会仔细问清楚但后来他同事说还养猪等等,就好像是综合养殖场或其他种植有关他是三年前就知道血糖高也有吃药却,没有认真好好做过检查治疗但最近感觉口渴消瘦夜尿多还冒沫丰富就自我担心前来住院但,他第一天虽然戴上随身监测血糖的设备却是吊瓶一小袋就没有硫酸锌注射液,就看来还是年轻没有周围神经病变的可能但却是到现在还没有媳妇跟他结婚的缘分自然也不是很帅气很高大虽然,据说还有自己贷款买房的本领却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下半生也或许会一直单身下去   —— 另一位来者也不是善茬仅年龄就超过我很多他已经六十九岁,据说是坊子房管方面的退休且纯粹事业单位每月工资五千九百块还在持续增加中。他老婆是很精明的人物据说曾经是民办教师而他,在部队最后混到正营级干部可以随军就辞掉了教师的头衔但现在有点后悔退休金低。他是三个月前在这里做过腰间盘椎管矫正手术还在恢复中但因为儿子在北京还有两个孙子需要照看,就需要他们夫妻做去留的决断因此他媳妇就先安排好他再马上去北京。其实这之前他们都在北京照看孙子却因为要手术治病才回来因此,本次就很不放心为了儿女还要老夫妻两地分居继续作出牺牲因此,他此次住院行动一是为了办上慢保治病拿药不在花钱二是了解情况以后好给老婆去北京找理由因为,那里还有儿孙等着前去解决问题。··· 男人闲聊的时候很容易就说到男女关系问题我就诈他,就他看上去不是炫耀却也有些得意说:我在军营管后勤,管着分东西发奖金,那会儿我老婆还没随军,就有妇女不害羞,凑上前来 ··· 团长上前凑的女人更多。还有次坐在我床边上聊天我就对他说心里有什么事就先说出来,不要憋屈在心里以为他人不知道,你要有基督教徒的忏悔意识,做了什么亏心事还是说出来比较心里好受,你像贪污受贿等等 ··· 谁知他猛愣着怔了一会儿就说:人家送你几箱鸡蛋苹果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在部队管后勤有点事,也就四五千块钱。我说不多啊,他说那些年这就不算少 ··· 还有我在出院前期说起来玩笑你不要光知道攒钱省钱,你老婆去北京自己在家多无聊,又不是不好色弄个小姐回家玩玩 ··· 谁知他还当起真来就随口说:你别给我到处宣传,看你不错很实在很老实,跟你说点事你别到处给我说。我看他有点气恼的成分就心里特别好笑又打趣说:是男人谁不好色,看把你急的,像真事似的。

