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十八、 艰难的奋斗(下)

    一九八四年,建筑队迎来了她的三十岁生日,这时的建筑队,经上级批准,已改名为区第二建筑公司。对于人类而言,“三十而立”,应该事业有成了。而二建公司这个三十年的老企业,由于历届领导人都是工人出身,虽有工作热诚,但苦于文化程度不高,管理素质不强,企业一直进步不大。上级组织部门也曾向建筑队派过好几位行政干部来主持工作,虽稍有起色,但还是不能适应当前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毕竟是隔行如隔山啊,几位调来的干部都先后离开了建筑队。“优胜劣汰”!生存危机使上级党委意识到,二建公司要想在发展上有一个大的变化,就要动“大手术”,要让懂行的“明白人”来当这个家。于是,决定在建筑队内部选拔。上级组织多次派人考察调研,又搞了两次“民意测验”,结果得票最高的居然是我,这一结果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组织上找我谈话,要我当二建公司的总经理;朋友们也纷至沓来地鼓励我,要我挑起这副担子。但是,鉴于当时人际关系的复杂,加上我觉得自己的能力还不够,当个副职还勉力可行,当“一把手”还稍欠火候。思之再三,我婉言谢绝了总经理之职,推荐另一位搞技术工作的同志当总经理,我只是当了一个分管财经的副总。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认为我当时的抉择是对的,尽管当时有很多朋友不理解,甚至为我扼腕叹息。
           当了副总以后,虽然工作担子加重了,好在我已经有了好几年管理财务的经验,加上人脉也还不错,又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工作,干起来可说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我针对公司的具体情况,重新修订和完善了财务管理的规章制度,特别是帮助各个施工队建立规范的工地财务管理办法,狠抓单项工程的成本核算,从而提高整个公司的经济效益……。一系列财务管理办法实施下来,公司经济效益有了可观的进步,账上有钱,心中不慌,企业负责人的家也好当了,企业的其他工作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当了副总,我不能还兼着主管会计。那时候,公司虽然有通过人事局调进的大、中专毕业生,但是却没有一个是财务会计或经济管理专业的,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哩。我婉言拒绝了几个关系户推荐的人选,亲自在公司现有年轻人中进行考察选拔。最终提拔了一名高中学历、老实忠厚且没有任何背景的年轻人来学习会计,我当起了师父。我手把手地教徒弟做账,言传身教地教他如何管理公司和各项目部的资金,如何向建设方结账催款……。我尽心尽力地辅导他,他也不遗余力地学习。在我的鼓励和支持下,他还报名参加函授大学财务会计专业的学习,边工作边学习,并最终取得了大学本科文凭。如今,我的这位徒弟已经在财务管理领域应付自如了,而且早就超过了我这个师父,后来还取得了“高级会计师”技术职称。嗬嗬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此言不谬也,我心甚慰!
           闲暇时间,我更加努力地学习新知识,不断为自己“充电”。我有些相信命运,总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左右着我,给我企盼,让我追求。屈指算来,我干建筑这一行已经有二十年了。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呢?何况这二十年正是人生精力充沛的黄金岁月!白驹过隙,漫长的二十个寒暑就这样在生命的长河中无情地、无奈地、任人摆布地流淌过去了。如今,终于有了施展才华的机会。重塑自我,时不我待!我抓紧时间,抓住一切机会充实自己,学习企业管理的知识,有意识地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我积极参加有关培训,先后通过了“会计证”、“会计师”的资格考试,取得了中级技术职称。早年的“大学梦”依然时时萦绕在我的思想深处,挥之不去。为了“圆梦”,一九八五年初,年届四十的我,报名参加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攻读“经济管理”专业。对于每周两次的面授课程,我十分珍惜,无论起风下雨,我起早摸黑地从未缺课。那时候,参加“自考”的人中,年轻人多,象我这样的“半老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在教室里听课,时不时还会招来异样的眼光。白天上班要工作,学习时间自然是在晚上。这时候,全家人都睡了,万籁俱寂,我却打起十二分精神,在知识的海洋中独自徜徉。就这样,“三更灯火五更鸡”,我风雨兼程地学了两年,取得了八门单科合格证书,其中有两门课还获得了培训学校的奖学金,令和我一起学习的年轻朋友们刮目相看。遗憾的是,两年后我就任了总经理之职,公务繁冗,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继续完成学业,被迫中止了另外几门课程的学习,致使我这一生,终究未能取得那张梦寐以求的大学文凭!
           孩子们一天天大了,解决住房问题迫在眉睫。此时我们住的两间小平房已经由财政所折价卖给我们了。那时城市规划还不十分严格,很多人家都自行建造私房。虽然我的积蓄不多,但我还是决定“小兴土木”,改善一下居住条件。本着节省的原则,一切从实用出发,不图豪奢。经过反复测算,精心策划,我自己因陋就简地拿出设计方案。为了不招人闲话,我没有用自己公司的工人,而是雇请了另外一个和公司、和我没有任何关联的包工队,经过协商,明码实价地包给他们做。我和妻子两人是当然的杂工,每天洗灰筛沙、搬石运土、卸车下料忙个不停。旧房拆掉了,家人安排在借住的房子里暂时栖身,我自己则照看现场,独自一人在露天搭的油布棚子里睡了整整两个月,陪伴我的只有我家那条颇通人性的忠实的大黄狗。有一天傍晚,运来了一大汽车水泥,一时找不到人卸车,在妻的帮助下,我也不知哪来这大的力气,赤膊上阵,又背又扛,硬是一个人卸下了这七、八吨水泥!过后肩背酸痛红肿,好些天摸都不能摸一下。就这样夫妻二人齐心协力,千辛万苦地干了两个多月,终于,一栋两层的小楼房起来了。虽然没有美仑美奂的装璜,没有新颖别致的家俱,但是,在我们眼中,它简直就是那富丽堂皇的五星级大酒店!我陶醉于无比的满足感中,几年前租住街角那风雨飘摇的破屋,遥远山村那断壁残垣的土坯房,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抚今追昔,令人感慨万千。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十七 艰难的奋斗(上)

    下一页:十九 我当了“一把手”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十八、 艰难的奋斗(下)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