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写人生,分享经历。欢迎访问自传网! 

自传网

  • 首页
  • 全部自传
  • 网站指南
  • 写作专区
  • 个人中心
  • 本站新闻
  • 媒体报道
  • 作者专访
  • 我的户口梦想之五【全真版纪实写实回忆录】

            1993年,1994年,我们本县的公安局的户政股,大卖城镇小市民的户口,如火如荼,轰动苏北乡野,上上下下,方圆百里,都在卖的热火朝天,邻县,邻市,邻省的,也都在纷纷效仿,一时,貌似星星之火,漫燃全国之势,各乡镇,农村,大队,生产小队的农户,农民,为了让自己家的孩子,脱离农业户口,也就是农村户口,纷纷借钱,割肉卖血,卖猪卖牛,也想让自己的儿女,成为城里人,也好在城里安个家,有份旱涝保收,风雨无阻的吃国家皇粮的好工作,最最主要的,是让自己的儿女,能进城,能说上好的媳妇,不再脸朝黄土背朝天,白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冬天,冻得脸青手肿脚破的。那真是种不完的黄土地,喝不干的枯井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没有个白天,没有个黑夜,在地里刨这点糊口的粮食吃。
         此时,我已经二十八九岁,进这县城,已经两三年啦,个人的婚姻问题,杳无消息,悍然不动,父母愁白了头,我也心急如焚,靠什么,提高我的人生地位?靠什么,改变我这农民,农村的乡里巴人,乡下佬,土蛰子,目前,只有一条路,也是唯一的一条路,先把自己,变成城里人,成为名副其实的城市人,靠什么,就是靠户口。一个县城的城镇非农业户口,当年当时,售价五千元一名,五千元啊,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初期,万元户,可是个新鲜的名词,几乎在萌芽阶段,一个乡镇,也乏见其人,三五个村庄,偶尔能有一户。家里没有工厂的,家里不是干部的,贫民小老百姓,可想而知,也是何其难也。
         我父母,年事已高,六十多岁,沧桑老农,哥嫂分家另过,我在县城,找个镇办私营企业的印刷厂工作,月薪九十元,不管吃住,即使是这样,又巧遇国家的大气候,全国都在轰轰烈烈的砸“三铁”,铁工资,铁工作,铁饭碗。我在这县城,举步维艰,自身不保,老家的农村里,还有弟弟,妹妹,都在上学,父母,种那几亩地,能顾上一家人的吃喝拉撒睡,上学及零使交用,水费,电费,学费,农业税,三两五钱,陈欠等,已经很不错啦。我也偶尔,到老家里,拿点白菜,油盐,大米,面粉等,带到这县城,工厂子里边吃。【上班族,也在啃老啊,呵呵】
         但是,越是在这及其艰难的情况下,我也越是想,跳出农门,进到城市,成为一名合理合法的,名副其实的,真正的,登名造册的,榜上有名的,具有城镇户口的城里人。我一直忘不了,我已经进城三四年啦,我老家里,还是分给我的挖沟挖河的修渠的工地,我那六十五六岁的老父亲,还是和青年们一样,到工地上,顶替我去挖河,我的户口,不买到城里,会连累父母一辈子,直到父母死去,哪怕,即使父母死了,也要分我的河工,我也得再次回家,挖沟挖河修渠等。脱离农村,脱离农业户口,是我目前,最大的心愿,重中之重,也是我,家庭中,家族中,光宗耀祖,成为城市人,耀武扬威的最大的荣耀。哪怕我,有了城镇户口,而说不上城里户口的媳妇,再找个乡下的农村姑娘,也是得踢踢捡捡的,轻而易举的事情,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户口,在那个年代,比在村庄里,当老师,当队长,当村长,当书记,都强之百倍啊。因为,户口,决定了你这辈子,是城里人,吃国家的定销粮的,吃皇粮,吃国库粮的人。是旱涝保收的,真正的铁饭碗的。当有了城镇的户口,我的乡下农村里,也就没有我土地啦,也就不再分我的挖沟挖河修渠的河工啦,我的父母,也就再也不用顶替我去挖沟挖河啦,村长,书记,也就管不着我啦,他们是什么东西啊?是土蛰子,是土老帽,是祖祖辈辈,吃泥巴的蚯蚓啦,我就高出同村人,不知多少倍啊。
        可对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拿这五千元钱,可,真是个天文数字啊,把自己住的房子卖了,也不够啊。舅舅家,能借一千,姑姑家,能借一千,自己家,卖猪卖牛,卖羊,能凑一千,即使这样,难道家里,就不再生活了吗?这还不够啊?这才仅仅解决了一半的问题啊,余下的两千元,怎么去凑啊?人生,是多么的难啊?自己,梦想脱农的梦想,是多么的遥远,多么的难以实现啊?
        1994年的下半年,本县已经卖了几千人的城镇户口,有钱的人,都买的差不多啦,特别是那些,乡镇干部的老婆及子女的城镇户口,几乎都大体给解决了,是买的。卖户口的公安局的户政股,也渐渐的松弛下来了,人们也不愿意再来买了,原来,都是买了个空头支票啊,因为是市民的《粮油证》,及新市民的劳动就业,工作问题,都没有下文,都摆在那里。人心大冷。后来,公安局,又想了办法,把第一批,第二批,买城镇户口的人士,大办《粮油供应证》及未成年子女的《待业证》,部分乡镇党委的一二三把手的老婆及子女,纷纷安排了工作。所以,大卖城镇户口的工作,又再度掀起了第三第四次高潮。
         我,也因为筹借金钱无力,迟迟没有借到,而望洋兴叹,泪流满面。到了1995年,年末,我好不容易的,凑够了五千元钱,三五次卖血,卖了五六百元。高高兴兴的,到了户政股门前,已经是铁将军把门,——关门大吉了。本县销售户口一事,已经结束两个多月了,销售城镇居民的户口发票,收据,联单,已经被市财政局,收回啦。没有联单,发票,这户口,也就卖不成啦,我也买不了啦,好在,我与户政股股长的儿子,叫张军,是我同事的夫君,脱他的关系,想在活动活动一下,他也答应,再努力争取一把看看吧,他让我先拿五百元的现金,要到市财政局,再买两张发票。我也毫不犹豫的,把这五百元钱,交给他啦,一两年啦,他也没有买来这两张发票,他是公安局,户政股股长的儿子,我一个小农民,小老百姓还敢问他要这五百元的发票钱吗?就算溜须拍马,送礼行贿,也没办成事啦。
          至今,近三十年过去啦,我还是农村乡下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一名地地道道的农业,农民,农村的老百姓的户口。也还继续居住在这个苏北的小县城,想脱农,想农转非的梦想,昙花一梦尔。也是命运天成吧。【全篇结束,完结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页:回主目录

    下一页:回主目录

    翻页支持键盘上的左右按键←上一页|下一页→

    请您在登录注册本站会员后再留言吧!

    我的户口梦想之五【全真版纪实写实回忆录】相关的评论