        接下来是隔壁一位临朐牛客糖友我是不好打听他姓甚名谁都是自己的表白:我说你们这里特别是丈母娘很牛啊。我说你快算了吧,你们能来这里看病住院的外地人才牛呢,都是高手啊。他一听很顺耳朵就和颜悦色你听我说啊,我们儿子大学毕业在这里工作他有个女同学是这里近郊,就互相好起来但他们家旧村改造就分两套房有天来消息就说要我们父母互相见个面我说,不行啊,你们现在还是谈朋友的关系,都没有确定我们父母没必要见面。后来孩子传来消息说他朋友的奶奶去世问我该怎么办?我说依照我们当地风俗习惯给送点钱,四百块就不少但记住了,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朋友来帮忙。后来关系基本确定有必要见面,我们就来这位准丈母娘开口就问:俺闺女嫁到你家里你们怎么养活,你们哪里买房子?我一听就说大嫂子我把儿子养到大学毕业他已经成人,结婚是他自己的事,我愿意帮忙就帮忙,能帮助我会帮助,买房子也是他自己的事。··· 我心说你别以为自己在大城市了不起,你不就是郊区农村吗。别小看我们是县城人,我在县里乡镇企业局,不比你见世面少,还买房子,这点钱不是毛毛雨吗,你着急的有点早啊。你们不就是好歹分两套房吗?这不是沾光吗?我兄弟是市人大主任,我还有兄弟在美国。我这年纪第二胎就是美国的兄弟给我出具的小孩残疾诊断证明,又要人大的兄弟给我在这里出具了权威医生证明,我有一儿一女,女儿也在这里,你还担心房子,这也不是该你操心的事,只要他俩愿意,我还能要他们住街上吗,我当镇长的时候见的多了。你别说兄弟,咱这糖尿病就是年轻海吃海喝不注意的事,在乡镇企业局当镇长,一天两三顿地招呼,谁来办事到哪里去都有酒局,啊呀,后悔啊,我今年六十六,已经糖尿病二十多年了,现在双腿血糖都开始堵塞了病变了硬化了,这不有这个条件才每年来住住院做检查。你看又说岔道了,后来我听儿子说女方父母回家想个办法说还有套房子要我们出二十五万,我说不行啊,你出二十五万不多但什么是你的呢?你出二十五万一点东西也不是你的啊,要买楼咱就自己买,不别担心。我就说你看看,本来俩小孩关系不错就你们大人开始较劲示威互不服气,有意思吗?这位临朐牛客一听就说你别着急继续听我说:后来到了谈婚论嫁时刻,我就想跟我在人大的兄弟一起去他家看看但,被一口回绝我心说,你看看这些没见识的土巴子,很多有这关系乐不得给你们装装门面在村里不丢人,真是死狗推不倒墙上 ··· 我就说他们也许认为你是想用实力去欺负他们,朝他们显能镇住他们家。你们这里的丈母娘真是很有意思很难办,最后到我们家订婚女方就说你们不愿意出彩礼我们自己出,三万零一我们出三万。我就说这点钱我们该出,没有任何问题。你们多来人,能来多少来多少。最后我给他们每人一个两百块的红包,彩礼也算最高水平那阵子你看果不其然,他们来二十多口子人,都拿了红包都喝的不少而且,还没等结束他们自家人就开始吵吵起来 ··· 你说有意思不?到结婚也有了楼也买了车,在村里也有面子 ··· 你不你屋里老辛昨天晚上看到儿媳妇子来看我还给我洗脚就馋的够呛 ··· 哈哈哈 ··· 许其亮的家跟我们是同乡啊,他当了军委副主席以后回家一趟,自己开着飞机在咱这里降落回的家,省里市里谁也不知道啊,就去他姐姐家一趟,也是兄弟姐妹赡养父母问题他问:你们看需要我出多少钱啊。就哥哥被说养娘不仅是钱的问题。那他就说我把娘接走我养老送终但,就不再送回来你们想了就自己去看,我的时间不允许啊。后来据说他有唯一的亲侄子当村长去北京找他,都没见上面,就来个秘书把茅台全部撤去说在北京就是喝二锅头啊,然后敬一杯酒放下一口没喝就走了。后来听说那次他侄子想跟他说说在村里修一条将军路,这事被市里知道后全款投资。这军委主席一点事不办啊!那以前呢?有插话过来问。他可是经历过改开的全部过程而且都在部队?就像你们这些少弄不了钱,也少办不了事。那咱就不得而知了  ··· 哈哈哈 ··· 你这老伙计 ··· 后来这家伙在病房做糖尿病患者问卷调查,我十分钟就做完但他,就磨磨唧唧跟小护士絮叨并以看不清为由要小护士跟他一起做答,我一看就是习惯了跟女人拉扯的那种土皇帝作风 ··· 

        这次在内分泌病房住院还有个见识,发现一位老者那个眉毛,比一般的所谓长寿眉又长又宽又厚而且,从眉头到眉梢几乎一样的长宽厚而且非常浓密其长度也没问清楚,却不少于三公分还真像一把刷子或正规想象中的扫帚眉就真是给我惊奇。还有位是建国前的工作者今年八十七岁,好像还是管理干部人员还有点冤屈不过现在已经糖尿病三十多年,就感慨自己控制的不错基本没有并发症而且很自豪地说:我没有自费,全报啊。

        最后我的疑惑还是地方太小人口太少,不信你看看前些日子有嫂子去世到火化场,就多年不去还碰到小学老同学还是街里,虽然互相知不道姓名但却是老熟人几乎从小上学见面后来也在同一小区住而这次住院,老单位分流多年不见面没消息却也在此遇见老郝。他有三个姑娘好像也是军队转业的干部在我们单位干工会,说起话来一嘴粘粥豆腐不太清晰却后来把老婆孩子从乡下办到城里来,先是在集体宿舍住着最后单位给解决住房因为我有段时间也住集体宿舍。后来分流谁也没有前后眼的算计,他去的单位最后也完蛋也是被扫地出门的结局虽然现在已经成功退休。有个毛病见了面看我在吃糖尿病饭我就很不理解他说:你怎么还吃些这个饭,馒头又黑又硬,炒菜也不好吃没油也没滋味,还水古拉几,我就不细吃啊。昨天五一家里弄了二十多个菜啊,我也不敢多吃啊 ··· 我心说你看你能的,你看你矛盾的,是好老在家里使劲吃,别来住院治病啊 ··· 你看你个架啊。

        许多糖友最大的共同的感受就是从现在开始忌口不甘心啊!!!实在不甘心啊!!!

        —— —— 2019年05月15日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博客自传】甜蜜伪装下的罪脸在得意

    下一页:【博客自传】在暗处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博客自传】甜蜜伪装下的罪脸番外篇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