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博客自传】环境决定

    环境决定


    国人的各种预测技术其本意都是在讲人与环境的学问,是最能体现人与环境重要性的学问就是我的环境决定论因为,外因是一切事物的根本。 ——  地球变暖或许是地球质量在减小或绝对质量越来越轻被太阳吸过去一些距离造成的。 ——  时是精神是无形物,空是物质是有形物。时空就是精神与物质,就是无形物与有形物。世界就是物质,是时空是环境。精神是物质分解到最后的形式也是最开始,世界是循环分解的。宇宙分解到最后就是“无”的无形物质世界,因为物质是“无”的形式才可能无中生有而,物质分解到最后才是“无”。在“无”的环境里,世界可以密度最大或没有密度的“时”的无形物。 ——  环境决定论就是物质决定论和整体决定论。因为人对世界的任何认知,都是也只能是局部的也都是一定条件下的有限认知。因此我认为是这样认知世界:所有因素都是环境。   ——  “无”以外,都是环境。20100209日。洗心斋。

    有关部门每年底都会象征性下个文件针对拖欠农民工资的事应付但,我算个散兵游勇四不像的身份在岗却没有任何收入还是五十岁的老男人,既没有下岗失业身份也不够农民工身份而且再上岗竞聘时更没有任何优势当然也不会给下个什么文件来保护。没有任何保障我的血汗钱我的工资就必须自己讨要,但看来这次凶多吉少因为各方信息对我十分不利。 ——  20091114日晚我辞职,1225日电话要过一次。20100106日电话又要一次,0125日再要一次但这次,物业老板在电话里讲得很清楚:新北海没有跟他结算,他当然不可能给我工资而且,这是原则还说:你就是找到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   这分明就是不想给我了,而且就算新北海跟他结完账也不会给我工资,他就是想省下我的四百块钱工资自己花。我在充分确定后准备向新北海进攻再努力一把,如果再要不回来也算自己努力过而且总起来也不亏本虽然,我没有从来赚过什么便宜虽然贪心我也有却不是谁都可以满足自己的贪心再说,就四百块工资,全是贪的又如何? ——  从20100128日晚20点14分开始,我给新北海慈总发第一条信息讨要工资说:慈总你好,我在电子街为贵公司搬家后值夜班,因为找不到物业李东辰本人,贵公司有权先行代付他欠我的四百元工资,以解燃眉之需。0129日晚,我发了第二条短信:四百块工资对我来讲是大数目,现在我讨薪无门,只好向你求助,你举手之劳可以解决我的大问题。物业聘我为新北海打工,但我现在找不到物业老板了。0130周六上午近午,我终于收到慈总的回复我一阵内心高兴而且反复看了又看读了又读说:我以我安排人了解下情况  ···  三天过去了没有任何回音。0202日晚我有一次主动:慈总你好,我想请你用影响力帮我要回工资或直接给我,因为我每日到新北海工作而贵公司有权力和义务先行垫付工资。(接上)我是091114日晚辞职,有值班记录。我辞职的原因就是新北海搬家后有些奇怪的事发生。如果需要我可以作证。这次马上有回信:我已经要老刘明天联系你。 ···  老刘?哪个老刘?是那个管安全的刘经理?有点门,我又是一阵兴奋。03日没有谁联系我。啊  ···  啊物业这个李,我去,多利达。我去找物业老板时,租房子给他的人说不叫李东辰。老刘会不会是老李?因为刘和李咬别嘴就会听模糊。(这该是我去找物业老板的经过)04日我给物业打一天电话,没打通还是他不敢接但,新北海什么也没做,他们都在耍我。06日我又给慈总发短信说:慈总,很抱歉,没有人联系我,物业找不到人,但我还是想要你帮助我,我等米下锅。下午04点50分新北海老刘终于来电话说:你别给慈总发短信了,我跟物业沟通一下并说,你这事跟他们公司没有关系  ···  从07日下午03点50分开始,为了工资给物业老板发短信。先说好话让他下台给他面子再说也曾是我老板还欠我工资,说点软话不为过。尽管他不仁不义,尽管他很小人气息但我还是尽量吹捧他但他不从梯子上下来。08日我又一次主动给老刘打电话他对我说:今天约好李东辰来谈,你等我电话  ···  哪有什么电话?今天是0209日,13日就是年三十,物业不给新北海面子不买他的账还可能他们也要上法庭。而且所有人都嫌我烦,也没人愿意帮助我跟我谈,都在玩我。我自己也感觉挺烦心,为何非要工资呢?不要不行吗?不够本钱吗?  ···  哈哈哈,你们不知道,我也想得一点外财大富一次,就从这四百块开始吧。今晚,继续发短信,管他们什么感觉,我要我的工资有错吗?!!!  (我唯一的拿头就是新北海从电子街搬家后,物业李东辰以慈总的名义夜里去偷拿许多东西还有慈总的默许。近五十岁的年龄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如此利用别人短处要挟他人有点不君子,好似要敲诈的做法。我是有点想如此炮制,因为四百块对现在的我很重要我想对慈总说:电子街上有奇怪的事发生要不要全体新北海职工都知道,在大年三十评论一番? ···  我能这样做吗?我敢这样做吗?是不是做事不留后路?也许我仅仅说说而已,我不会把事做绝。) ——  这也是一场战斗。我一直在战斗。而且我是一个人战斗全世界。  ——  (这是我在新北海工作跟物业讨要工资的详细记录,应该是照这手机短信写的。 ···  其实不用多说看最后的内容就知道我没有把事做绝,虽然我有新北海职工的电话而且群发个短信很容易。前文有记载老潘给我打电话其实是记忆错误,是我电话询问老潘而慈总也不会直接找他跟我联系或许不够级别。我知道慈总最后把事推给老刘就是就是想杜绝我跟他纠缠或叫骚扰但我不是恶意的而且,确有法律文件类似派遣工资拖欠问题直接用人单位有义务和权力先行垫付因为,它跟派遣单位再结算就还是甲方因此我的行为也不违法。最后没有继续或自动放弃到底是因为四百块要回来也就那样,没有必要去惹麻烦而且他们都是什么人物什么背景也不清楚真不值得我去告发万一把事闹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再说我是真的拿走许多东西从新北海的仓库因此总起来单从钱上算我说:不亏本。)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博客自传】公平战争

    下一页:【博客自传】水雷屯卦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博客自传】环境决定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